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流放皇子:父皇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夜访金刚寺

第二十二章:夜访金刚寺

        佛堂诵经,到了下午。

        秦渊匆匆而来,脸上洋溢着兴奋之色。

        “殿下,喜事,喜事啊。”

        秦渊来到佛堂,脸上激动难以言表。

        “有何喜事?”江道离淡淡道。

        “听说城外有一处魔火炼狱,里面住着妖魔,还有镇压妖魔的仙师。”

        秦渊道:“昨夜有一人,名九佛爷,将里面的妖魔和仙师都杀了。”

        “哦?”你怎么知道这些?

        江道离诧异道。

        “现在全程都在通缉,寻找九佛爷。”秦渊道。

        “那九佛爷是何模样?”江道离淡淡问道。

        “不知道。”秦渊摇头道:“只知道是九佛爷,具体何模样,也没人见过,现在江天漠下令,全城盘查,可疑人物。”

        “未曾见过,也不知何模样,连一点线索也没有,就全城盘查?”

        江道离淡淡道:“江天漠不怕打草惊蛇?”

        “这就不知道了。”秦渊摇了摇头,兴奋道:“但这是好事,这位九佛爷应该也是一位强大仙师,还与佛门有仇,若是能请来帮助殿下就好了。”

        “本殿下何德何能,能让仙师相助?”

        江道离摆手道:“这天下仙师,你见过几个好人?他与佛门有仇,未必与我们为友。”

        秦渊神情一凛,道:“殿下所言甚是。”

        仙师都想要灵蕴供奉,别说不知道九佛爷是谁,若是找出来了,估计也是索要供奉的仙师。

        “好了,你下去修炼吧,别跑出去了。”

        江道离拍了拍他肩膀:“你现在有修为在身,不可轻易露面,以免被人察觉。”

        “是,属下明白。”秦渊恭敬应道。

        江道离继续诵经,佛堂再次响起诵经声。

        一直到傍晚。

        “殿下,大事不好。”

        小蝶慌慌张张跑了过了,神情难看:“江天漠带人来了。”

        “嗯?”江道离眉头一皱,道:“他带人来作甚?”

        “江天漠说要查九佛爷,全城任何地方都不能放过。”

        小蝶深深低头:“身边还跟着一位和尚,外面家丁快拦不住了。”

        “那就让他们查吧。”江道离淡然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可是,您贵为殿下,怎能让一个城主搜查?”小蝶张了张口,脸上满是气愤之色。

        “哪来什么尊贵。”江道离摆手道:“告诉府内所有人,不得反抗,任由他们搜查,去吧。”

        “是。”小蝶无奈,只能转身离开。

        一道阴冷鬼气飘荡而来,袁紫菱遁入衣袖之中:“殿下,让紫菱去斩了他们!”

        “他们找不到九佛爷,不急。”江道离淡淡道:“今夜我会去拜访金刚寺。”

        “是。”袁紫菱恭敬应声,安静下去。

        江道离继续诵经,念着金刚经和地藏经。

        脚步声传来。

        江天漠带着一位中年和尚,来到佛堂,神情恭敬:“参见九殿下。”

        “不必多礼。”

        江道离站起身来,平静地道:“听闻江城主和大师,要搜寻什么九佛爷,不知可有线索?”

        “暂时没有。”江天漠摇头,跪拜下来:“臣,愧对殿下,今日之事,请殿下责罚。”

        “阿弥陀佛,江城主何错之有?”

        江道离缓缓道:“那九佛爷得罪佛门仙师,已犯大罪,城主为了全城安全,自当彻查。”

        “多谢殿下体谅。”江天漠松了口气,恭声道。

        “殿下深明大义,贫僧佩服。”中年和尚双手合十,道:“九佛爷罪孽深重,手段残忍,殿下当小心。”

        “多谢大师提醒,本殿下忽有一事不解。”江道离眉头一皱,道。

        “不知殿下有何事不解?”中年和尚恭敬道。

        “九佛爷能斩杀妖魔,佛门仙师,为何要将妖魔镇压于魔火炼狱,而不是镇杀,以绝后患?”

        江道离目光灼灼地注视着中年和尚:“难道,佛门杀不了那些妖魔?”

        中年和尚神色平静:“我佛慈悲,众生平等,纵使妖魔,亦当教化,而非杀戮。”

        “大师慈悲,本殿下佩服。”江道离拱手道:“不知大师可否为本殿下解惑,地藏王明知地狱恶鬼不可能渡尽,为何还要发下大宏愿?”

        “这……”中年和尚一滞,紧接着道:“地狱悲苦,恶鬼罪孽深重,地藏王大慈悲,超度他们,这是菩萨该为之事。”

        “就如魔火炼狱,禅雪仙师,坐镇魔火炼狱,度化妖魔一样。”

        这能一样?!

        江道离心中冰冷,还是道:“多谢大师指点,那就不耽搁大师了,希望大师早日卓拿到九佛爷。”

        “我等告退。”江天漠恭敬道。

        佛堂再次恢复平静,诵经声很快响起。

        “虚伪的秃驴,真是令人恶心。”袁紫菱声音响起:“真想撕烂他的嘴脸,明明是他们利用妖魔谋取灵蕴。”

        “修行法多少了?”江道离淡淡道。

        “已有三百本了。”袁紫菱道。

        江道离平静道:“今夜你在城内,寻一些武夫,将修行法送给他们。”

        “是。”袁紫菱恭敬道。

        “将一切说清楚,不可倚强凌弱。”江道离冷声道:“本殿下要的是修行人,抗衡仙师,不是培养出仙师。”

        “紫菱明白。”袁紫菱应道。

        夜幕降临,袁紫菱化作鬼气离开,身上都江道离的力量掩藏,不担心被发现。

        江道离换上黑衣,悄无声息离开皇子府,前往金刚寺。

        白天来搜查他皇子府,他这位皇子,自然要回敬一番。

        金刚寺内,灯火通明。

        江道离来的正是时候,这些和尚,正在大殿议论他。

        “方丈,今天搜查了皇子府,会不会得罪这位皇子?”中年和尚恭敬问道。

        “怕什么,一位无权无势的皇子,只能混吃等死而已。”

        一位老和尚接话道,言语中满是不屑:“江天漠这位有权有势的城主,不也得看我们脸色?”

        “这位皇子,可有什么异常?”释明方丈淡淡道。

        “没有异常,一心诵经,倒是质疑了一下,为何我们不杀了妖魔。”

        中年和尚笑道:“还问小僧,地藏明知地狱不空,为何还要坚持度化地狱,菩萨的事情,我能知道吗?就算知道,我也不可能回答他,真是可笑。”

        “嗯?”释明方丈眉头一皱:“他真这么问你?”

        “是,方丈,难道这位皇子真悟出什么东西了?”中年和尚见他脸色不对,不由道。

        释明方丈摇头道:“应该不可能,只是想到了他。”

        “他?”群僧好奇地看着方丈:“他是谁?”

        “了尘。”释明方丈叹道:“他在时,也曾问过这个问题。”

        “了尘?跟随圆空仙师离开的扫地僧人?听说他还在很多佛经留下注解。”和尚们诧异了下,也道:“了尘也只是个普通僧人,方丈何必多虑?”

        “只是一样的问题,想到了他。”释明方丈摇头,不再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