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巴塞丽莎的复国日记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Do you hear the peop…(2)

第十一章 Do you hear the peop…(2)

        格里高利吃力地将左手向上抬起了一些,一块面包忽地出现在了他的手心中。可他的手却好似承受不住面包的重量,无力地落回了地上,面包也随之摔了出去。

        在得到医生的照料后,他的身体逐渐好转。话虽如此,他的身上却还是缠满了绷带。虽说已经能够起身行走,但迈起步子来还是很吃力;左手看不出什么明显的伤势,    但却连面包都握不住了。

        而由于身边聚集着许多亚伯拉罕正教会的信徒,比起身体,倒是他的魔力先恢复了一些。

        “足够我直接回到科隆,或是在汉堡市内把三个人进行一次短距离的转移么……?”格里高利估量着自己力量的恢复情况。

        据这几天新来的人口述,汉堡市的神父和修女依旧被挂在广场上示众。奥托公爵有意不让他们提前死去,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送去食物和水。而神父和修女也不抗拒。奥托公爵送去食物,他们就吃;送去水,    他们就喝。就这样苦苦维持着自己的性命——哪怕活着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格里高利知道,    他们是在等待救星的出现。

        只是要救出这两个人倒也不难,只要在广场附近准备一辆马车,用格里高利的魔法把他们转移到马车上,然后再坐马车逃到施塔德就行了。即便是在汉堡市,在魔力充足的前提下只进行短距离的转移的话,那两人也不至于会因魔法而受伤。

        但是,这个方案也就是能救出“两人”罢了。阿勒曼尼联邦在那之后只会变本加厉的迫害亚伯拉罕正教会。这是格里高利所不能接受的。

        就在他苦苦思索救人的方法的时候,不远处传来奥托公爵的声音:

        “瑞典王,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天方帝国的教会产生同情。但在政治中太多地带入自己的情感,是绝对成不了大事的。”

        另有一个女孩很烦躁地回答道:“说完了吗?我还是那句话,海盗王国保持中立。有争端,出了施塔德随你们怎么解决!”

        格里高利正躺在地上,看不到那两人。但毫无疑问,说话的人就是那个“凯旋者”。

        奥托公爵的声音再度传来:“瑞典王,既然你已下定决心,那我就送你一句忠告——你也许是一个英雄,但你绝不是一个合格的王。你知道如何获取胜利,    但你会在一次次的胜利中迎来灭亡!”

        听两人之间的对话,    似乎奥托公爵是要瑞典王交出亚伯拉罕正教会的信徒,而瑞典王拒绝了。令格里高利感到疑惑的是,对于奥托公爵这般富有攻击性的言辞,瑞典王竟然没有出言反击,竟像是默认了他说的话一般。

        可格里高利却听不惯救助亚伯拉罕正教会的王被这么指责。等奥托公爵的声音远去、瑞典王的声音回来的时候,他用尽全力喊了起来:

        “我是科隆大主教,是亚伯拉罕教会阿勒曼尼联教区的最高负责人,我要见瑞典王!”

        ……

        格里高利被抬到一个房间,又被扶到一把椅子上。艾拉坐在他的对面,直勾勾地盯着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们两人都极其震惊。格里高利曾一度把艾米认成瑞典王,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做数学题做到脑子出问题的小女孩才是名震天下的“凯旋者”。而艾拉虽然知道格里高利是亚伯拉罕正教会的信徒,却不知道他的地位有这么高。

        在格里高利开口之前,艾拉就抢先问道:“你是阿勒曼尼教区的最高负责人,也就是说,你是‘使徒’?”

        “是的,没想到瑞典王这么了解亚伯拉罕正教会。”

        “那你的魔法一定很厉害啰?它能办到什么事情?”

        “办不到什么大事,只是能把一个东西从一个地方移到另一个地方罢了。”

        “从一个地方移到另一个地方?什么都可以么?要是连一整支军队都能转移,    那可是很厉害的!”

        格里高利没有领会艾拉问这句话的含义,出于震慑瑞典王的目的,淡淡地回答道:“有点困难,    但也不是办不到。”

        “其他使徒也能办到同样事情么?”

        “每个使徒的魔法都是不同的,我是最丢人的那个,一进异教徒的的土地,力量就大不如前了。”

        见艾拉问完了,格里高利做出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问道:“我听说瑞典王的姓氏是西庇阿?这似乎是七丘帝国王室的姓氏,不知道这个传言是真的还是假的?”

        艾拉摇了摇头。

        “七丘帝国的巴塞丽莎确实曾被野兽之王俘获,但她在安提利亚给那里的岛主下毒,已经被处死了。我是她的一个随从,侥幸绑了野兽之王几个忙,爬到了这个位置。因为我是平民出身,怕难以服众,出于自己的私心,才借用了一下这个姓氏。”

        “我看瑞典王你的头发干巴巴的,似乎有什么疾病。”格里高利不动声色地说了一个慌,“我侥幸得到过一个能治头发的方子,能让我细看一下你的头发么?”

        艾拉犹豫了一下,割了一缕头发交到了格里高利手上。格里高利把头发凑到自己的眼前自己看了看,用手指搓了搓,放鼻子前闻了闻,最后甚至放进自己的嘴里抿了一下。

        “你在干什么!”艾拉生气了。

        “抱歉,只是在进行诊断而已。”格里高利把嘴里的头发吐了出来,“很抱歉……瑞典王头发的问题,我的那个方子可能没法治好。”

        短短的几句对话,却是对艾拉生与死的审判。

        艾拉的头发被丹的炼金药水变成了黑色,对不了解她的人来说,是绝不会把她往七丘帝国那个金发的巴塞丽莎上想的。

        但格里高利知道七丘帝国的巴塞丽莎被海盗俘获的事情,海盗王国的瑞典王名为西庇阿,他免不了怀疑那就是同一个人。索要艾拉的头发,就是想看看这黑发是不是用染料后天染的。

        对使徒的警觉以及丹的炼金术帮了艾拉。

        从格里高利的几句话中,艾拉已经判断出格里高利就那个把七丘帝国的舰队转移至安提利亚的使徒。在格里高利问及她身份时,她就用艾米的经历现编了一个慌。

        而丹的炼金术可不止是用染料把艾拉的头发染黑而已。他那时是把药水往艾拉的口里灌下去的。那之后,艾拉的头发已经修剪了好几次,可每次新长出来的头发都和之前那样,呈现出干巴巴的棕色。

        见格里高利仍有怀疑的样子,艾拉把心里的恐惧埋藏下去,出声质问道:“天方帝国的使徒要见我,应该不只是为了治我的头发吧?”

        格里高利决定暂时把这件事放在一旁,毕竟就算艾拉真的是七丘帝国的巴塞丽莎,现在也不是处理她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