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燕鸣初啼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回 邺城石氏终成族灭 百官劝进冉闵登基

第九十三回 邺城石氏终成族灭 百官劝进冉闵登基

        处理完李鉴,冉闵只一个踉跄,几欲摔倒,勉强坐在御榻之上。这一夜,石韫死去,曾经的石氏王族已被他下令族灭,曾经的赵国已不复一丝踪迹

        就在这时王泰第一个下跪,只言道:“吾等恭迎魏王即皇帝位。”

        张温也领众将士一起跪下道:“大将军,身负人望,如今羯胡授首,国不可一日无主,末将恳请大将军登基称帝。”

        众军士一并跪下齐声说道:“吾等恳请大将军登基称帝。”

        听罢,冉闵只缓缓起身,身上还是当天大婚的礼服,只衣服上还留有石韫的斑斑血迹。冉闵径直走向殿门,张温欲上前去向冉闵言语,只被王泰一手拦住,众将士目送冉闵出了宫殿。

        如今邺城之内,石氏皇族诛杀殆尽。邺宫之内,太武殿之上,皇位空悬。

        一连数日,冉闵自从回到大将军府中闭门不出。邺城之内大乱,窃贼流寇四起,城内人心惶惶,邺城之内朝政瘫痪。

        如今大将军府门前,谒见的朝臣络绎不绝,诸事皆需大将军定夺。

        朝臣聚集在大将府门前,议论纷纷,“将军府门已闭三日,我等久不得见,国中诸事荒废,危矣。”

        府中主簿蒋干出门向众人解释道:“列位大人请回,大将军自变乱以来身体不适,烦请诸位回府,大将军要静养。”

        一人说道:“将军身体素来矫健,却如今沉珂缠身怪异。”

        这时突然有人幽幽说道:“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这邺城原是石氏天下,将军一汉人如今已得大权,若再不进一步,恐……”说话的正是司徒申钟。

        尚书令王谟却道:“非也!如今石氏已灭,吾等汉臣当归晋室。”

        尚书胡睦反驳,言道:“归晋室?晋室之主乃一黄毛小儿,将军之乞活大军,兵威天下莫能敌。”

        一人慌慌张张,“这,该如何是好……我国危矣。”

        韦謏忽道:“危矣?我看大人你侍奉石氏日久,已忘了自己华夏先祖?羯胡石氏本就窃据中原日久,当复归我汉人之手。大将军当据帝位。”

        “对,当居帝位。”不知是谁起得头,府外群意汹汹。

        一人说道:“将军扫除暴乱解民倒悬,功高日月,当今帝位。”

        这时只看到一人高喊道:“将军若不上顺天意,下应民心,则山河有恙,群臣不安。臣等以死相谏,恳请将军居帝位。”

        饶是如此,群臣在大将军府前也不得近前。这时有人突然高喊道:“找李司空,李农位高权重,与大将军并肩作战多年,若能他也能劝进,此事方成。”

        一人也附和道:“对,找李司空。”

        忽有一人问道:“李农已历三朝,只在大将军之下,位高权重,何人可以延请?”

        众臣只在一片喧嚣之中,找不出合适的人选。

        这时在隐藏在众臣之后的王谟缓缓站出来,上前说道:“吾自石氏先祖石勒以来,简拔于平民之间,年岁居长,当仁不让。”

        见王谟主动请缨,众臣只齐齐向他道谢。

        邺城另一处角落之中,李农的司空府如今却是一反常态,颇为僻静,仿佛这几日的喧嚣与他全无关系。

        大公子悄然进入李农的书房,只将夕食端过来给李农,边端着边说道:“父亲,如今邺城之中诸胡屠灭殆尽,我汉人尽掌权柄,父亲如今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为何这般愁眉不展?”

        李农看着大儿子,只苦笑道:“汝父只有,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一人之下岂非惹人主猜忌。”

        “父亲,我猜冉闵不会的,听闻他与石韫之事,想来必是恋旧之人,父亲与冉闵并肩作战,栉风沐雨多年,想来不会做出此等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之事。”

        李农只长叹一声,“同患难易,同富贵者难,若他还是人臣,吾当然不信。然如今他,他是君,我是臣。”

        “父亲,儿子还是感觉冉闵还是……”

        正在这时,小儿子一瘸一拐的走过来,只向父亲说道:“尚书令王谟求见。”

        李农关切的问道:“你腿上有伤,还是不要多走动,府里有你两位哥哥打理当没什么问题。”

        小儿子笑道:“这条腿从石遵之乱起,已过大半载,如今邺城形势陡变,儿子再也坐不住了,望父亲能了解儿子做事之心。”

        “既如此,汝召王谟进来吧。”

        “是”

        李农看着小儿子远去的背影对大儿子说道:“当时我自退保上白,取兵自救,落下你们兄弟三人,你不会记恨父亲吧?”

        大公子忙劝谏道:“怎么会呢?当时情势危机,谁又能知道,自己能否见到明日的太阳。”

        “我看,我们家那小子,从那时起性情有些变化。也难怪,本是健全之躯,就是当年张豺过于狠毒,只严刑拷打,他的那条腿差点废了。”

        “父亲,事情都过去了,当年都身不由己……”正在说话之间,只见小儿子领着王谟入室拜访。

        只闻王谟只边入府,边道:“老臣恭喜大司空,贺喜大司空?”

        李农只淡淡的问道:“喜从何来?”

        王谟只看向李农的两位公子,两位公子心领神会,忙躬身退后,闭门而出。

        李农见四下无人,暗自说道:“王谟,你我都是太和(石勒称帝时的年号)一朝的老人了,杀戮也不鲜见了,今邺城前朝石氏一族皆相殒命,岂不知下一个轮到的是你我?”

        王谟只笑对道:“李司空,你已知道了。”王谟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司空和冉闵相识多年,投身石氏以来并肩作战,若论在我国人望,只在冉闵之下,今冉闵继承大统,登基称帝是迟早的事,司空当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汝为何忧愁?”

        李农低头叹息,“权位,功名与我如浮云,吾早已看谈。只这中原你瞧,胡汉杀戮,纷争不止,几不知道几时才能停歇。”

        只闻李农言语至此,王谟心中瞬间有一悸动,但仍不确定,只小心翼翼的问道:“吾不知司空之志是何如?”

        李农答道:“当是胡汉各居其所,不复相争河清海晏,万世太平。”

        王谟继续试探道:“司空之言,下官感佩,然如今晋室鄙远,偏居江南,中原沦于胡人日久,几不闻王音久已。臣听闻晋室朝堂暗弱,只孤儿寡母当政,皆被权臣把持,不知……”

        只听李农只重重的捶击了案几,“吾等原属汉人,今胡族已灭,当复归晋室。”

        “好!”王谟陡声言道,“既如此,臣愿追随司空左右,以助将军成其心愿。”

        闻听此言,李农只怒斥道:“汝休得胡言,石氏待你不薄,汝若是大将军派来的,休要拿此等言语试探于我,要杀要剐随你便,切莫在此费如此口舌。”

        王谟此时噗通一声跪下,只道:“司空你确实误会我了,是我自己要来的。”

        李农只狐疑的看着他,只见王谟继续说道:“五胡乱华久矣,今胡人授首,汉人奋起,趁此机会当南连晋室,西和张氏,复我汉家社稷方是上策。”王谟言辞确是恳切。

        李农也觉得太过,只扶起他说道:“刚才是我一时不察,还望思贤(王谟的字)切莫挂在心上。”

        王谟也紧握李农的双臂,说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司空大人自谦了。”顺势站起。

        李农,只转色道:“听王大人这样一说,吾等当投奔晋室?”

        王谟他那儿混浊的眼睛里登时明亮,“错,如今我国形势复杂,各方实力盘根错节,加之冉闵在乞活军中人望无出其右者,吾等要尊冉闵为帝。”

        李农听罢他的话,瞬间推开他,怒斥道:“原来说了那么多,你还是冉闵的说客,我李农岂是这种贪生怕死的小人,”

        王谟不以为意,只继续说道:“将军,吾等孤身南投,只是多两三无用人尔,当以举国相附。”

        “举国相附?”李农思索着。

        “不错,当举国相附。”

        李农大疑,“你是说,依然尊冉闵为帝,然后……”

        “不错,正是。”

        只听,“嘶”的一声声响,一把长剑只从挂在墙上刀鞘中抽起,直直的向王谟砍来,王谟也不回避,只闭眼迎接最后时刻的到来,李农没成想到王谟并非贪生怕死之辈,只不回避。心下大急,只用自己另外一臂去挡,只鲜血滴在王谟的脸上。

        “司空,司空大人,汝何苦要如此,老臣只是在想万全之策,冉闵英雄盖世,乞活军中人望目前无人可比,骤然取之恐我国动荡,只待冉闵稍晋帝位,然后徐徐图之。再说了,冉闵与司空相交胜似手足,司空大人要是不肯,到时只幽禁他罢了。”

        李农只直视他的双眼,质问道:“我不知道你说话之真假,然我何以为信,若到时情势有变谁人能信之。”

        却见王谟只一把抓住李农欲要收回的佩刀,手掌的鲜血顺着那刀刃慢慢流淌,说道:“李司空若是不信,老夫以此利刃剖我丹心。”

        “王大人,”李农只瞬间抽出,言道,“言重了。”

        在大将军府内,冉闵只坐在昏暗的内室之中,这时“吱”的一声,府中主簿推开内室的门,一丝阳光只射向冉闵前头案几上的浑黄的手帕,那绣的那颗腊梅,却已然鲜艳。

        蒋干上前说道:“申钟,申司徒求见。”

        冉闵只收拢思绪,申钟也是积年老臣,颇有声望,随即说道:“快请。”随即把那方手帕收下。

        申钟入府,来不及整理仪表,只道:“大将军,府外劝进之人络绎不绝,如今石氏残余皆云集于襄国,国不可一日无主,为救社稷,大将军万物推辞。”

        冉闵只淡淡的说道:“吾知汝之心,明日我自当上朝与群臣议事,然帝位之事切莫再提。”

        申钟闻之大急,“将军,你这是何苦来哉?世人都知道石氏辱将军过甚,将军一忍再忍,方才痛下杀心除石遵,石鉴。若无将军,石氏天下早就分崩离析了,今邺城石氏族灭,群龙无首。如今襄国之内,石氏残余又在聚拢兵马,恐不日南下,当务之急,将军当速速重整旗鼓,登帝位以安群臣之心。”

        冉闵只沉思一会儿,缓缓说道:“吾等原属汉人,今晋室犹存,朝中不免有人人心思晋,此时贸然称帝……”

        申钟心中不由大喜,大将军果有心结,乃是晋室,边劝道:“晋室暗弱,权臣横行,想永嘉之乱时,弃中原遗民而不顾,百姓生灵涂炭,结坞堡以自受,虽有祖逖、刘琨奋起于倾颓之际,奋力抵抗,然晋室熟视无睹,坐实此等英雄白白灭亡。今大将军功高德昭,晋室岂能与大将军威望相比,臣亦追随大将军,托大将军以成功业。”

        “小人恳请大将军登基称帝。”正在这时,只见栗特康已闯入,直言道。

        那日石韫死时,将这胡人小儿托付于冉闵,冉闵见他伶俐,自有一股少年英气,也颇为喜欢。只收他在府内做一个中庶子,许他在府内自由行走。

        “胡人小儿,岂敢在此妄言,还不快滚。”申钟只怒道。

        这时冉闵却道:“申司徒何必为这小儿一般见识。”

        申钟只瞥见冉闵的眼神对着小儿充满慈爱,心中已然明了,就是都中传言那日在皇宫中的,胡儿,深得大将军喜爱。如此申钟只辞谢,出府。

        第二日,群臣上表,司徒申钟、司空郎闿等领衔臣子四十八人,联名上书,愈加尊号于石闵。

        光禄大夫韦謏接过话头,“大将军,忠心日月可鉴,虽伊尹,周公不能及。前朝石遵、石鉴之流能窃居帝位皆是大将军之力,今石氏尽灭,大将军当上应天命,下顺民心,以案群臣之心,登基称帝。”

        此时冉闵已在台阶之上站立,回身远望銮座,俯视群臣,说道:“臣闵,功薄德浅,才具堪微,若居帝位,心中实为惶恐,恐难堪大任。”

        这时光禄大夫韦謏继续进言:“大将军除暴乱,兴社稷,解民于倒悬,扶大厦于将倾,几为中兴之声。虽少康不能居其右,光武不能掩其功,臣请大将军速速登基以安群臣之心。”

        郎闿也言道:“羯族窃居中州久矣,今大将军剪灭胡人,复我汉家江山,其功业之昭,齐桓九合诸侯,一匡天下不能与之比,真是乾坤陡转,山河再造。”

        尚书胡睦亦言道:“自永嘉之乱以来,我汉人地位衰微,几如凡尘,大将军“杀胡令”一出,使得天下胡人胆寒,终不复对我汉人妄加兵刃,扬我汉家军威,汉人刍狗之境终解。”

        冉闵手下的参军,裨将此时也亦在堂下,闻听胡尚书之言,兴奋之情溢于言表,齐齐向石闵谏言道:“吾等将士皆欲奉大将军之号令,万死不辞。”

        如今石氏一族尽灭,冉闵知群臣及众将士群龙无首,时势使然,国不可一日无君。从前几日情况来看,这帝位早晚是他冉闵的。但自古臣子篡位,为显示自己谦逊,迫不得已,都要谦让三次,显示自己皆是应群臣之意,勉强登基。如今虽然已有群臣的劝进,但只一次就同意,未免显得自己过于心急。

        此时殿中群臣之首乃是李农,此人从张豺乱政之事就在都中,也是经历纷乱老臣,如此冉闵便拿定主意。

        只见冉闵缓步走下台阶,走到李农跟前,李农此时正在低头沉思,未注意来人。

        冉闵此时突然走到跟前,紧握住李农之手说道:“若论我汉人在朝臣之中人望,无出李农者,本帅愿奉李农为这赵国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