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120章 毁容

第120章 毁容

        众人脸色微变看了墨王妃,暗暗同情,这是被药王谷拉入黑名单了啊!

        阮青和阮津柏相视一眼,赶紧补救,赔礼道歉:“傅神医请息怒。”

        说眼神暗示阮蓉蓉赶紧道歉。

        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得罪傅寒。

        阮蓉蓉泪流满面,她脸毁了,还得依靠傅寒医治,可她心里觉得委屈极了,她根本没有质疑他的医术不行。

        她说的是实话,她没有对芙蓉花过敏。

        肯定是墨胤和阮娇娇暗中算计她,给她下了毒。

        这毒粉还很有可能就是傅寒调制的,他们是一丘之貉。

        “对不起,傅神医,请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一时的口不择言。”

        可为了恢复容貌,她不忍也得忍。

        墨太子眉梢微挑,看着女人那张大花脸,还有她忍气吞声的模样,似乎还觉得不够。

        傅寒看了眼太子的神情,嘴角抽了抽,“既然墨王妃觉得自己不是芙蓉花粉过敏,还是另外请太医复诊吧!”

        说完就做了甩手掌柜,回到位置上做好。

        …

        阮娇娇看了眼傅寒,她也算是用毒高手,一眼便知墨王妃身上的衣服,牡丹刺绣的金丝线,被人动了手脚,而且这毒用的很是精妙,遇到芙蓉花粉才会毒发,造成了“芙蓉花粉过敏的假象”。

        阮蓉蓉若是不碰那株芙蓉花,就不会沾上花粉,或许她今天就躲过了一劫什么事都没有。

        …

        墨王妃惹恼了傅寒,然后没办法,太后做主请了王太医,可来的却是李太医。

        王太医听说是墨王妃,立刻捂着肚子找借口上茅房不愿意来。

        发生“绝子药”那件事后,王太医吃一堑长一智,凡事跟墨王府有关的他发誓绝对不再掺合,宁可一开始就得罪墨王爷,也不想事后被秋后算账,徒惹麻烦。

        没办法李太医身为太医院正院只能由他来。

        可他的医术没有王太医好。

        王太医是院里的老太医了,连傅神医对他十分敬重,经常一起探讨医学。

        除去傅神医,王太医可以说是墨国太医院之首,金字招牌,平时皇帝,太后,各位宫里的娘娘都爱请他,比较信任。

        看到是李太医,太后眉头拧了拧,觉得这里头又是一层复杂的关系。

        太后暗暗叹息,她退居寿康宫多年,平时就礼礼佛,贴贴面膜,美容养身,后宫交给皇后,朝堂交给皇帝,她是啥事不想管,只想享享几年清福。

        这次要不是皇帝跑来请求她这个做母亲的帮忙,她也不会搞什么宴会。

        谁知道这群年轻人这么能折腾,唉╯﹏╰!

        李太医怕太后责怪,便替王太医解释了一下,“禀太后,王太医临时有事走开了。”

        太后摆了摆手,“给墨王妃看看是怎么回事。”

        “是。”

        李太医拱了拱后,走到墨王妃面前看了眼,不由蹙眉,“墨王妃是对花粉过敏吗?”

        这回墨王妃长了记性,语气客气温和了许多:“我也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发生花粉过敏的事,我喜欢芙蓉花,院子里都种满了芙蓉花。”

        根本不可能是芙蓉花粉过敏,她知道的,前世只有阮娇娇那女人才会对芙蓉花过敏,碰不得一丁点。

        上回为了试探她,就找大皇子帮忙暗中动了手脚,阮娇娇绝对是中招了,所以今天墨太子才会为了给她出气,暗中给她下药报复她。

        “李太医,你帮我看看是不是中毒了。”

        “我不可能是花粉过敏。”

        墨王妃语气笃定。

        李太医眉头微蹙,给把了个脉,然后拱手道:“回墨王妃,您没有中毒,根据微臣判断您这种病状就是属于花粉过敏,墨王妃是碰了什么花吗?”

        阮蓉蓉眼睛挂着眼泪,心里委屈又愤怒,不明白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时,有人好心回答道:“今日是赏花宴,墨王妃带了几株芙蓉花进宫,还亲自抱了一株打算送给傅大小姐。”

        李太医眸光一亮,“那就没错了,墨王妃是芙蓉花粉过敏。”

        阮青看了眼傅寒,眼神示意阮蓉蓉不要再多说,问道:“那有劳李太医开药方。”

        李太医点了点头,“好,回头让人来太医院取药就好了。”

        治这个花粉过敏症简单,李太医在行,不是问题。

        阮津柏接着问道:“墨王妃脸上的伤疤,李太医可有什么膏药治好,不留疤?”

        身上的那些抓痕若是留疤就算了,可作为女人,脸上不能留疤啊!

        有了疤痕,那就全毁了。

        李太医犹豫会,面露一丝尴尬道:“太医院倒是有不少修复疤痕的上等膏药,可以试试,但不能保证不留疤,如果想恢复如初…还得用药王谷傅神医调制的雪颜膏。”

        众人纷纷看向傅神医。

        阮青和安国候府世子根本没有那个份量请傅神医给墨王妃调制雪颜膏。

        而且墨王妃刚刚已经得罪了傅神医,就是太后也没办法开口让人调制膏药。

        墨王爷这会有事在军营,谁也帮不了她。

        教训了女人,墨太子就没什么心情待下去,接下来就看墨王爷和墨王妃怎么选择。

        如果要傅寒调制雪颜膏,除非阮蓉蓉主动让出王妃之位作为交换。

        且墨王爷回京再说吧!

        太子借口身体不适向太后告退。

        目的已经达到,傅寒也没什么兴趣留下来赏花。

        “怜,我们走吧!”

        傅看着墨王妃那张脸暗暗高兴,这下看你还怎么得意,“哦…”

        阮蓉蓉看着四人一起离开,目光盯着花护卫,阴鸷一闪而过,充满了滔天恨意。

        比起对墨胤,傅寒,傅怜,她还是更恨阮娇娇。

        墨胤他们之所以针对她,全都是因为阮娇娇,这个恶毒的女人怎么还不去死??

        …

        墨王爷得知消息立刻从军营赶回来。

        一路骑马快马加鞭,赶到王府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到了王府门前,刚翻身下马,这时,一道暗箭飞射过来,箭上挂有一封信。

        看信封上的笔迹,墨绝离眼眸微沉,迅速打开看了眼后,他那张俊美无双的脸霎时仿佛笼罩上了一层冷霜,眸底怒翻滚,捏着信迈步进了芙蓉院。

        ……

        阮蓉蓉已经服过药,皮痒止住了,但脸上的伤没办法痊愈,听说会留疤,她就直哭,“王爷怎么还没回来…呜呜,我要见王爷…”

        听到里面伤心无助的哭喊声,走到门口的男人脚步顿住了,深呼吸口气,将手里的信默默塞进怀里,暗暗道:这只是太子的陷阱,是太子跟傅寒在故意挑拨他们夫妻关系,她要相信自己的女人,蓉蓉绝不会跟大皇子有染…

        “蓉蓉。”

        “离哥哥……”

        看到男人,阮蓉蓉忍不住跑过去扑倒在他怀里,“离哥哥…呜呜…太子…是太子和傅寒他们暗中给我下毒,他们害我毁容…你要给我报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