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配被炮灰病娇缠上了在线阅读 - 第44章 东宫伴读

第44章 东宫伴读

        阮娇娇和阮津柏兄妹情深,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妹,一时间很难割舍这份兄妹情谊。

        就像阮青哥哥跟她一样的道理。

        阮津柏的态度和前世一样,开始他也不接受自己。

        还百般袒护阮娇娇,纵容她欺负自己。

        可后来,阮娇娇坏事做尽…阮津柏对她很失望,看清了她真面目后就再也没管过她了。

        傅怜从马车上跳下来,看着他们兄妹两微妙的气氛,笑了笑:“我们还是先进去吧。”

        阮津柏看向少女,冷漠的俊脸,多了一丝温和,“傅大小姐请。”

        …

        阮娇娇听说哥哥要来,心里还是忍不住高兴的。

        可没想到阮蓉蓉也来了。

        看到女人,她目光不觉冷厉。

        墨太子也不高兴。

        傅寒看着两位祖宗冷沉的脸色,顿时拉着妹妹到一旁数落,“谁让你带墨王妃来的?还有谁叫你擅自去墨王府的!!”

        傅怜那点心思,傅寒一眼就知道。

        自从墨王爷在黑风谷英雄救美后,他的傻妹妹就动了春心,一颗心扎在墨绝离身上,明知道他成亲了,还义无反顾。

        跟墨太子一毛一样,真是愁死人。

        傅怜微微噘嘴,“哥哥,墨王爷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去王府感谢他有什么错?还有墨王妃来是找你请脉的,你别这样大惊小怪好不好。”

        傅寒头疼的厉害,恨不得戳她脑袋,气了一通后,收敛脾气走到女人面前,“听说墨王妃要找我请脉,跟我到偏殿来吧。”

        墨王妃可不是什么单纯的女人。

        她来东宫,谁知道又想搞什么把戏?

        这女人似乎对阮娇娇有深的执念,非要找到她。

        阮娇娇是墨太子的心尖宠。

        要是出了什么事,他担不起这个责任。

        傅寒不情愿给她把脉,可再不情愿也得给她把个脉,药王谷欠墨绝离一个人情。

        他得趁机还了。

        阮蓉蓉看了眼殿上的男人目光落在他身边的小护卫身上,眸光流转间多了一抹阴鸷,花小妖肯定就是阮娇娇…

        “有劳傅神医了。”

        女人不动声色跟着傅寒离开。

        傅怜没跟着去,而是上前看着墨太子,本想套近乎,可墨太子不知为何周身突然多了一股寒气。

        叫人下意识不敢套近乎,她规规矩矩行礼,“见过太子殿下。”

        墨胤冷睨她一眼,吩咐道:“请傅大小姐去偏殿。”

        傅怜脸色微变,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

        好歹两人打小就认识了啊!

        这个态度未免太过分了?

        卫远进来,“傅小姐请。”

        傅怜两眼巴巴的看着殿上的男人,张了张嘴,最终没说什么跟着卫远走了。

        这男人阴晴不定,小时候就是这样,不是她喜欢的类型,相比较还是墨绝离这样的男人有魅力,又酷又帅,又不失温柔。

        碍眼的女人走后,墨胤才露出温和的笑容,“安国候世子?”

        阮津柏拱手正要行礼,墨太子罢手道:“坐吧,这个九宫图是你解的?”

        阮世子恭谦道:“以前经常陪妹妹玩九宫图,略懂一二。”

        墨太子拿着一张九宫算数仔细看了眼,不动声色随口又念出一道题,“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五居中宫;答案是什么?”

        阮津柏脱口而出:“回殿下,十五。”

        心里有些疑惑,太子殿下的考题未免太简单了。

        九宫图,很多人会。

        只是他比较熟悉,答的比较快。

        要真选伴读,他应该不够格。

        他学问一般般,属于中上游,书院里学问比他好的人比比皆是。

        墨胤抬头看了眼身边的人,眉眼含笑道:“嗯,不错。”

        说着,就有个小护卫拿了一块端砚递给他,“恭喜世子,你通过了选拔,这是殿下赏给你的。”

        阮津柏微愣了一下,看着端砚,然后抬头看着眼前的少年,“谢殿下赏赐…”

        抱着端砚看着花护卫,总觉得这身影,这眉眼好熟悉,莫名的亲切感呼之欲出。

        不禁想这位花护卫怎么这么像他妹妹呀!

        “咳咳!”

        男人目不转睛看着小仙女,墨太子心里不高兴了。

        “没什么事你回去吧,本宫需要伴读时会传你进宫。”

        …

        阮津柏走后。

        阮娇娇看着某人,“怎么突然要选伴读了?”

        还专门选了大哥。

        墨胤乌黑的眸子滴溜一转,“你不是说要送端砚给他吗?刚好我也想读书学武,需要伴读,觉得安国候世子正合适。”

        她原本是打算偷偷去趟柏林书院送给大哥。

        是他自告奋勇说要帮忙的。

        她相信他。

        现在好了,感觉害大哥上了贼船。

        墨胤背后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神神秘秘。

        鬼鬼祟祟。

        “怎么突然想读书了,皇上不是不同意你离开东宫吗?”

        墨胤笑了笑:“太傅会来东宫授业。”

        他要开始谋权夺势。

        现在不打算告诉她,以后有机会再说。

        “……”

        阮娇娇搞不懂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仔细想做太子伴读也不是没好处。

        给太子授业的先生,曾经是三朝元老,当朝一品太傅裴大人。

        阮津柏跟着太子一起受裴老太傅指点,定会受益良多。

        对于阮津柏来说是好事。

        阮娇娇便不多言了。

        ……

        阮津柏回到候府后,就被老太太他们喊到了沉香院问话。

        老太太手里的佛珠拨弄的飞快,看着大孙子有些忐忑道:“柏哥儿,太子真的钦定你做伴读?”

        阮津柏如玉般的面容清冷,恭谦有礼的说道:“太子殿下是要我进宫伴读,不过还得皇上批准。”

        阮侯爷端坐在一旁,“嗯,此事皇上的确不太赞同,怕太子身体状况不允许。”

        阮津柏抿着唇,对此事不做过多言论。

        做不做东宫伴读他无所谓。

        “父亲,娇娇有消息了吗?”

        他只想尽快找到娇娇。

        这话一出阮钧脸色有点沉,老太太唇角蠕动了动,“柏哥儿,娇娇不知道躲在哪里了,她不主动出来,我们找不到她。”

        阮津柏冷笑:“娇娇一个柔弱少女,流落在外,身无分文,她能躲在哪儿去?候府在京城也不是什么落魄户吧,找个人就这么难吗?”

        在他看来,候府根本就没有派人去找。

        阮钧他们本来就不喜欢娇娇,知道她不是亲生骨肉后就更不喜欢了,巴不得把人撵出候府。

        阮钧脸色冷沉,对儿子的冷嘲热讽实难容忍:“住口!怎么跟祖母说话的!!”

        “侯爷…”

        阮苏氏一旁红着眼眶,“柏儿也是担心娇娇,这么久了都没有娇娇的一点消息,实在叫人担心。”

        “哼!”阮侯爷黑着脸没好气的冷哼,“你不是给她五千两了吗?那丫头指不定又在使什么花招,故意躲起来让你们担心,好接她回候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