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盛宠妖孽妃在线阅读 - 396.这演技有我的风范了

396.这演技有我的风范了

        等到花落替花间两人顶罪进了大牢,她在一瓶毒药弄死卢姨娘,到时候死无对证……

        而楚姑娘已经被洗脑成功,对花落失去了感情,成了自己这边的人,必然是不会再帮花落的了。

        就算花落那个贱丫头日后刑满出来之后又能怎么样?直接弄死了便是。

        花夫人不知道的是,她后续的这些计划,楚言兮回到炼药师公会之后思索了一番,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第二日,楚言兮首先又前去了皇宫之中,去检查青龙帝的情况。

        青龙帝这次倒是好好的谨遵医嘱,没有再乱来了。

        比起说是青龙帝想开了,知道爱惜身体了,倒不若说其实他是一想起楚言兮的倩影,便对身旁钱美人这种庸脂俗粉兴趣全无了。

        楚言兮不管青龙帝是怎么想的,只要青龙帝不作死,能让她的治疗顺利进行下去便可以了。

        自从有了昨日那不切实际的想法之后,青龙帝看楚言兮的目光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今日司雨似乎是有事,没有陪伴楚言兮来宫中。

        楚言兮看病时心无旁骛,根本就不在意青龙帝的态度。

        青龙帝不再作死,楚言兮便不想再在他身上浪费丹药了。她将之前的药剂存货交给青龙帝一瓶之后,便说出了自己此行最重要的目的。

        “言兮有一件事想与陛下商量。”

        楚言兮此话一出,自我感觉过于良好的青龙帝瞬间想了许多许多。

        楚药师难道早便对他有意,想要自请入后宫?

        现在她终于按捺不住春心,主动提出来了?

        想到这里,青龙帝立刻正襟危坐,努力想要做出威严的样子来。

        却不知自己气血两虚,纵情享乐过后留了满身肥肉,无论如何都没有半分威严。

        楚言兮对青龙帝的动作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她说道:“我与花家的花夫人甚为投缘,而且花家二小姐是我在弘雅学院的同学,所以我能否不住在宫中,也不住在炼药师公会,而是去花家借住一段时间?”

        听到楚言兮的话后,青龙帝有着难言的失望。

        若是楚言兮不提,他巴不得楚言兮住进宫中来,让他近水楼台。

        但是楚言兮在提出此事后又淡淡道:“之前陛下说过,若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尽管提出的。您这九五至尊,一言九鼎,不会食言吧?”

        这一句便将青龙帝给堵了回去。

        青龙帝只能干咳两声:“好,花家也是我青龙帝国又名的世家大族,你住在花家,朕很放心。”

        楚言兮点点头,起身便出了宫。

        她回炼药师公会和司雨打了一声招呼,便前去了花府。

        司雨今日不知为何,似乎特别的忙。连见到楚言兮之后的笑容之中都透露出一股难掩的疲惫。

        而且司雨的身上,似乎有着一股若有似无的熟悉气味。

        但是那味道似乎已经被特意处理过,太淡,楚言兮一时半刻并没有想起来那是什么。

        和司雨告别之后,楚言兮便来到了花府上。

        花府似乎一早便收到了消息,连忙将楚言兮迎了进去。

        “知道楚姑娘要来小住,夫人欣喜极了!”侍卫一边将楚言兮往里引,一边说道,“夫人特意嘱咐过,给您收拾了一处独门独院的屋子,清净闲适得很,您一定喜欢。”

        楚言兮却摆了摆手:“不劳费心了,我就住在花落的院子里就行了,我们在学院的时候便是舍友,住在一起很习惯。”

        说罢,楚言兮便径直向花落的院子方向走去。

        侍卫嘴角一抽。

        分明昨日夫人已经快要离间了楚药师和那小贱人,没想到进入楚药师又想着去找那小贱人了。

        那小贱人到底有哪里好?

        分明是哪哪儿都没用,怎么就骗得楚药师这样的大人物居然一心认了她这个朋友!

        楚言兮前脚刚花落的院子里,花夫人后脚便按捺不住的过来了。

        “楚姑娘!”

        楚言兮本来正和花落牵着手,花夫人热络的走上前来,十分亲昵的从花落手中拉过楚言兮。

        “花夫人,您怎么过来了?”楚言兮十分自然的离开了花落身边,被花夫人拉走了。

        “我听说你向皇上自请来花府小住,一早便盼着了。”花夫人亲热的说道,“我可还盼着能再和你烹茶论药呢。”

        “言兮也是自然。”

        两人聊得亲热,直接将花落晾在了一边。

        花落眸中适时的出现了一丝怨恨,直接走上前来,劈手拉过了楚言兮。

        “言兮,过来!”

        楚言兮被花落拉走的时候,似乎是有一瞬间的不悦,但是她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歉意的笑着对花夫人摆了摆手。

        花夫人见到这一幕,心中甚是得意。

        花落那小毛丫头,怎么可能玩儿得过自己?

        迟早有一天,楚药师会抛弃花落,倒戈来自己的阵营。

        楚言兮被花落拉进了房间,抬手便是一道隔音结界。

        “怎么样言兮,我演得如何?”花落笑问。

        “不错的,有我的风范了。”楚言兮竖了竖大拇指。

        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自己一起久了,花落这个原先挨打受骂都忍住一声不吭实在孩子,现在也在坑蒙拐骗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花夫人越是觉得一切都尽在她的掌控之中,越是会对楚言兮几人放宽戒备,她们便越是容易察觉到花府之中的蛛丝马迹。

        封印属性这种陈年旧事,依靠寻常的调查方式是很难查出来的。

        不过花府这回遇上的可是楚言兮。

        花夫人自以为自己走一步看十步,聪明至极,但是却不知道她遇到的是楚言兮这个走一步看百步的天才。

        楚言兮那可是坑人玩儿的祖宗,没杂毛的黑猫,一肚子坏水。

        花夫人这回可真是栽了。

        “这回我住在你这里,她们想要对你们下手,就更难了。”楚言兮道,“若是我没有猜错,花夫人这次强行给带你们回来,就是打算对你们不利。”

        花落也想到了这点,但是为何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想要对她们不利,她却还是没有头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