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盛宠妖孽妃在线阅读 - 35.终究是错付了?

35.终究是错付了?

        那是一整面墙的柜子,上面挂着许多的姓名牌。每个姓名牌下都有一个抽屉。

        “这叫赌柜,是皇城赌坊独有得下注方式。下注的人可以选定姓名牌后将金币放入抽屉再关上,赌场的系统会自动收下金币,并给下注的人一份凭证。”燕福解释道。

        天才选拔赛中几个最热门的名字都被贴在赌柜得的最中间,前面排着长长的队伍。

        粗略看去,那些热门的名字其中便有慕瑶、楚清语、楚月蓉...

        “福叔你去忙吧,我带他们逛就行了。”燕渡说,福叔应下之后便离开了。

        几人围在赌柜前找了半天,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看到了楚言兮的名字。

        燕渡拉开抽屉,率先放了满满一抽屉的金币进去,合上抽屉之后再打开,金币全部消失看,取而代之得是里面出现了一张盖有皇城赌坊印章的凭证。

        燕渡让出位置:“下一个谁来?”

        简枝也放了满满一抽屉的金币进去,取走了凭证。

        此时众人的目光已经被几人吸引了过来。

        皇城赌坊中其他打赌的,虽然也有财大气粗的豪赌之人,但大多数都是万分谨慎,只压几个金币的普通人。

        此时,他们纷纷被闪烁的一整抽屉金币给震惊了。

        “那不是凌王殿下几人么,他们怎么给那个人压那么多金币?”

        “那个位置不就是那个楚言兮的名字么?”

        “他们居然花那么多金币去压那个楚言兮赢?这不是等着打水漂呢?”

        “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

        在场众人,大都是压天才卓绝的丞相府小姐慕瑶胜出,也有少数选择将军府二小姐楚清语,选择其他人的寥寥无几,就算是有,那也是上场选手自己押自己。

        像燕渡和简枝这样花大价钱押冷门的,还是第一次见。

        “楚姑娘,你想押多少?”燕渡心里觉得楚言兮应该不会有很多的积蓄,毕竟传言中她只是将军府一个不受宠的庶女。

        楚言兮没有拿金币,而是拿出了一张薄薄的白色卡片。

        “这里可以刷卡么?”楚言兮问道。

        燕渡当然认得皇城钱庄的存款卡,因为皇城钱庄也正巧是他家的产业。

        “楚姑娘看到这个缝隙没有?将卡片从这里插入,再说出自己想要押上的金币数量就好。”燕渡介绍道。

        楚言兮将卡片插入其中,淡淡说道:“九十万。”

        此话一出,燕渡和简枝都震惊了。

        很多人都听到了这个数字,他们面露震惊,紧接着满脸都是怀疑之色。

        “九十万?我没有听错吧,她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

        “十有八九只是说说而已,你等着吧,一会儿赌柜就会提示她余额不足的。”

        众人稍等了片刻,柜子后面传来一道提示音。

        “下注成功。”

        楚言兮将卡片抽出,从柜子中取走了自己的凭证。

        她这还是收敛了呢,她的卡里足足有之前拍卖药剂所得的九百万,若不是要低调隐藏身份,她恨不得都压上去。

        “居然成功了?!”

        “我没有听错吧?”

        难以置信的声音从四周传来。

        墨凌潇看着楚言兮,这个小丫头,走到哪儿都会带给人惊喜。

        “老大,你要押多少?”燕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转头去问墨凌潇。

        “这里无法处理,你们在这里等我。”

        墨凌潇用淡然的语气说出了让所有人都吃惊的话。

        这个赌柜都处理不了,那该是怎样一笔巨款啊!

        众人目送着墨凌潇的身影消失在赌坊柜台深处,还被震惊得久久说不出话来。

        有几个本来排在慕瑶队伍的人迟疑着,想要往楚言兮这里过来,却又有些不敢动,僵持在原地。

        有一个名女子犹豫了半晌,还是没忍住从慕瑶的姓名牌前离开,来到了楚言兮的名牌后。

        她拿出钱袋中的三个金币,缓缓放进赌柜之中。

        “赵家姑娘,你糊涂啊。”一个大婶儿满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弟弟病重,正是需要钱的时候,你非但放弃了慕瑶小姐那稳赚不赔的买卖,居然还花大价钱压这个楚言兮?”

        大婶越说越激动:“你知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啊,有名的废物,满皇城的笑柄!”

        姑娘拿着凭证,被她说得满脸通红,但还是坚持说:“我相信凌王殿下的选择。”

        “凌王殿下确实英明神武,但也不能事事都迷信他啊,大婶看啊,他这次就要吃大亏了。乖姑娘,你听大婶的话,我们快去求求赌坊的人,把这凭证退了,改压慕瑶小姐吧。”

        “大婶,就算我压慕瑶小姐,赚到的钱也不够弟弟治病,我想赌一把。”女子说道。

        大婶喉咙中发出一声厚重的叹息:“也罢,打赌看得是天命,也许上天真就保佑你,让你度过这次难关。”

        有了这个女子来头,只有陆陆续续又有几个人来到了楚言兮得姓名牌前,但大多只敢谨慎的压上几个铜钱。

        而没有转而压楚言兮的人看着这些人,纷纷露出幸灾乐祸的偷笑。

        打水漂还能听到个响声,他们这些钱压到这个废物身上,那可真就是有去无回了吧。

        蠢啊,人家世家公子家大业大,不爱钱财爱美人,他们这些普通人跟着掺和什么。

        燕渡被那些人一脸看蠢货的表情看得心里直冒火,再看楚言兮,发现她居然一点都不生气。

        楚言兮在一旁气定神闲的看着这一切,似乎这场赌局的主角不是她一般。

        “楚姑娘,他们这样侮辱诋毁你,你就不生气?”

        “逞一时口舌之快有什么意思,到了天才选拔赛上,结果自然就会见分晓。”

        “楚姑娘真是好心性!”燕渡赞道。

        楚言兮摇摇头笑道:“过奖了,我只是懒而已。”

        又过了一会儿,墨凌潇从后台走出来。福叔跟在他身后:“殿下,您真的不压慕瑶小姐,而要全部压楚姑娘么?不如我们匀一匀,一人一半如何?”

        墨凌潇没有理会福叔,淡然对等待着的几人道:“走了。”

        几人的身影出了皇城赌坊,福叔在背后叹气。

        他的内心还被刚刚的那笔巨款所震撼,希望这个楚姑娘不要让凌王殿下的一片心意打了水漂啊。

        但他又笑着摇了摇头,凌王殿下这番,应该终究是错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