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长夜谍影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七章 重大发现

第二百一十七章 重大发现

        “嗯,就是这么回事!”唐法医用力地点点头。

        方如今的理解能力还是很强的,听唐法医这么一说,顿时意识到事关重大,自己必须要亲自去一趟军事情报站的停尸房了。

        一路上,唐法医告诉他濑户川平尸体上的伤口是由一种比他本人的匕首更加薄的利器造成的,也更加的锋利,被刺中了胸口断无生还的可能。

        一路上,方如今脸色阴沉,不发一言。

        竟然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死了濑户川平这个要犯。

        这是公然对临城军事情报站赤裸裸的挑战。

        当然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这件事是内部的人做的。

        “唐法医,这件事你还跟谁提起过?”

        唐法医停住脚步,忙道:“我也知道事关重大,就匆匆过来向你汇报,从未跟任何人提起过。”

        “很好!”方如今点点头,唐法医的保密意识还是很强的,一旦透出了风声,即使没有打草惊蛇,也会弄得第一行动队的队员们人心惶惶。

        三人快步走向停尸房。

        值班的看守看到方如今走过来,不敢多说,赶紧按照他的吩咐调出濑户川平的尸体。

        拉开冰柜看到眼前人的面目,方如今对唐法医道:“给我看看他的伤口。”

        唐法医掀开盖在濑户川平身上的白布,只见濑户川平身上都是刚刚被缝合的伤口,看上去十分的吓人。

        “方队长,就是这里!你先看一下。”说罢,唐法医转身从存放物证的铁皮柜里取出了一把用白布包着的匕首,“这就是濑户的匕首。”

        方如今点点头,现场的情况他都牢牢地记在心里,这把匕首的确是濑户川平手里那把。

        唐法医指着尸体胸部的伤口说:“方队长,你看,他的伤口要比这把匕首窄一些,但是相差的不多,如果不是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出来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将那把匕首又插向胸部的伤口。很明显能够看出,如果想捅进去,匕首的两道刃就会将皮肤割开,显然创口并非眼前这把匕首所致。

        事实已经很清楚了,方如今低头看着那濑户川平的面孔,眼光变换不定。

        到底是谁杀了他呢?

        当时的场面很混乱,行动队员不敢贸然靠近濑户川平,而手电光根本照不到水下的情景,理论上存在有人潜入水中,趁乱杀了濑户川平的可能。

        如果这个推断成立的话,能够在众多行动队员的眼皮子底下将人杀死,此人的身手和胆气令人着实不凡。

        方如今意识到自己又多了一个强大的对手。

        这种感觉还是上一次发现“雪尘”的踪迹时才有。

        当然了,也可能就是“雪尘”所谓。

        其动机和很简单,看到濑户川平重伤情况之下根本无法逃脱,又恐其落入临城站之手,便痛下杀手。

        日本人还很是狠辣,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唐法医,这次你提供的情况非常重要,我记下了,在结案报告中我会写上这一段的。”方如今轻声道。

        唐法医一听大喜过望,上次行动组又是军衔职务晋升,又是立功受奖的,看着让人眼馋的紧,偏偏他们这些做法医的,在军事情报站属于边缘人物,脏活累活少不了他们,但立功受奖什么的基本都只有看着的份儿。

        听方如今的意思,这是叙功自己也能轮得上,这可是送了自己一份前程啊。

        虽然说他们这些法医可能一辈子都跳不出这个行业去,但级别也可以往上调调,薪水也会看涨。

        法医没有什么外快,全靠着发的那点薪水过活,一家老小的日子过得也不容易。

        方如今指指濑户川平的尸体,唐法医赶紧点头:“方队长,你放心,我也是咱们军事情报站的一员,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方如今点点头,虽然濑户川平的死基本指向是日谍在作祟,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军事情报站内部有人搞鬼。

        他向来谨慎的很,凡事都是谋定而后动,把能考虑的情况都考虑到。

        从停尸房出来之后,方如今便让纪成林秘密调查昨晚下水抓捕濑户川平的几名行动队员,重点调查他们使用的匕首。

        军事情报站虽然是军事单位,但配发的枪支也是参差不齐,就更别提匕首这种冷兵器了,基本上都是挑各自喜欢顺手的,调查起来难度也不是太大。

        “队长,你放心,就咱们队里那几个人用的是什么家伙,我都知道。现在要重点调查一下,是不是有人又弄了一把新的匕首。”

        纪成林说的没错,这是调查的主要方向。

        这件事必须要向王韦忠汇报。

        “唐法医的鉴定技术还是可以的,这么说来,我们的对手胆大心细,应变能力极强。”

        “没错,确实是个难缠的对手,一定是特高课的老特工!”方如今说。

        濑户川平的逃跑路线都是随机的,就是濑户川平自己都不知道。

        王韦忠鼓励道:“如今,你不要有太多压力。像秋田真宏那样的老特工,不是一样轻易地败在你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手里吗?”

        王韦忠心中十分感慨,这要是放在以前,抓获秋田真宏以及破获“轻舟”小组简直就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这些事恰恰已经发生了,而且案子办的近乎完美,还扯出了从上海特高课总部派来的调查小组。

        “师兄,我倒是不是有压力,反正这些日本间谍也不是一两天就能挖出来的,我有这个耐心。”

        这话说的言不由衷,再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形势就会发生彻底地逆转,临城站也会转入地下活动,今日的主场优势也是荡然无存。

        完全可以想象地出,以日本特高课的能力,届时这些中国特工的生存空间将会得到最大限度的挤压,牺牲是在所难免的,甚至可能还会全军覆没。

        自己能做的就是在这有限的时间内,最大地削弱特高课在临城的情报网络实力,给临城站的同行们创造更多的生存空间。

        “如今,有一件事我还是要提醒你,最近你的风头正盛,要当心一点!”

        “师兄,这个我心里有数!”方如今点头,有道是枪打出头鸟,他在这边大肆抓捕间谍,成了站长的红人,自然会招来很多人的嫉妒。

        王韦忠摆手:“我说的不是这个,是日本人那里的危险。你接连破获日本间谍大案,以特高课在临城的情报网的力量,早晚得知道都是由你主导的,我怕他们会算计报复你!所以,这段时间,你要格外注意安全。这样,平时让老纪和马宝跟着你,除此之外我再从第三行动队给你派两个好手,保护你的安全。”

        无论是于公还是于私,都必须确保方如今的安全。

        “师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有老纪和马宝跟着我就行了,再说了,每次出去都是前呼后拥的,目标更加明显!”

        老纪的身手要说是第二,在临城站就没人敢说第一了,方如今确实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不行,这件事你必须听我的!”王韦忠的态度坚决,“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意见,也是站长的意思。”

        方如今眉毛一挑。

        “你不用惊讶,我说的都是真的,站长特意交代一定要保护好你的安全。”

        “那也不用从第三行动队挑人吧?”站长之命不能违抗,可他不愿意让两个来历不明的人跟在身边,自己做起事来不方便。

        “这个你就想多了,我说的这两个人是兄弟俩,虽然编制在第三行动队,但两人一天都没来过站里,只是挂名的。”

        听王韦忠这么一说,顿时勾起了方如今的好奇心。

        第一行动队已经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了,但说起来,骨干力量还是有些薄弱,很多事都需要他亲力亲为。

        如果是一个简单的案子,人员倒也好调配和摆布,但若是好几个案子交织在一起,或者是案子本身就比较复杂,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师兄,这到底怎么回事?”

        王韦忠难得一笑:“先不说这个了,等人到了,你自然就清楚了,先容我买个关子。”

        方如今这才知道自己被师兄摆了一道,不过既然他这么说,那兄弟二人肯定也有过人之处,自己将他们收入麾下也是一件好事。

        “师兄,昨晚侯科长来咱们站里,你就没有听到一点风声?”

        王韦忠指着他的鼻子:“行啊,南京本部的人你都惦记上了?说说,你想干什么?”

        方如今双手一摊:“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谁还没有个好奇心呢?”

        “你可骗不了我,你是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的。”

        侦破间谍案不仅要有敏锐的观察能力,还要有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算计。

        要是说方如今不会算计,鬼才会相信。

        “行了,师兄,就当我没问。”强攻不行,就以退为进,方如今可不会只踩一个鼓点儿。

        “别,我又没说不告诉你,不过,我知道的着实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