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盛宠妖孽妃在线阅读 - 378..被退学了?

378..被退学了?

        看到花落眸中闪烁的光芒,她的娘亲隐隐感觉道,自己的女儿,似乎是哪里不一样了。

        她的落落,好像终于长大了。

        但是她心中的酸楚却更甚了几分。

        主家家大业大,落落要如何才能与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抗争?

        她温柔的拉住了花落,意在转移话题:“落落还没告诉娘,你为何要从中央帝国回来?是不是再学院里出了什么事?”

        花落的娘亲虽然被岁月蹉跎,饱经风霜,但是她曾经也是青龙帝国之中有名的大家闺秀,知道若是去了中央帝国内的学院,轻易是回不了家的。

        所以她见花落回来,心里很是担忧。

        落落该不会是在学院中遇上了什么事情……被退学了?、

        花落笑笑:“什么事情都没有,我是和言兮一起回来办事的。”

        她何尝不知道娘亲是在转移话题?

        原先她们母女两个势单力薄,无法与那些人抗衡,所以娘亲为了保全她,一再忍让。

        但是现在,事情与以前不一样了。

        她已经足够强大到,可以保护娘亲了。

        “对了,刚才只忙着叙旧,冷落这位姑娘。”花落娘亲想起了楚言兮,“不知这位姑娘叫什么名字?”

        “伯母好,我叫楚言兮。”

        楚言兮对于这位温柔婉转的伯母十分有好感。

        她从小便没有母亲,不论是这一世,还是上一世。

        从未体会过亲情的温馨,看到花落和自己娘亲互相依恋的样子,不由得有一丝羡慕。

        “刚才落落说,你们此次来,是有什么任务在身?”

        “正是,我们这次来,是……”

        楚言兮话没说一半,门口便传来了一阵粗暴无礼的拍门声。

        “有人么?里面有没有人?赶紧给本小姐滚过来开门!”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花落和她娘亲的脸色,都有些不好。

        “娘亲,花颜经常过来骚扰你么?”花落忧心忡忡。

        “没有,我和本家的人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花落娘亲道,“依娘亲之见,她恐怕是知道你回来了,所以才来的。”

        楚言兮:“来的人是谁?”

        花落叹了口气:“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几人说话之间外面的人已经破开大门闯了进来。

        “看看这是谁啊,不是我那个不争气的姐姐么?”花颜趾高气扬的走进来,奚落的看着花落,“你不是去中央帝国弘雅学院了么?怎么回来了?”

        还不等花落回答,花颜轻蔑冷笑一声:“是不是实力太差,被弘雅学院退学了?哈哈哈,我就知道,你这种贱胚子,就算飞到了高枝上,也做不成凤凰!”

        花颜早便对花落能够成功考入弘雅学院一事嫉妒万分了。

        当初她们一同参加了弘雅学院的入学考试,就只有花落一个人成功考进了灵修分院。

        这件事一直如鲠在喉,横在花颜心里,膈应得她好几天食不下咽,夜不能寐。

        但是今天突然接到下面人的报告,说花落居然回到青龙帝国中来了,一回来便直奔她那病鬼娘亲住的小破屋子去了。

        花颜便过来,想要好好奚落花落一番,解解气。

        她原本以为,花落会羞愧万分,涨红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像之前那样任由她们奚落,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花落这回一改之前任人捏圆揉扁的性子,居然显得咄咄逼人了起来。

        “妹妹是从哪里听说,我被退学了?”花落冷笑一声。

        “你以为我不知道,去了中央帝国之后,只有乘一年四次的学院船才能够回来,现在明显还没到学院船启程的时候!”花貌振振有词。

        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花落并没有出言反驳,而是直接拿出了一个徽章。

        那徽章上面,赫然有着金光闪闪的几个字:弘雅学院灵修分院。

        这是只有弘雅学院灵修分院的学生,才能够拥有的学院徽章。

        花落身上还有这个徽章,说明她居然没有被弘雅学院退学!

        “你没有被退学,那你怎么回来了?”花颜问。

        花落冷笑:“我若不回来,怎知你们将我寄给娘亲救命的钱都给拿了去?”

        被花落这般直接问道,花颜脸上居然也不见半点心虚。

        她显然是欺负花落母女两个习惯了,依旧振振有词,巧言令色。

        “那是你娘亲理应还给我们的钱。”花颜悠悠拿出了一叠的账单。“花落你给我看好了,这些都是你那病鬼娘亲这么多年来看病的花销,就你寄回来的那些钱,连一半都没有还上。”

        说罢,花颜直接将这一叠账单往地上一摔。

        账单飘飘扬扬,白纸黑字一笔一笔记得特别清楚。

        花落气不打一处来:“当初我娘亲还是花府的夫人!给我娘亲看病的钱!理应由花府来出!”

        花颜振振有词:“但是你们现在已经被扫地出门了,所以说这钱,你们现在一定得还!”

        “好!我还!”花落捡起账单,看了一眼上面的数字,当时便眼前一黑。

        “怎么会有这么多?”花落难以置信。

        “怎么,还不起?”花颜轻蔑冷笑。

        “你们分明就是篡改了账单!每一笔医药费都被你们给翻了三倍!”花落认真核算之后,当时便气得浑身发抖。

        “你这么说可有证据?这些都是炼药师公会开出来的医药账单,上面白纸黑字清清楚楚,还盖着炼药师公会的印章,是做不了假的!你若是没有证据,这可算是污蔑!”花颜得意道。

        花落当然拿不出证据。

        花家家大业大,想必是花颜和炼药师公会串通好了,一起来故意坑人的!

        花颜料定花落肯定是还不上这笔巨款的,得意洋洋的说道。

        “既然还不上,那就跟我回花府做工吧。你给我做一个最低等的扫撒丫头,你那病鬼娘便去做一个洗衣仆妇吧!”

        “你欺人太甚!”

        “我就是欺负你了,又怎么样?有本事,你还钱啊?”

        这时,一个冷淡清冽的声音淡淡传了过来。

        “好啊。”

        只听楚言兮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