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102章 求月票+++

第102章 求月票+++

        阮蓉蓉趴在男人怀里,死死地揪着他衣袍,哭了一会后,眼底闪过抹凶狠:“我要吃孕灵丹。”

        墨绝离脸色一变:“蓉蓉!!”

        女人望着他哭道:“离哥哥,我不要变成这样…如果一辈子不能生养,你还不如杀了我!”

        上辈子看着他和傅怜有孩子…她就是生不如死。

        这辈子她不要再经历一次,这一世她一定要有自己的孩子。

        “傅神医,请问一颗孕灵多钱?”

        阮蓉蓉下定了决心就不会改变注意,墨绝离不同意,她可以自己买。

        傅碰了碰了鼻唇,“两千两一瓶一瓶三十颗。”

        正好一个月的量,一个月两千两,这笔钱墨王府出得起。

        阮蓉蓉颇有魄力道:“好,我买。”

        傅寒笑道:“买之前墨王妃得立分字据,因为孕灵丹是我药王谷的禁药,我炼制出来买给你要是被药王谷长辈们知道了,是要重罚我的。

        “所以你得写份字据,还要你家人做担保签字,证明这丹药是你自己自愿服用,一切后果自负与我无关。”

        闻言,墨绝离眉头打结,就知道这是个坑,他瞪着傅寒道:“不行,蓉蓉不能服用这种药!!”

        女人却不听劝,“不,我要服用,你要是不签字担保,我可以找爹爹。”

        说着不顾男人阻拦下地打算去安国候府。

        阮欢欢那个贱人搞不好已经有了身孕,她不着急进王府,肯定是想等生下孩子再进府。

        到时候她不能生养,那阮欢欢的孩子就是王府第一个孩子…

        再母凭子贵,墨绝离肯定会封她为侧妃。

        她身为王妃不能生养,到时候王府世子之位就会由阮欢欢的孩子继承。

        那怎么可以?

        她受不了,绝对接受不了!

        阮蓉蓉越想越激动,挣扎的起来,像疯了一样。

        “蓉蓉…”

        “你放开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跟别的女人生孩子!!”

        “墨绝离你说过永远只爱我一个人,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

        女人突然竭斯底里的叫喊。

        傅寒看着这一幕着实被吓了一跳,突然觉得女人好可怕,以后他不想娶媳妇了。

        墨王爷脸色苍白,慌忙抱住女人,看着满眼痛苦的女人,有些没办法:“好,我给你买孕灵丹…”

        说着抬头看着傅寒,“麻烦傅神医了!”

        傅寒微微一笑,“墨王爷不必客气,我只是来还人情的,今天过后,我们药王谷就不再欠你。”

        墨绝离神色冰冷,“本王明白。”

        “那好,请先墨王爷和墨王妃给我写份保证书吧!孕灵丹我带来了!”

        墨绝离眸色阴沉的盯着他,“傅神医准备的可真周到!”

        傅寒笑了笑,揣着明白装糊涂:“没办法药王谷规矩严,我上头有很多长辈,墨王爷要是信不过我,可以去药王谷请我父亲或者那些长辈来京城给墨王妃看看。”

        墨绝离冷瞥了眼:“不用,本王相信傅神医。”

        他早就问过王太医,甚至不死心请遍了京城所有大夫,说的都他说的差不多,这些大夫没办法治好。

        孕灵丹是唯一的希望。

        蓉蓉情绪又不稳…

        墨王爷眼神阴沉了沉,安抚好女人,他到外面写了份保证书给他。

        “这样可以了吗?”

        墨绝离语气清淡。

        傅寒看过后觉得没问题要求他们夫妻双双签字,然后才把孕灵丹给他,看着墨王妃吞下丹药,确认没什么大碍,墨绝离才放他离开。

        …

        整个过程还是挺顺利的。

        阮娇娇他们听说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这是预料之中的事。

        让她感到意外的是,傅寒叫他们夫妻两写保证书的事,想不到他还这么谨慎。

        傅寒收起保证书,轻哼道:“我是看清楚了墨绝离的本质,怕他倒打一耙,留个证据总没坏处。”

        回头还得去官府备份,防止墨绝离到时候不认账。

        阮娇娇:“……”想得还真周到么!

        …

        安国候,合欢院,阮欢欢气得砸了药碗,脸上浮现狰狞之色。

        “我不喝!!”

        阮蓉蓉那个贱人,居然敢给她送药?

        恶毒的女人,她怎么还不去死!!

        “阮二小姐,我劝你还是乖乖把碗喝了,这是王爷的意思!”王府来的嬷嬷眼神带着蔑视,面无表情又端上一碗进来,示意两个丫头押着她,打算罐进去。

        早知道她会不从,所以熬了好几碗。

        “唔…我不喝,我不要…”

        阮欢欢惊慌的往后退。

        两个丫头冷漠上前立刻押住她手,嬷嬷端着药捏住她的嘴。

        阮欢欢满眼绝望的泪流满面,还以为墨王爷给她赏赐什么好东西,没想到他居然赏赐一碗避子药给她…

        “住手!”

        这时候阮二夫人急忙赶到,看到这一幕气得的上前怒甩了嬷嬷一耳光,“狗奴才,谁给你胆子在候府欺负我女儿的!来人给本夫人拖出去打死!!”

        “呜呜,娘……”

        阮欢欢后怕的扑倒二夫人怀里,要是在晚一步,她就惨了。

        一个嬷嬷,还有两个丫头顿时被候府的丫头婆子制住。

        张嬷嬷望着二夫人,有些慌乱道:“二夫人,我是墨王妃身边的管事嬷嬷,是受王爷的命令来给二小姐送药的,你不能打死我们!”

        二夫人冷笑了笑,眸底闪过阴狠:“哼,张嬷嬷你真是好样的!你是觉得自己跟了墨王妃,就可以忘了自己是候府的人吗?”

        张嬷嬷脸色一变,“二夫人,不要为难奴婢,我也是听从主子吩咐办事啊。”

        二夫人冷笑:“真是墨王爷的意思?”

        张嬷嬷害怕道:“是,是…真的是王爷的意思,王爷心疼王妃刚小产,又听闻二小姐有了身孕,过几天王府会派人来接二小姐进门,所以才派奴婢来…”

        二夫人面色铁青,“我不是说了欢儿明年再出嫁吗?”。

        张嬷嬷抬眸飞快瞥了眼二夫人那张脸,道:“二夫人…今天傅神医来过王府了,王妃的身体已经好了,以后还会有孩子。”

        二夫人微怔,随即,眼底闪过抹冷茫,那小蹄子倒是运气好,哼!

        张嬷嬷有些忐忑的望着门外打算开溜,不然怕真会被凶悍的二夫人打死!

        二夫人唇角微勾,示意人把王府的两个小丫头带出去,然后冷冷的看着她,“张嬷嬷…”

        张嬷嬷背脊一紧,“二…二夫人还有什么事吗?”

        她是安国候夫人安排给墨王妃的陪嫁嬷嬷,本来是管事嬷嬷,后来老夫人派了房嬷嬷过来,她就变成了二管事,然后房嬷嬷莫名其妙死,她才又顶替了房嬷嬷的位置。

        在候府半辈子,早就熟悉候府里的每一个人。

        这位阮二夫人可跟大夫人不同,能把二房上下管的服服贴贴,大夫人,三夫人都不是她的对手,大夫人几次管家权险些不保,可见她的心机手腕有多厉害。

        二夫人端坐在罗汉塌上,笑眯眯道:“现在没外人了,张嬷嬷如实说了吧,谁叫你送药来的!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