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盛宠妖孽妃在线阅读 - 565.试探

565.试探

        但现在……

        他真的要不顾主上对他们的恩情,违背自己的誓言么?

        小雨又为何要做这般傻事。

        难道是为了那个楚言兮?

        她到底有什么本事,让墨凌潇奋不顾身来到玄武帝国救他,让小雨背叛仙界,甚至对自己说谎。

        司风对楚言兮越发好奇。

        现下司雨应该已经被关了起来,司风思索片刻,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仙医阁之内,重伤的楚言兮面色苍白的昏迷在床上。

        幸好她向来有备无患,留足了保命的丹药。现在服下了丹药,她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

        “还有不到一刻钟,言兮就可以醒过来了。”花落为楚言兮检查了一番,道。

        墨凌潇坐在楚言兮的床边,牵起她一只苍白细软的小手,放在自己掌心。

        他的目光落在楚言兮身上,混沌的深眸之中,只有在映照出楚言兮的身影的时候,才会闪烁出神采。

        “白笙已经去玄武帝国皇室之中想办法拿到最后一样神器了,”莫语道,“但是据白笙所说,这似乎极为困难,他也只能尽力一试。”

        此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异动。

        “司雨昏倒在门口了!”

        莫语跑进来,喊道。

        “司雨?他不是已经离开了么?”

        花落站起身来,随莫语一起出去,果然看见失去了意识的司雨正靠坐在仙医阁门口的地面上。

        鲜血从他胸前的伤口之中不断流出,甚至浸湿了周围的一小片泥土。

        “快把他带进来!”

        花落连忙说道。

        几人将司雨带进了房间之内,花落给他服下了几颗保命的丹药,又给他处理了伤口,止住了血。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司雨终于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花落将他扶起来,“你不是回去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花落的错觉,现在她眼前的这个司雨,似乎和之前的有些不大一样。

        但是司雨低下头低低苦笑一声的模样,又和平时没有什么大不同。

        “如今,仙界已经将我视作叛徒,我回不去了。”

        “若是回不去,那便留下来吧。”花落对司雨还是极有好感的,于是毫不犹豫的便抛出了橄榄枝。

        旁边的莫语看着这一幕,联想起之前花落为司雨处理伤口之时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内心隐隐有一丝酸味儿四处飘散。

        不过说到底,司雨是为了他们才会被仙界视为叛党,所以他们是一定会收留司雨的。

        “是啊,言兮马上便会苏醒过来了,”莫语道,“你们应该还有没说完的话吧。”

        “没说完的话?确实是有的。”司雨垂着头,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自然也没有察觉出什么太大的异常。

        “公主醒过来了!”寒分敲敲门进来。

        “言兮醒了?那我们赶快过去看看。”花落和莫语都立刻站起身来。

        “我可以去看看言兮么?”司雨弱弱的问道。

        “这是自然。”花落扶起司雨。

        她的指尖触碰到司雨的时候,司雨瞬间有一丝僵硬,手一挥,将花落的手狠狠甩开了。

        花落被甩出去,又被莫语接在怀中。

        “抱歉,抱歉!”司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之后,显得有些慌张,“我不是故意的。”

        “无妨。”花落摆摆手。

        几人前往了楚言兮的房间之中,便间楚言兮已经清醒过来,靠坐在床边。

        而墨凌潇此时,正亲手端着一碗清粥,一口一口喂给楚言兮。

        每一口粥,他都会细心吹凉,再送到楚言兮唇边。

        若不是亲眼看到,谁会相信凌潇阁主还会有这样一面。

        跟在花落和莫语身后的司雨见到这一幕,眸中升起一丝玩味。

        “言兮,你感觉怎么样?”花落扑到楚言兮床边。

        “已无大碍,让你担心了。”楚言兮笑笑。

        “言兮,”司雨站在后面,“见到你醒过来,我便放心了。”

        楚言兮受老者重击之后便昏迷了过去,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只当是司雨救了她出来。

        “多谢你救我出来了,你是怎么突破那秘境的?”楚言兮对司雨笑笑。

        “你我之间,何必说谢字。”司雨疏朗笑道。

        但是他刻意回避了后面的那个问题。

        墨凌潇的视线危险冰冷的落在司雨身上,司雨丝毫不惧的含笑对视回去。

        而楚言兮的手指轻轻在墨凌潇的手背上摸索了两下,似乎是在示意他稍安勿躁。

        就让她看看,这个“司雨”,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与此同时,真正的司雨已经被绑在刑架上,咬牙又挨过了一鞭子。

        身上的伤还没有治愈,再承担下刑罚,他此时也有些吃不消了。

        他察觉到司风应该替他还是打了招呼的,而且也只是惩罚他没有完成任务,而没有涉及他背叛仙界的部分。

        不然就凭他这次犯下的大错,因为重刑而死在这里也不奇怪。

        他其实,原本不想拖司风下水的。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他终于被从刑架上解放了下来。

        虽说他被罚,但依旧是仙界的少主,所以惩罚刚一结束,他便被妥帖的送回去疗伤了。

        司雨自己就是炼丹师,身上现在的伤情他自己最清楚不过了。

        吞下几颗丹药之后,他回手拉住了身边的一个侍卫。

        “哥哥呢?”

        “司风少主去……”那侍卫欲言又止,“不,属下不知道。”

        “他不让你们告诉我?”司雨皱眉。

        那侍卫显然是为难极了:“少主,若是说了,属下小命不保啊。”

        想到哥哥的脾气,司雨默默放开了那侍卫。

        虽然侍卫们都不能说,但他心里早已经有了答案。

        他刚刚下床,便被赶来的炼药师跪请回了床上。

        那个炼药师吓得直发抖:“少主,您现在可千万不能下床,您的伤势若是不好好治疗的话……”

        司雨淡淡道:“我的伤如何,我比你更清楚。让开,我不想伤人!”

        “可是司风少主说……”

        “难道仙界,只有哥哥一个少主不成?”

        “这怎么可能……”

        “若是还认我这个少主,就给我让开!”

        司雨站起身来,稳了稳虚浮的脚步,向记忆之中的仙医阁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