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盛宠妖孽妃在线阅读 - 397.拉拢楚言兮

397.拉拢楚言兮

        “言兮,你有打算了么?”花落问道。

        楚言兮神秘莫测的点了点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山人自有妙计。”

        之前楚言兮还没有住进花府的时候,花府的人还想尽办法在吃穿上苛待花落母女两个。

        但是在楚言兮住进来之后,花落母女两人的生活质量翻倍增长。

        根据花落所说,她从来没有在花府之中有过这样舒服的生活,简直是过去的她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花夫人依旧定期找楚言兮过去风花雪月谈天说地,楚言兮也是次次都去。

        偶尔,她还会安排些和花落闹翻的戏码,再装作对花落不满的样子对花夫人倾诉。

        几次下来之后,花夫人现在已经基本将楚言兮视作了自己这边的人。

        不过有一件事让她很是苦恼,就是不论    楚言兮和她的关系如何亲密,就是死活住在花落的院子中不走,几次拒绝了自己给她安排独院的建议。

        楚言兮住在那一日,花夫人便不得不一起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她恨毒了的花落母女两人,可给她憋屈坏了。

        而且,花夫人本来以为楚言兮住进花府是一件好事,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楚言兮的到来,却是直接阻断了她计划之中最重要的一环——暗害卢姨娘。

        楚言兮可就住在花落母女两人的院子中,花夫人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没有那个自信能在楚言兮的眼皮底下暗害卢姨娘。

        一天两天花夫人还可以按兵不动,力求寻找时机,但是她可以等,监狱中的花颜和花间兄妹两人可是忍不了的。

        “母亲,你到底何时才能救我们出去?你不是已经有了计划么?”

        在花夫人去牢中探监的时候,花间狼狈的从监狱的栏杆中间拉住了他的手,苦苦问道。

        他已经入狱好多天了,已经快忍耐到极限了!

        花夫人只能安抚他道:“快了,娘亲正在寻找下手的时机。”

        “您上次来的时候便说在寻找下手的时机,为何现在还没有找到?”花间不能理解,不就是下毒暗害卢姨娘,再逼迫花落出来顶罪这点小事么,为何娘亲这次做得这般拖泥带水?居然这么久之后还没有处理好!

        花夫人叹了口气:“间儿你有所不知,那个仙医弟子,楚言兮来我们花府小住了。”

        一听此事,花间万分不解:“娘亲,你怎么把她给放进家中了?”

        花夫人道:“不是我请的,是她自己向陛下提议住进花府的。”

        “娘,那个楚言兮可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主,您赶紧想个办法将她赶出家门吧!”

        花夫人不解道:“间儿为何这样说楚姑娘?这段时间楚姑娘与娘相谈甚欢,还差几步便要被娘拉入麾下了。她还答应等你出狱之后,便亲自传授你炼药之术呢。”

        “她?传授我炼药之术?”花间难以置信,“娘,楚言兮是和花落那小贱人一伙儿的人,怎么可能教授我炼药之术?”

        在上此皇宫中被楚言兮毫不留情的打脸之后,花间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与楚言兮只见深刻的差距。

        他心中也十分后悔当初得罪了楚言兮,但是他已经与楚言兮结下了梁子,在想重修于好就难了。

        提到这茬,花夫人得意的笑笑:“花落那个小丫头片子,手段怎么可能比得过娘?娘只不过略施小计,便将那楚言兮哄得服服帖帖。娘觉得啊,她与那花落的朋友也做不久了。”

        “真的?!”花间惊喜,“这简直是太好了!娘,你也太厉害了吧!”

        花夫人被儿子夸后很是受用,从带来的食盒中拿出一份精致的点心递给花间。

        “娘的间儿受苦了,多吃点,等娘接你出去。”

        花间急忙接过了花夫人手中的点心,拿起一块便往嘴里塞。

        他养尊处优了那么多年,一直过得是蜜罐子里的大少爷生活,哪里吃得了这监狱中的苦?

        虽然有花夫人帮着上下打点,但是他还是难受得觉得自己快死了。

        “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香甜的糕点了,娘亲还有么?”花间一边吃一边问。

        “娘这次来就带了两份,这一份时给你妹妹的。”花夫人心疼的摸了摸儿子的头。

        花间眼疾手快的从食盒之中拿过了花颜的那一份糕点,自己拿走了大半。

        “哎!”花夫人伸手拿过装点心的油纸包时,里面只剩下一半的糕点了。

        “妹妹是个女孩子,吃得少,这些糕点我便留下了。”花间贪婪的将油纸包收入怀中,“娘你快去看望妹妹吧。”

        花夫人叹了口气,便走向了花颜所在的牢房。

        见到花夫人,花颜立刻眼泪汪汪的扑了过来:“娘亲!”

        “颜儿!”花夫人隔着栏杆将花颜的手握住,“娘的颜儿吃苦了。”

        “娘,我要受不了了!这里居然有老鼠啊!”花颜崩溃的流出眼泪,“您快点想办法带我出去吧。”

        “颜儿再等等,娘马上便能成功了。”

        “都怪那两个贱人!婊子!”花颜泄愤的一脚踢在栏杆上,“早知当初就应该直接掐死花落那个小贱货!”

        花夫人叹了口气:“娘亲何尝不想?可是当时你父亲还对那卢姨娘心有余情,娘亲不好下手啊。”

        “她居然能考入弘雅学院!我和哥都没能考进去!她居然成功了!”花颜气得咬牙切齿,“娘当时封印她木属性的时候,怎么不连她的火属性一起封印了,让她彻彻底底变成一个废物?”

        “那娘亲机缘巧合下得到的神器只有一件,只能够封印她一种属性。”花夫人道,“不过能够扼杀一个天才炼药师,也是可以的了。不然花落现在进入的就不只是灵修分院,而是炼药师分院了。”

        “她怎么就那么好的运气!娘亲,这回我一定要她去死!一定!”

        “颜儿放心,现在你父亲已经完全在娘的掌控之中,杀她们母女两人,再也没有半分阻碍了!”花夫人眸中闪烁出阴狠毒辣的冷光,和她平时温和娴熟的模样大相径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