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盛宠妖孽妃在线阅读 - 404.抓刺客!

404.抓刺客!

        他颤抖着手为花落擦去脸上蜿蜒的泪痕,那般珍重又小心翼翼,似乎在对待着一个易碎的瓷器娃娃。

        “落落,你说话啊落落,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病?你放心,只要可以医治,为父就算是散尽家财,砸锅卖铁,也一定要治好你。”

        花落却边哭便摇了摇头。

        “没用的,治不了的。”

        花落的话语之中带着浓浓的哭腔。

        一个一贯坚强,有什么事都习惯自己抗的少女落下眼泪,分外的惹人怜爱。

        “正常来说,弘雅学院中四大帝国的学生不到假期,是无法返回家中的。”花落道,“为什么我能回来?就是因为我快死了,仙医都保不住我的命。”

        听完花落这番话之后,花积怆然呆滞,居然一个没站稳,直接坐到了地上。

        “不……怎么会这样……”

        花积抱住头,半晌之后干涩的问道:“你娘知道这件事么?”

        花落摇摇头:“我娘的身体一直不好,我怕刺激到她,所以没有同她说。”

        “好孩子……”花积的眼眶中缓缓流出一滴浊泪,“可是这么好的孩子,为何这么快便要离我而去了?我还没有来得及补偿你……”

        这一刻,花落才真正意识到,这个应该被自己成为父亲的男人,他老了。

        他不再鲜衣怒马,风华正茂了,他被支撑起这个家族的重担压弯了背脊,他被经年不散的无可奈何与懊恼悔恨折磨得惶惶。

        大家都是普通人罢了。

        他已到知天命之年,清楚自己的无力,清楚时间有太多的无可奈何,但是他依旧会为了保住自己的命散尽他前半生拼搏而来的所有。

        花落仍旧不能原谅他,但是也不再能憎恨他了。

        看着这一幕,站在后面的花夫人眸中闪出一抹锐利的光芒。

        花落这个小贱人居然要死了!

        若是花落死了,那谁去为她的儿女顶罪?

        她不能再拖下去了!

        与此同时,楚言兮如同一只灵猫,轻巧的翻进了花夫人的围墙。

        紧接着,她一个飞速闪身躲过了走过来侍卫的目光,悄无声息的潜入了花夫人的住所。

        不错,她的计划就是,花落前去吸引花夫人的视线,自己前来找东西。

        花落表面上是去找花积谈事情的,实际上她的最终目的,却是将花夫人给拖住。

        花夫人见花落要单独和花积谈话,必定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的。

        就算赶她走,她都不会走!

        这就极大的方便了楚言兮过来“偷鸡摸狗”。

        而花落的那病,自然也是假的。

        楚言兮作为三级炼丹师,想要为花落伪造出一个病入膏肓的假象,容易得简直不能更容易了。

        楚言兮之所以会选择这一个理由,其实也是想看看花积在知道花落病至将死时,会是怎样一种反应。

        若花积还有些良心,那楚言兮便考虑帮他一把,让他与卢夫人破镜重圆,也帮助花落解开心结。

        若是没有……

        楚言兮心中冷笑。

        她闪进身旁的花丛之中,有多过了一波巡查。

        紧接着她一个鹞子翻身,直接上了房顶。

        她将房顶上的瓦片揭下了几片,纵身从露出来的洞中一跃而下,轻巧的落到了地上。

        瓦片都被她完好无损的收进了凤凰空间,一会还要好好还回去,不然万一下雨了漏水了,肯定会被发现。

        成功进入了房间之后,楚言兮便开始了搜寻。

        作为曾经的首席执行员,楚言兮对于搜寻一事还是很有经验的。

        但是她成功翻出了很多花夫人藏匿起来的珠宝和私房钱,却并没有见到白玉玲珑扣的踪迹。

        怎么会没有?

        楚言兮悄无声息的将花夫人的房间翻了一个底朝天,根本没有看到有什么类似白玉玲珑扣的东西。

        难道那东西并不在这里?

        就在这时,楚言兮突然感觉到,花夫人的床下似乎有什么蹊跷。

        楚言兮俯下身去,看到了一个被藏起来的木盒,其中满满装着的全部都是金币。

        放下木盒之后,楚言兮继续向后面摸去。

        但是突入袭来一股寒意袭上了她的心头。

        她猛得抽出手来,就见一道连着天蚕丝的银针狠狠扎到了她的手刚才触摸过的地方,力气之大甚至深深扎入了地面。

        不对!

        楚言兮心中一凛。

        这个机关背后应该连着很多东西!极有可能将花夫人给引过来!

        见事不妙,楚言兮立刻将周围的东西都恢复了原位,但是她所站的那块地面,却突然陷落了下去!

        楚言兮一个猝不及防,居然直接掉了下去!

        随后,那块地面居然严丝合缝的关闭了起来,正好将楚言兮关在了里面!

        随后,花夫人的声音在门口处响起。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我就出去这么久!你们居然就放了一个小贼进来!”

        花夫人走进房间,关上门,只留了一两个自己的心腹在场。

        她将床下那连了天蚕丝的银针收了起来,又扣动了床板之下的一个机关。

        地面缓缓打开了。

        花夫人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地面下缓缓露出来的暗室。

        这个胆大包天的小贼究竟是谁?

        很快,花夫人看到了令她惊讶的一幕。

        这个暗室之中居然空无一人?!

        那个小贼呢?

        “居然让她给逃了?”花夫人面色狰狞,“赶快给我找!”

        很快整个花府上上下下,全部都忙了起来。

        “有刺客!”

        “有贼!”

        “抓刺客!”

        呼喊声传遍了花府。

        而楚言兮现在在哪里呢?

        她闲庭信步一般走在花落母女的院子中,似乎外面的那些喧闹声都与自己无关。

        当时她分明已经掉进了那个暗室之中,但是就在花夫人打开暗室门的那一刹那,楚言兮一个瞬移,嗖的便移了出去,找了一个角落将身形隐匿了起来。

        花夫人虽然卑鄙,但是她的修为和楚言兮比起来,那是完全不够看的。

        所以楚言兮就这样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逃了出来。

        随后,在花夫人开门喊人时,楚言兮又是一个瞬移,直接出了花夫人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