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盛宠妖孽妃在线阅读 - 119.治愈

119.治愈

        “娘亲,你怎么晕过去了!”小宝看到晕倒在自己身前的母亲,立刻焦急道。

        “你娘没有大碍。”楚言兮道。

        她在小宝母亲的人中处掐了掐,小宝母亲便悠悠转醒。

        她醒来之后,看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小宝已经醒了过来。

        “小宝,你可总算是醒了,娘简直要担心死了!”小宝母亲抱着小宝便是一通哭泣。

        “娘,小宝想吃烤鱼!”小宝还是对烤鱼念念不忘,一看就是个小吃货。

        “好,好,你想吃什么娘都给你做,走,咱回家。”小宝母亲站起身来。

        小宝也试探着下了地,虽然有一点摇摇晃晃,但他还是站在了地面上,甚至可以独立行走了。

        他的母亲扶着他,一点点走出了这粒。

        “小宝看起来,怎么像是已经好全了一样!”

        “楚药师真的将他治好了!”

        “楚药师!也看看我孩子他爹吧!”

        “楚药师,看看狗娃吧!”

        “楚药师……”

        一见小宝的情况好转,众人的态度立刻墙头草随风倒,开始哀求楚言兮。

        “大家放心,我肯定会救他们的。”楚言兮道,“但是我手上没有多余的药剂了,还要现场炼制。”

        孙药师立刻道:“快!快去为楚药师将药鼎和药材都搬过来!”

        学徒立刻跑回药房,将工具和药材都搬了过来。

        楚言兮架起了药鼎,当着众人的面,现场开始了炼药。

        她手法娴熟,技艺精湛,两只纤细白皙的双手如同翻飞的蝴蝶,舞动在药鼎之上,十分的赏心悦目。

        就连不懂炼药的众人,都看得呆住了。

        他们最然看不懂别的,但光是看这娴熟的手法,就证明这个姑娘一定是个炼药的老手了。

        楚言兮的炼药速度很快,没过多一会儿,第一锅药剂便炼制成功了。

        她直接将药剂交给了病人的家属,让他们亲手喂病人服下。

        服下药及后没过多一会儿,那些病人便纷纷苏醒了过来。

        见到家人苏醒,所有人都欣喜若狂。

        “之前真的是我们错过了楚药师!”

        “咱们对楚药师那样不敬,楚药师还能不计前嫌的为我们救治,真是宽宏大量啊!”

        “楚药师简直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啊!”

        听着这一道道欣喜和感谢的话语,楚言兮的脑海中传来了一道提示:考生楚言兮成功达成加分点——反败为胜,加一分。

        第二个加分点,被楚言兮拿到了。

        在治好了在场所有的病人之后,楚言兮又继续炼制药剂,直到药剂的数量足够为全城的人治病之后,她才停下了手。

        现在,只要等全城人都服下药剂,楚言兮便可以结束这场考试了。

        此刻,就连影像前的导师们,都不由得为楚言兮感到高兴。

        “她马上便能结束这场考试了!”

        “她的速度应该可以打破炼药师分院入学考试的记录了!”

        “可是,我怎么敢觉她的剧情,有哪里不对?”

        “我也这样觉得,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个考生被污蔑过药剂无效的啊。”

        “这好像是仅有楚言兮才开启了的剧情。”

        “居然开启了全所未有的特殊剧情!”

        “而且,她还获得了两个加分点呢!”

        但是就在这个所有人都觉得楚言兮会成功结束测试的时候,楚言兮居然做出了一个众人都没有想到的举动。

        她拿过了一杯没有烧开的生水,一饮而尽。

        那可是代表着寄生虫感染的水啊!

        在饮下水之后,楚言兮又喝下了一瓶她之前单独炼制的药剂。

        于是,导师们惊讶的发现,就在全城人都服下了药剂之后,感染人数居然依旧现实还有一个!

        而这个人,那就是楚言兮她自己!

        她居然在用让自己感染疫病的方式,延长比赛时间!

        而且,她感染了寄生虫之后,居然没有丝毫的不适感!

        不仅没有吐血,反而行动自如。

        控制染病而不发病,这可比研制出治病药剂还要难上几倍啊!

        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极大的震撼了影像前面的导师们。

        甚至就连顾容与,也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笑意。

        这个小丫头,要给他带来什么惊喜?

        楚言兮转过身来,看向了孙药师。

        “既然瘟疫的事情都解决了,那我们现在来解决这件事的源头吧。”楚言兮淡笑道。

        “源头?瘟疫的源头不是在水源之中么?”孙药师纳闷儿道。

        “不错,瘟疫来自于水源,但水源中的寄生虫又来自于哪里呢?”楚言兮道。

        “这我们可就无从得知了,”孙药师笑道,“就算是有人在水源中下了毒,查出下毒之人那也是官府的工作,与我们炼药时无关。”

        “确实,但如果这下毒之人,就是一个炼药师,那不就和我们有关了么?”楚言兮淡淡道。

        “楚药师,您这是什么意思?”孙药师的声音中隐隐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我什么意思,孙药师应该是明白的吧。”楚言兮道。

        “楚药师莫要和我打哑谜,我可是什么都听不懂。”孙药师摇了摇头。

        “那我便直说了,”楚言兮悠悠道。“孙药师是否患有分魂症?”

        楚言兮此话一出,孙药师的额头上立刻滑下来一滴冷汗。

        “你在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懂,我现在要会药房去了。”孙药师匆匆道。

        “但是,你真的对你的另一个生魂所做之事一无所知么?我看未必吧。”楚言兮话中带着冰冷的笑意。

        孙药师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被冻结住了。

        “你……”

        “你是不是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这是很简单的推理。”

        楚言兮道,“你们将药剂带到这里来的时候,是放在学徒所背的药箱种的。但是你交给我检查的那瓶剩下的药剂,却是从你自己的药箱中拿出来的。”

        “所以我猜测,那瓶药剂根本就不是剩下的,而是你专门准备好应付我的检查的。”

        “证据就是,当我将你交给我的那瓶没问题的药剂原封不动的给小宝喝下的时候,他的病居然就被治好了。”楚言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