第121章

        “我毁容了,我不要毁容,离哥哥…”

        女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墨绝离轻拢了拢眉,“我会给你买雪颜膏。”

        “可是傅寒会给吗?”阮蓉蓉心里担心,因为墨胤不允许,出再多的钱傅寒也不会同意卖膏药给她。

        墨绝离眸色深沉带着一丝冷意:“你既然知道傅寒的脾气,为什么还要去招惹傅怜?还要进宫?”

        女人瞳孔一紧,眼神有些心虚闪躲道:“我…我只想跟她成为好姐妹,处好关系,所以才给她送花,谁知道她居然不领情啊!”

        “而且我这么做也是为了离哥哥嘛!”

        “我本来不想进宫参加赏花宴的,是听说这次赏花宴特意为傅怜举办,皇上有意改变赐婚人选,让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他们其中一个迎娶傅怜为妃。”

        “我怕到时候傅怜选择嫁给别人,所以才…才进宫。”

        她是傅怜嫁给了别人,以后她要孕灵丹傅寒不卖给她怎么办?

        “送花就送花,为什么要送芙蓉花?”

        男人目光犀利的盯着她,仿佛能洞悉一切。

        阮蓉蓉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不行,不能让他知道自己跟大皇子有联系。

        “因为我喜欢芙蓉花,我院子里都是种的芙蓉花啊!”

        “离哥哥你怎么了?你不相信我吗?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告诉别人,傅怜已经跟你有婚约,是未来墨王侧妃。”

        男人看着她好一会,语气里夹杂了一丝怒气:“傅怜是药王谷大小姐,她的身份不一般,你这么做就是在羞辱她,你觉得她是傻子感觉不出来吗?”

        “还有这场宴会是皇上一手策划,他的目的就是让傅怜意识到侧妃低人一等,让她放弃嫁给我做侧妃,另选他人。”

        只要药王谷答应和墨王联姻,皇帝不会管对象是谁。

        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现在那怕是世家公子,只要谁有本事娶到傅怜,皇帝都不会再计较,不管过程,他只看结果。

        为了达到目的,还不惜利用太子之位来激发几个皇子。

        墨绝离想到皇帝的心机手段,他就感到十分头疼,深呼吸口气:“而你却傻乎乎冲上去,成了皇上的棋子,你知道吗?”

        他嘱咐过她不要进宫,不要管这些,不要招惹太子等人,为什么不听?

        只要她不进宫,又怎么会有那么多事?

        “绝子药”的风波还没过,她难道不知暂避风头吗?

        墨绝离快要被女人气死了,不想再多说,“以后待在王府,哪也不要去。”

        “离哥哥…对不起。”

        阮蓉蓉脸色苍白,这会才幡然醒悟,意识到自己有多笨,没有看到更深层次的阴谋,白白被人利用,结果还被墨胤他们算计了,导致名声变得更差。

        如今又毁了容,照这样下去墨王爷说不定扛不住压力真会休了她。

        阮蓉蓉摸了摸脸,心慌害怕的用力抱住男人,“离哥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都听你的,你别生气好不好。”

        连夜军营赶回来,墨绝离感到十分疲惫,没什么心情再去哄女人,“嗯,你先休息,我进宫找皇兄想想办法。”

        “好,我听你的。”

        墨绝离看着她,顿了顿道:“还有,不要再去招惹花小妖…”

        “为什么?”阮蓉蓉下意识开口,声音变得尖锐起来,似乎无法接受他突然这么说。

        为什么要阻止反对她对付阮娇娇?

        难道他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

        可他不是不相信花小妖就是阮娇娇吗?

        现在怎么又信了?

        既然知道她的身份,又为什么要维护阮娇娇那个贱人?

        阮蓉蓉低头眼底闪过怨毒,打算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男人眉目冷酷,“因为她是太子喜欢的人,你三番两次伤害她,你觉得太子会放过你?”

        虽然还没法确定花护卫的身份,可就算真的是阮娇娇,她这么做也是不对的。

        阮娇娇以前是做错了不少事,但起码从她离开候府后,就没做过她对不起她,没有伤害过她。

        阮蓉蓉心里气急了,男人说的道理她明白,可她想不明白阮娇娇到底给太子下了什么迷魂汤,让墨胤如此心甘情愿的为她做任何事。

        难道她的床上功夫很了得吗?

        除了这个她实在想不到别的原因了。

        哼,果然下贱!!

        “嗯,我都听你的。”

        见她意识到了后果,墨绝离便不再多言,选择再相信她一次,就当她和大皇子有通信的事没发生过。

        现在冷静下,理一下,蓉蓉和大皇子联系也不过也是大皇子一厢情愿,并没有发生什么,蓉蓉再糊涂也不会干出背叛他的事。

        刚刚那封信是大皇子的亲笔,里面全是倾诉对蓉蓉的相思之苦,爱慕之心。

        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送到他手里。

        这就是太子的阴谋,没有想到这小子如此阴险狡诈。

        若他没有及时冷静下来,肯定又上了他的当,哼!

        …

        东宫,太子和傅神医正在下棋,花护卫在一旁吃辣条和小零食。

        这时赵丞进来,道:“殿下,墨王爷进宫去了御书房。”

        墨太子如凝玉般白皙漂亮的指尖捻着黑棋,“啪嗒”落在棋盘上,挑眉笑道:“那封信交到他手里了?”

        “嗯,墨王爷看过后就怒气冲冲的进府,可是…好像并没有和墨王妃吵架,只是训斥责备墨王妃几句后就进宫了。”

        傅寒笑道:“看样子,墨王爷没上当。”

        墨太子轻笑:“那只能说明墨王爷能忍所不能忍。”

        如果是他,肯定不会放过大皇子。

        阮娇娇默默吃东西,没发表意见,墨太子的目的是想借墨王爷的手出手教训大皇子。

        说白了还是想替她出气,想到如此她停顿一下,挑了个玫瑰饼分他一半,声音清清浅浅:“玫瑰饼,很好吃,要吃吗?”

        傅寒坐在对面看着她,惊鄂住了,看着有些挪不开眼,以前没发现私底下的花护卫竟是还有这样一面,怎么说呢,安静的时候,好乖巧啊!

        面无表情给太子递玫瑰饼的模样也很可爱。

        墨太子其实不喜欢吃这种甜食,可每次她递的都会吃光,他低头咬了口,盯着玫瑰饼眨了眨眼:“嗯,这次好像不太甜。”

        小仙女喜欢吃甜食,他吩咐人多加点糖的,怎么变味了?

        难道是那些厨子偷工减料?

        阮娇娇把剩下的一半吃了,“我让师傅蜜糖减半了。”

        说着她笑了笑,“你那半不甜,我这半是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