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83章 好吃懒做的懒汉?《3000字》

第83章 好吃懒做的懒汉?《3000字》

        阮娇娇眼眸微眯,跟儿子的脸贴一起,笑呵呵道:“官爷说笑了,是我家的孩子,不信官爷再仔细看看,我们父子长得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是我种还能是谁家的啊!!”

        官兵目光犀利,仔细再瞅了两眼,还别说父子俩长得真像,尤其是皮肤,老白老白。

        瘦小的中年大叔要不是留了胡子,他都以为是拐卖孩子的小白脸呢!

        “官爷…真是我家的孩子,我一个老实巴交的…泥腿子,怎么有胆子做出拐卖儿童的事啊。”

        “官爷…”

        对方太啰嗦,官兵听得头疼,而且声音难听死了,就是典型的乡巴佬,白长一脸小嫩脸,估计是乡下好吃懒做不干活的懒汉,才能养这么白。

        独自一个人带着孩子,怕是媳妇受不了他好吃懒做,跟人跑了吧!!

        后头有人抱怨盘查太久了,这时候官兵一副嫌弃的嘴脸,挥了挥手:“行了,下一位。”

        好吃懒做不干活的小白脸,抱着孩子赶紧进城,不忘一脸感激道:“多谢官爷,您真是大善人!”

        小墨胤窝在她怀里,看着女人展现出的超绝演技不由睁大眼睛,一副我又学到了的神情:“好厉害…”

        进了城,阮娇娇把他放下来,挑了挑唇:“那是当然,你爹是影帝嘛!”

        小墨胤乌黑的眼珠晶亮:“……”

        还不知道性子冷漠的小仙女,居然有这么活泼可爱的一面的时候。

        这两天,小仙女似乎比平时看起来格外爱笑了。

        笑起来又温柔又迷人。

        是因为他变小的缘故吗?

        小奶团子奶乎乎的脸有些纠结,心想过几天他变大了,小仙女是不是又恢复从前那个不爱笑,总是冷漠的模样了?

        不过转眼一想,很快他就不再纠结。

        如果小仙女喜欢萌宝。

        那他们尽快生一个…

        以后他们的宝宝肯定比他更萌更可爱。

        阮娇娇没有那么复杂的想法,她现在的确心情很好,心里也喜欢萌萌的宝宝。

        但她没想过自己生一个的。

        现在她心思在购物上,打算给小墨胤买几套成衣,另外买些米,床褥,肉,盐…等等。

        还要给他买些玩具玩。

        不然在山洞里太无聊了。

        幸好她的银票都是随身携带保管,所以不差钱。

        一下子要买那么多东西,发现养个孩子的确很费钱。

        要是他们不回宫,那她日后得多出去挣钱。

        不然都养不起小小只太子爷。

        小太子身娇肉贵,从小养尊处优,吃穿用度都是最精致最好的。

        到了她这里,自然也不能差,必须买最贵,最好的。

        两人进了一家成子铺子,打算买了新衣服就换上,接下来去满香楼用膳。

        店小厮看着一对“穷酸父子”居然说要买云锦衣,顿时恨不得轰出去。

        “去去,哪来的叫花子,别妨碍我们做生意。”

        店小厮语气恶劣,眼神带着蔑视,就是瞧不起人。

        小墨胤顿时龇牙咧嘴,像只炸毛的猫咪,想要冲过去挠死这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阮娇娇急忙抱住他,掏出一张银票放柜台上,“给我把所有云锦成衣拿出来给我儿挑选。”

        小厮看到那一万两一张的面额银票,当下眼睛直了,“两位请…请稍等!”

        砸了一万两银票下来,店小厮不敢再怠慢,“这位爷,这些都是本店最新的小公子成衣,云锦衣仅有两套,真的非常抱歉,云锦别的店铺也很少的。”

        云锦可是贡品,一般人根本穿不起。

        他们店铺是京城最有名的成衣店,背后东家是定亲王府。

        所以才有这么一两件小孩的云锦衣。

        大人的根本没有。

        这两件还是从定亲王府,定亲王世子爷做的衣服里节约下来的布料做的。

        看对方神色不太满意,小厮小心翼翼,道:“爷,这两件云锦衣是本店最后两件,如果您不满意,那只能等三个月后再看看还有没有,云锦衣的布料真的是千金难买...”

        阮娇娇看了眼,颜色不错,蓝色和红色,“就这两套吧,另外再拿三套大人穿的蜀锦衣”

        说笑她把蓝色的取下来带着孩子进屋换。

        小墨胤已经习惯了被她扒光,多来几次也就没那么难为情。

        帮他穿戴好后阮娇娇也拿了套衣服换上。

        店小厮看着她换衣服还抱着孩子,便贴心道:“爷,我可以把您照看一下孩子。”

        阮娇娇眸光一冷,“不必。”

        说着端着小小只再次进了更衣间。

        孩子太可爱,不随身带着,她怕被人拐带跑。

        店小厮:“……”

        …

        东西差不多买齐,在酒楼用过膳后,再花了五十辆买了一辆一般般的马车。

        装了满满一车,太阳下山前出了城。

        此刻定亲王带着人刚从京城外风尘仆仆回城,跟一辆不起眼的马车擦肩而过。

        …

        马车里,小太子穿着天蓝色的云锦衣,绣工精美可爱,手里拿着两串糖葫芦在吃,奶乎乎的,可爱极了。

        身子变小了,他的口味和喜好都跟着倒退了回去。

        四岁半的孩子就喜欢吃甜食。

        拿到糖葫芦起,他就停不下来,跟个孩子似的。

        阮娇娇还是中年大叔打扮,不过换身新衣,气质看上去像个富商了。

        出城时,出手阔绰,官兵很快就放了行。

        一路上架着马车回到原先那个山洞,东西搬进去,还要把马车藏起来。

        小小只太子爷坐在石墩上,心疼小仙女,道:“娇娇,我们顾个人吧,这么多东西你搬不动。”

        这个问题阮娇娇认真考虑了一下,“再过两天看看,要是你还这样,我们就去附近的城镇买个宅院,到时候再雇人。”

        现在他们暂时只能住在山洞里,看情况再说。

        从今天的情况来看,皇宫快翻天了,如果墨胤再不回去,皇帝估计得急死,到时候不知道会死多少人呢。

        小墨胤从石墩上跳下来,迈小小短腿走到她身边拽了拽衣袍,“娇娇你过来…”

        阮娇娇疑惑不知道他要干嘛,但还是蹲下身子,“怎么了?”

        哪知小奶团子攥着袖角认真的给她擦汗。

        “娇娇辛苦了,我给擦擦汗!”

        “等我长大了,就不会让你这么辛苦了。”

        小太子一副惭愧的模样,感觉自己身为男人太没用了。

        这副身体什么都做不了,还要连累小仙女跟着他吃苦,委屈她住山洞。

        墨太子越想越心疼,“娇娇,对不起,都是太没用了。”

        阮娇娇心软了一片,这家伙怎么能这么可爱?!

        怪不得墨皇如此宝贝他。

        估计他小时候就是这么可爱。

        “没事,在东宫时,你也照顾我很多。”

        女配和炮灰抱团取暖,不就是这样吗?

        过上这般闲云野鹤,又不缺乏乐趣的日子,还有个这么萌宝宝相伴,她是愿意在山洞住一辈子的。

        …

        定亲王回到王府,一脸疲倦,找人如同大海捞针,这份差事并不好做。

        管家忙过来,禀告道:“王爷,今天成长店那边送了来了一张银票…面额有些大。”

        现在定亲王没心情理会这些,倒在摇摇椅上,随便打发:“交给王妃入账就好了,本王没空。”

        管家犹豫了会,“王爷…我想说这张银票有点奇怪,很可能有太子的线索。”

        闻言,灰头土脸的定亲王立刻精神起来,“银票在哪里?给本王拿来!”

        “哦,在我这里。”管家忙把白天哪入账的一万两面额银票拿出来。

        因为这几年随着定亲王府在朝中失去权势,定亲王就解甲归田,开始经商。

        不然靠朝廷给的那点可怜俸禄哪里养得起媳妇和儿子啊!

        定亲王还颇有做生意的头脑,生意经营的不错。

        苏家的铺子没有在墨国经营起,生意就风生水起,基本没有什么竞争力,在京城定氏铺子独大。

        如今的定亲王府可以说是墨国京城第一首富。

        对于银票,定亲王了解颇多。

        “这银票哪来的?”定亲王看了眼银票上的标记脸色凝重起来。

        管家道:“裕隆成衣铺子的掌柜送来的,听说是一对父子在成衣店买了不少价值不菲的衣服…还点名要云锦衣。”

        管家本不想泼主子冷水。

        可他得实话实说,那是一对父子,不太可能是太子。

        但这银票是出自君国苏氏钱庄的,上面的标记就是苏氏家族徽章还有加印了君国国号印章。

        银票四国通行。

        但是天下能拿出一万两面额的银票,还带君国苏家标记的人,整个墨国仅有太子一人才有这个资格。

        定亲王眉头打结:“父子?长什么模样?”

        管家道:“据小庄描述,对方开始穿戴很简朴,一开口就说要买云锦衣,小庄还以为是找茬的差点把人轰了出去,然后那孩子爹就掏出这一万两银票…”

        “大人和小孩容貌长得不俗,孩子爹有些冷酷,那孩子非常漂亮可爱,不像穷苦人家出身。”

        别的不说,就说那孩子爹,瞅着身高长相也不像是太子。

        也不像太子身边的花护卫。

        花护卫声音宛若天懒之音,美妙动人。

        而那个大叔,据小庄说可难听了。

        定亲王瞥了他一眼,端起茶盏慢悠悠的喝了口,一瞬间仿佛心定了,轻笑道,“那个花小妖并不是一般的小护卫,精通易容变音术,易容改貌对他而已就是小事一桩。”

        “而且那个花小妖据说是毒门宗的人…”

        “毒门宗是江湖门派的异类,手段狠毒,一身邪气,还会一些古老的阴邪之术。”

        “再加上毒门宗擅长炼毒,据说有一种返老还童的缩骨丹,服用之后会让人变回孩子模样。”

        管家眸色惊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