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盛宠妖孽妃在线阅读 - 382.人间烟火

382.人间烟火

        “我听说,弘雅学院炼药师分院的院长,仙医顾容与从这一届新生之中新收了一个关门大弟子,似乎天分很是不错的样子。要我说,若是当初花兄成功进入了炼药师分院,那这个大弟子的人选,就不是那个什么楚言兮的了!”

        几人大笑一番,又碰了个杯。

        他们说得开心,却不知道那传说中的楚言兮,现在就坐在他们的隔壁,听着他们大放厥词。

        “不过我听说,这次皇上病重,也派人去中央帝共向向仙医顾容与求医问药了。”

        “这事我也听说了,仙医大人自己事务繁忙,没时间过来也就罢了,居然将自己那新收的小弟子给打发了过来,这不是开玩笑呢么?”

        “说的正是,那楚言兮虽说是仙医弟子不假,但是她才几岁?进入弘雅学院才多久?怎么可能担此重任?”

        “这为皇上看病的重任,最终还是要落在花兄的身上了啊。”

        “不是花某不自谦,我的医术定然远超过那楚言兮的医术。”

        “正是如此,到时候哥哥成功救回皇上,说不定还会就此被仙医注意到,也拜入仙医门下呢!”

        “颜儿说的是,此事还真是有可能的。”

        几人越说越开心,又呛啷啷碰了杯,喝酒。

        楚言兮坐在隔间,听了这么多背后编排自己的瞎话,她脸上的表情分毫没变,依旧是风轻云淡。

        “言兮!他们真是欺人太甚!”花落气不过。

        之前楚言兮参加仙医大赛的影像,虽然已经传遍了中央帝国,但却还没有传来四大帝国。

        所以四大帝国中的人,单知道仙医收了一个关门大弟子,却还不知道楚言兮的真实实力。

        “这位姑娘,莫不就是那位前来给皇上看病的楚姑娘?”花落的娘亲惊奇道。

        “不错,伯母,我就是楚言兮。”楚言兮笑笑。

        “言兮,那些人实在是太过分了!”花落咬咬牙,“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啊。”

        “何必为那些乌合之众生气?”楚言兮淡淡道,“不如多品尝些美食,伯母尝尝这道老火炖鸡,味道不错又很是滋补。您身体还虚,该多进补的。”

        说着,楚言兮帮花落的母亲盛了一碗鸡汤。

        隔壁那几人吹够了牛皮,又将话题落到了自己身边的鸡毛蒜皮上。

        “哥,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呢!”花颜气鼓鼓的说道,“今天我去那废物花落和她那病鬼娘那里要债去了。”

        “用的是之前托关系在炼药师公会中开出来的假账单?”

        花间笑笑,“你倒真是鬼精灵,之前之所以会去炼药师公会开这个假账单,是因为能够向朝廷报销,现在你又拿着它坑那俩贱骨头一把,真是太坏了啊哈哈哈。”

        花间怎么可能想到,花落几人就坐在旁边的隔间之中,将他的话全部都听得一清二楚。

        花落捏紧了拳头。

        好啊!

        花府根本就没有为娘亲的病出过一分钱,还借着给娘买药的由子骗朝廷的钱,最后还想拿着这骗钱的账单再跟她们空手套一次白狼,实在可恶之极!

        花颜“哼”道:“我本来也会是这样想的,但是谁知道那花落不只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身边还带了一个贱丫头!”

        “什么贱丫头?她怎么气着我的宝贝妹妹了?”

        “我本来只想着羞辱花落两个,但是她说要替花落母女两个还账,还拿出了一张储存卡,看着倒是不像假的。但是她坚持要去炼药师公会核验过那账单真伪才肯给钱,能赚一笔是一笔,我就带她去了炼药师公会,可哥哥你猜怎么着?”

        “去就去了,还能如何?”

        “那个陈基居然翻脸不认账!不承认那账单是炼药师公会开出来的!害我平白损失了一大笔钱!”

        现在一提起这件事,花颜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那陈基居然敢就这样得罪我们花家,他是不想在青龙帝国混了么?”花间冷笑一声,“我明天便去炼药师公会一趟,好好点点那陈基。”

        “那我也陪花兄一起去,我就不信,凭我们花钱两家的势力,压不下一个陈基!”

        “好,那我明日便再将那花落几人带去炼药师公会,务必要让她们将钱给交出来!”

        这几人商量好之后,预感到明日可以大赚一笔,甚是愉悦,又共饮一杯。

        隔壁的三人,则将他们的计划全然听到了耳朵里。

        听到了明天有人要来找麻烦,楚言兮脸上丝毫不见担心,甚至在听到“花钱”两家这个别致的简称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明天他们赶过来,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一想到炼药师公会的少主是自己人,花落也忍不住笑了。

        那几人的计划,注定是不会得逞的了。

        吃饱喝足之后,三人便回了家。

        花落的娘亲还怕自家房子太破旧,楚言兮睡得不习惯。

        她抱着一床破被褥来到了楚言兮的房间。

        “姑娘,实在抱歉,家中只有这种被褥,你将就将就吧。”

        就是这床被褥,还是她现从自己床上拿过来的。

        楚言兮心中几分酸涩,笑笑:“无妨,伯母,我带了被褥过来。”

        “可是我没见你带行李了啊……”花落娘亲疑惑道。

        楚言兮一挥手,便从凤凰空间中取出了几床被褥。

        “我在伯母家叨扰,没什么好东西相送,伯母身体虚寒,这床被褥比较厚,我去给您铺上。”

        说罢,还不等花落的娘亲说话,楚言兮便抱着那床被褥来到了她的房间,帮助她铺好了。

        “姑娘,真是谢谢你啊。”花落的娘亲笑意温柔,慈爱的摸了摸楚言兮的额发。

        “伯母不必多礼,早些休息吧。”楚言兮笑道。

        她前世没有母亲,今生也没有。

        见到花落和母亲一起其乐融融的样子,她心中不免羡慕。

        她被称为毒医,被称为天才,被称为疯子,太熟悉曲高和寡,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了,所以格外向往人间烟火。

        她想要对花落的娘亲好,也是望梅止渴,想要弥补些自己心中的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