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盛宠妖孽妃在线阅读 - 402.万蛊盟

402.万蛊盟

        所以楚言兮避重就轻:“花落的木属性,似乎是被人尝试封印过。”

        “属性封印?”司雨略有些震惊,“是我的错觉么,这听起来怎么有些耳熟……”

        “耳熟?你知道属性封印之事?”楚言兮有些惊讶。

        司雨居然会知道有关属性封印的事情?

        不是说只有仙界中之物才能够做到封印属性,凡间之物是做不到的么?

        不过楚言兮转念又想起司雨是炼药师公会的少主,会比常人多知道一些奇怪之事也是正常的吧。

        “姐姐等我回忆一下……”司雨揉了揉额头,似乎是在努力回忆着什么。

        楚言兮耐心等待着,没过一会儿,司雨一拍脑门。

        “姐姐,你知道一个炼药师组织,名叫万蛊盟么?”

        楚言兮茫然摇了摇头。

        万蛊盟……

        “听起来,似乎是一个养蛊的组织?”

        “不错,这世界上并不止有炼药师公会这一个炼药师组织,还有许多喜欢钻研旁门左道的炼药师成立的组织,万蛊盟就是其中一个由喜欢养蛊的炼药师组成的联盟。”

        楚言兮点头:“这不难理解,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

        “而这万蛊盟,就曾经针对人之属性做过一系列的研究。”司雨道。

        “比如说呢?”

        “姐姐知道,属性本是与生俱来之物,凡人是无法自行更改属性的。但是偏偏有很多人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妄图逆天改命,后天更改自己的属性。”司雨讲述道,“当时这个想法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毕竟天定属性一事,实在是世上最大不平之事。”

        楚言兮可以理解。

        虽然楚言兮的天赋实力一直都出类拔萃,是世间罕见的天才,她理应是天生属性的受益者。

        但是她有时会思考,人真的生来便分三六九等么?

        并不是的。

        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人们永远不会向命运妥协。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

        我们也许永远都不会达到真正绝对的公平,但是人类永远奔波在追求公平的路上。

        命运对我不公,我便要试图改变。

        这也是人性危险至极,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又万分瑰丽,十分迷人的一大原因。

        司雨接着说道:“但是命又哪里是那么好改变的呢?那些人研究了很久,却最终绝望的放弃了。不过,他们的研究也并非全无效果,他们发现,人的属性虽然不能凭空产生,但是却是可以压制的。”

        “压制?如何个压制法?”

        “用天才地宝,佐以他们研究出来的特定秘法,可以将人的属性之力压制下去。所用天才地宝的品级越高,压制的效果便越强。”

        “原来是这样。”楚言兮若有所悟。

        “花落姐姐的属性被压制,是否也和万蛊盟有关,姐姐可以再调查一番。”司雨道。

        “你说信息得非常有用,多谢!”楚言兮明朗一笑。

        看到楚言兮明艳动人的笑容,司雨脸上腾的出现了一丝可以的薄红。

        他欲盖弥彰的低下头去:“能帮上姐姐便好。”

        “你真的帮了大忙了。”楚言兮道,“时候不早了,我便先回去了,下此再来找你聊天。”

        “姐姐慢走。”司雨挥挥手和楚言兮告别。

        目送着楚言兮离开炼药师公会,司雨脸上的表情逐渐淡了下来。

        他转过身去,便又回到了自己的炼药房之中。

        实际上,楚言兮没有想错,司雨最近确实是很忙。

        他将陈基叫到炼药房,又将几瓶毒剂交给了陈基,嘱咐陈基寄送回中央帝国。

        陈基最近每日都处于提心吊胆之中。

        这位深不可测的少主,经常回拿出一些剧毒之物,让他寄去中央帝国司家。

        而那些毒物……

        就连他这个炼药师公会会长看着,都觉得触目惊心,遍体生寒。

        不知道,这些毒寄回中央帝国,是要用在何处……

        这些毒物,毫无疑问,全部都是司雨所炼制出来的。

        而现在司雨不过那么小的年纪    ,便整日与这些毒物为伴,实在是可怕至极。

        陈基对于司家的名声早有耳闻,但是若是没有亲眼所见,他根本无法想象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令人见之噩梦数月的毒物。

        司雨一进炼药房,便是几日不出来。

        只有在楚言兮来炼药师公会的时候,他才偶尔会出来陪一陪楚言兮。

        陈基发现,少主对大多数人与事全部都漠不关心,表面上的神色,总是淡淡的。

        因为那张俊俏的脸,他甚至看起来有些温和。

        但是实际上,他冷漠得令人心悸。

        能炼制出那般毒素的人,岂会是好相与之人?

        表面上看起来再天真,他的心却早已不知道已经黑成了什么样子。

        但是少主却唯独对那位楚姑娘的事情,格外上心。

        他先是着自己打听了那位楚姑娘最近在忙什么事,听到楚姑娘在花府上的所作所为之后,又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没过多久之后,他又着自己去调查了一番那花府上花夫人的底细,知道了花夫人出自万蛊盟之后,又紧急调查了许多万蛊盟的资料。

        过了两天之后,他便把自己锁进了炼药房,除了平日要炼制那些毒素之外,又多炼制了两颗五品丹药,整整熬了两夜,眼睛都熬红了。

        今日,他又装作什么都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将那两颗五品丹药送给了那位楚姑娘,还“顺便”给楚姑娘讲了讲他今日以来调查到的万蛊盟的资料。

        少主虽然称楚姑娘为“姐姐”,但是在陈基的眼中,他对这位楚姑娘,实在是关心得过头了,完全不像是姐弟之情,倒像是……

        难道说,楚姑娘极有可能成为他们少主夫人?

        陈基心里咯噔一声。

        他决定以后一定要对楚姑娘更加恭敬一些,绝不能在楚姑娘面前犯任何错误。

        然而楚言兮现在对这一切都还是全然不知的。

        她回到了花府之中,找到花落。

        “花落,你知不知道,花夫人究竟是何底细?”

        楚言兮十分严肃的问花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