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我师镇元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 开打

第一百零一章 开打

        镇元子眼神闪烁,想到红云身死景象,心中也有怒气,自己成圣被那二人算计,这场因果也该要个说法。

        镇元子想定之后,对清风说道,

        “好。”

        清风得到老师的肯定回复,    脸上也有喜色,又看向一旁孔宣,孔宣身上虽有伤但也未伤及根本,

        “孔宣你可还能战?”

        孔宣其身战意升腾,昂扬一笑,“有何不可。”

        清风大喜,笑道,    “好,    元屠剑送你了。”

        孔宣脸上惊喜异常,    看了清风一眼,这可是极品杀伐之宝,孔宣也正是凭着元屠剑才能和比自己高一级的鲲鹏斗上一斗,听清风将元屠剑相赠自是惊喜,手中紧了紧元屠剑,身上战意再升。

        镇元子看到也点点头,又伸手一指,只见海面翻腾,涌出半截龙身,正是敖明。

        镇元子微微挥手,一道清气而下,敖明慢慢苏醒。

        敖明受创虽重但其大道属水,落入海中反得性命,    在镇元子圣道气息之下,很快大好,看见镇元子立刻明白,    镇元子已经成圣,    又喜又悲,忙是说道,

        “圣人教主在上,都是老龙无用,红云副教主他……”

        镇元子脸色一悲,摇摇头说道,“此事也不能怪你,此时我们要去西方须弥山一趟,你也跟着吧。”

        敖明自然应是,又对清风行礼,脸色很是自责,清风自然也不会责怪敖明,见敖明还活着,也安慰几句。

        ……

        清风重新整理心情,又对众人说道,

        “我万寿山将去西方一趟,诸位也可跟着做个见证,今日我们不但要去须弥山,    还要去天庭,    去冥界血海,凡是算计过我万寿山的,    我们都要一一找回!”

        清风说的铿锵有力。

        众人听的无不惊骇,此时清风杀意之强,好似另一个魔祖一般。

        果然魔祖明月在万寿山中出现不是没有原因的……

        多宝满脸兴奋,上前一步,“师兄,师弟跟你去。”

        多宝又回身说道,“我此去须弥山,是以朋友身份相助和截教无关,众位师弟,师妹,到须弥山后不可出手。”

        金灵、无当、龟灵几人也点点头,如此也好,未得老师同意下,截教不好直接和圣人大教为敌。

        巫族大巫羿直接走出,先对镇元子一礼,才对清风说道,

        “清风道友,我祖命我等相助,但西方之事我巫族不敢参与,不过魔道,天庭,血海,道友但有吩咐,我巫族愿为先锋。”

        清风点点头,“好,须弥山,巫族只去见证,一旁观战就好,待去天庭正好了结巫妖因果。”

        大巫弈听罢,脸上更是兴奋。

        玄都对清风微微一礼,虽未说话,但也表明立场,玄都是太清唯一弟子,对圣人大教,怕是不能出手。

        清风微笑点点头,自然明白。

        广成子代表阐教也是同样说辞,可去见证但不会和须弥山开战。

        后来的众人也是这般说辞。

        清风一一谢过。

        只见,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前往西方须弥山,围观众人不少可是开着直播那。

        如此洪荒天地沸腾了……

        万寿山中。

        镇元子成圣异象金蝉子已有感知,此时金蝉子呆若木鸡,口中喃喃自语,“如此我怎么办……”

        万寿山众弟子被清风严令不能出山,但从手机直播也得知事情经过,但好在镇元子已是成圣。

        万寿山众人更是爆发阵阵喝彩,本来万寿山名望虽高,但毕竟没有圣人,万寿山众弟子总是觉得矮三清大教一头,但此时已然不同了。

        甚至随着镇元子成圣,清风公开和须弥山宣战,如此之下,万寿山热度大涨,只看那手机影响力排行榜上,万寿山五庄观已是拿下第一的位置。

        ……

        此时洪荒真是热闹非凡,有能力的自然早早前往须弥山,修为低害怕被殃及的也都守着手机观看。

        仅仅是开通全程直播的账号,就有不下万余个。

        时至今日不管是仙门教派,还是个人散修都是明白,得到关注的人越多对自身越是有好处。

        首先关注人数越多,能为自身或是门派增加气运,尤其是各仙门,关注人数越多,门派影响力越大,招收弟子上越有优势。

        而散修的好处更多,现在洪荒修行资源日渐短缺,而这些粉丝多的散修,到任何大教去都能获得极高的优待;

        甚至已经有大教对外明码标价招收这些散修大v,可以直接入教享受客卿长老的供奉,或是专为大教招收弟子时做些宣传。

        这些都是根据粉丝数量,不同数量价码不同,连清风都想不到能这么快形成这个局面。

        这次直播事件还有不同,多人直播同一件事的时候,大家选择看谁的,这就是个技术活了。

        一时间各个直播的天仙,金仙,大罗,全都卷起来了……

        清风飞行在队伍的前面,也能清晰听到。

        “大家好,我是南海三山岛江月楼,首先感谢各位观看我直播的道友们,我现在正跟随万寿山五庄观观主,也就是刚刚成就圣人位的镇元大仙。”

        江月楼说着将手机偏了偏,拍了一下前面的人群,又是说道,

        “众位道友见谅,圣人当面,不敢直拍,恐对圣人不敬,但前面这些已多为洪荒大能;

        有万寿山护教大明王,准圣修为的孔宣,还有护教法王敖明,最前面圣人身旁一个乃是上清圣人大弟子多宝道人,另外一个……”

        江月楼再次停顿,手机微微上移,照向清风,声音放小了一些,但还是带着紧张的兴奋感,

        “相信即便我不说,诸位道友也知这位是谁了,镇元圣人首徒,万寿山大弟子,道祖亲敕为道门三代第一人,在天庭曾得尊者之位的清风道人。”

        清风听完自己的头衔也是有丝玩笑,偏了偏头看向江月楼。

        “哇哇……”

        江月楼兴奋大叫,“快看,清风道人看过来了,我拍到清风道人的正脸了,大家快看,很完整的一张脸,再不看就没了……”

        清风“……”

        他是在咒我吧,要不呼死他得了!

        正因为清风露出一面,江月楼的直播观看人数蹭蹭的往上涨……

        江月楼也察觉自己刚刚失言,偷偷看了一眼清风方向,又小声的说着,

        “又来了很多新道友,可能有人对之前的事还不了解,在前往须弥山的路上,我再为大家讲解一下;

        首先我先介绍一下,我是南海三山岛上散修江月楼,开设直播以来,被诸位道友抬爱,被冠以楼主称呼,新来的道友可以多多关注;

        此次本楼主带着大家见证一场洪荒盛事,话说,此事的原因还要从一场针对万寿山的算计开始……”

        不得不说,江月楼在讲故事方面很有天赋,绘声绘色的演绎,再加上刚刚清风无意露了一面的人气,竟是让江月楼在众多直播中脱颖而出,观看人数越来越多,已是能将一众大教账号压下。

        清风放开神识,已是觉察,搞直播的还真不老少呢。

        ……

        须弥山中。

        西方二圣弟子云集,弥勒,虚空藏,大势至,地藏,月光明,日光明,另有几百名记名弟子。

        众人此时也看着手机。

        虚空藏大怒,喝道,

        “欺人太甚,清风如此公开对我教宣战,不顾同门之仪,圣人脸面,大师兄你说怎么办吧。”

        弥勒深深皱眉,连脸上标志性的笑容都不见了,好似没有听到虚空藏说话一样,也没回应。

        地藏也微微凝眉,开口说道,

        “我要是没看错的话,那两个灵根是两位老师的六根清净竹和七宝妙树吧,如此清风和我教宣战也有其因果在,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联系两位老师,不然,镇元师伯可已是圣人了。”

        须弥山中众弟子此时神色一紧,按清风的说法,他们可是来杀人的。

        弥勒还是深深皱眉,但地藏说六根清净竹和七宝妙树的时候,脸上没有惊讶,可见弥勒本就是知情人。

        弥勒此时也开口说道,“两位老师身处混沌之中,无法联系,如今我们只能拖,拖到老师回归就可。”

        地藏看向弥勒,“湿婆,毗湿奴可在须弥山中?”

        弥勒紧紧看向地藏,眼中情绪复杂,也知此事现在隐瞒也没了意义,只开口说道,

        “不在。”

        如此须弥山众人自然也都明了是怎么回事了。

        ……

        此时,清风等人已是能遥望到须弥山,一座连绵无尽的大山威压整个西牛贺州。

        只见须弥山门户外,二圣六大真传皆在,另外几百名金仙弟子散布,各有章法,明显是严阵以待。

        弥勒见镇元子清风已到,忙是上前见礼,

        “见过师伯,见过大师兄。”

        身旁虚空藏,大势至地藏等众人自是也跟着行礼。

        镇元子只点点头,便看向清风,这种事情自然是先放清风出面。

        清风上前一步,没有一点寒暄客套,直接喝道,

        “交出湿婆,毗湿奴。”

        弥勒神念飞转,但脸上还是露出标志性的微笑,

        “大师兄说的何意,可否给师弟先讲清楚,师弟现在还一头雾水那,大师兄带着这么多人来我须弥山前,张口就说要人,还是什么湿婆,毗湿奴,那二人是谁,为何师兄来找我须弥山要,师弟真的不知何意啊。”

        弥勒一脸委屈的样子,再配上憨笑的表情,倒是有些我见犹怜的感觉。

        清风身后一众人等,有些也未必知道多少内情的,还真有人信的,也觉弥勒也许真的不知。

        清风好似早知弥勒反应,只微微一笑,“师弟真的不知我说的什么意思。”

        弥勒心中一动,心下已有计较,现在扯的时间越久,对须弥山越有利,再说,谁有理这种事,真吵起来之后,往往也就说不清了。

        当下,弥勒更是摆出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又是对清风行礼回道,

        “师弟真的不知,可否先请师兄将事情原委告知。”

        清风脸上笑意更浓,“既然师弟不明白要人什么意思,那我换种说法。”

        清风脸上笑容,瞬间一变,脸色冷峻,大喝一声,

        “开打!”

        弥勒笑着的脸突然僵住了,什么鬼……

        须弥山众人发愣,清风身后众人更是愣住了。

        孔宣眼睛一亮,忽是哈哈一笑,立刻飞身跃出,头顶元凤珠,手持元屠剑,直接杀了进去。

        还高声大喝,“痛快。”

        须弥山众人一阵错愕,但孔宣元屠剑已到,忙是结阵应对。

        敖明也反应过来,祭起镇元子赐下的北方玄元控水旗,手持飞云戟,也立刻加入战局。

        弥勒立时大惊,大喝一声,“停,住手!”

        可孔宣,敖明怎会听他的。

        须弥山众人仓促应战,虚空藏,地藏,大势至带人拦下孔宣,日光明,月光明带人拦下敖明。

        虚空藏,大势至,地藏也不过大罗中后期,即便是在须弥山有护山大阵加持,又怎是孔宣对手,几合之下已是疲于应付。

        弥勒大声再喝,“清风,你真要撕破脸吗?”

        清风理也没理弥勒一下,只微微皱眉说道,

        “孔宣,我对你很失望啊,你打不过鲲鹏也就算了,此时居然连几个大罗都压制不了,怎么元屠剑不利吗?等我回来后,要是你一个人也没杀,那元屠剑你就还回来吧,好好的一把杀剑,不杀几个圣人弟子能叫极品灵宝吗。”

        孔宣眼睛更是大亮,孔宣虽是第一个冲上来的,但是也未敢真正下杀手,毕竟是圣人弟子,没有清风、镇元子开口,他也不敢真下杀手,此时听到清风如此说,倒是让孔宣对清风好感度直线上升。

        孔宣当即厉声一啸,元屠剑杀气大放,一剑将阵中一金仙弟子,直接斩杀。

        弥勒疯了!不!是弥勒认为清风疯了!即便清风有证据,但来圣人大教,居然不说几句,就直接开打,甚至让孔宣下杀手。

        跟来的阐截两教和众仙门,散修都疯了。

        即便两个小门小派,开战之前也要先扯半天道理,之后才兵对兵将对将的开始斗法,清风倒好,话没说两句,直接开打,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已经有一个圣人弟子死了。

        清风和镇元子自顾自的往前走。

        弥勒大惊,要是让清风就这么进去了,找不找得到什么还在其次,须弥山脸面可就真没了。

        弥勒命众记名弟子结成大阵共同对付孔宣,敖明,自己飞身到镇元子、清风身前。

        “师伯,师兄,你们听我说,这里面必有误会,我敢对天道起誓,湿婆,毗湿奴不在须弥山中。”

        “呵呵,刚才还不知什么意思,现在又发起誓来了,就你会发吗?我也会发,若是进去找不到他二人,我清风甘受天罚。”

        清风镇元子脚步未停,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