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二爷你家小祖宗A爆了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二章:短暂的笑容

第五百一十二章:短暂的笑容

        大家嘻嘻哈哈的还不当回事呢,可随后看见那满是真正杀气威胁的眼神,便瞬间说不出话来了。

        大家只是在外面兼职当打手,哪里见过这样的气场。

        都只是混口饭吃,不想真的惹上事情。

        “不该你们过问的事情不要多问,小心好你们的狗命,不然到时候……”

        云素缩在后方,逐渐脱离迷药的晕眩感,有了自己的意识可以正常思考。

        云柯深的人想要把她带到哪里去,她藏在身上的东西有没有被发现,u盘这些人会不会相信,到底有没有全部撤离刘屠户的家……

        每一样都不能出现错误,不然效果都会大打折扣,到时候一定对于他们的计划出现一些问题。

        云素感受着自己绑的很紧的鞋带,貌似没有变动过,只是她放在口袋中那些迷惑人的信息全部被掏空了。

        看来这些人已经对她进行过一番检查,只是并未想到更深处。

        车突然停下,云素以为到了地方,慌张闭上眼睛后,听见前方传来痛骂声,还有不断拍打着方向盘的响声。

        开车的人气的脸红脖子粗,等着前方碰瓷的老太婆,把头伸出脖子外面激情喷字,“连我们的车都敢碰瓷?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老太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嘴一张就是哎呦呦的惨叫声,根本不管警告声音有多么的可怕。

        也是因为这样的动静,四周的人视线逐渐望来,司机还想来继续激情对骂,来展现自己的凶猛。

        可话头很快便被拦住,领头人戴着黑墨镜,望着前方的情况,面色阴寒,十分不爽快。

        “给钱,让她走。”

        司机包括车上的其他人都是一愣,“她是碰瓷,我们距离她那么远呢,而且还有行车记录仪……”

        领头人,却丝毫不听,只重复一遍,“给钱,让她走。”

        司机不乐意,他只是来兼职一个工作,哪来的钱啊。

        可话还没说出口,一沓钱便出现在众人眼前,目测看上去至少有两万块钱。

        这么随意廉价的碰瓷就能让人赚了两万块钱,这是不是也太轻松了点?

        可到底这不是自己的钱,司机下车把钱砸给面前的老太婆,心理还是不爽,硬是指着人让她滚远点,扬言今天心情好才放她一马给点钱,不然直接抓到警局里好好对簿公堂。

        其实他们自己都不敢接近警局,毕竟他们现在车上还绑着一个据说千金大小姐的人。

        也就只敢嘴上放放狠话,心理虚一虚了。

        老太婆不管这样,把钱拿起来直接揣进买菜包里,乐的开心一摇一晃的走远,四周看戏的人都被惊呆了。

        有人想要录下视频,可是手上动作刚慢了点,车便已经开走。

        云素闭着眼睛装着不知道多久,估摸着时间有十几分钟后,车再一次停下。

        心脏悄悄打着鼓,听着周围的车门各自打开,那些人纷纷下车,自己闭着眼睛也在后备箱打开时觉察到一抹刺眼的亮光出现。

        四周听不见人声车声,应当是来到了偏僻人迹罕至的地方,仔细听还有鸟叫声不断响起。

        云素心中拿不住主意,想要睁开眼睛偷看一眼,又完全不敢乱动,生怕这些人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一旦被发现自己其实已经醒了,到时候她的麻烦可能就会出现。

        就让鞋子里的设备多发挥一点作用,哪怕位置不能定的非常准确,至少在这附近也是可以的对吧?

        云素是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扛在身上,就像是搬运工扛麻袋一般,这人步伐稳健,十分稳妥,一直到把云素放到椅子上,用绳子固定绑好手腕时,云素都没有露出痛苦的神色。

        而这时尾随着的那三人已经接近了这一片,其中刘屠户看见开始的轨迹走向心中便有了猜测。

        此刻毛先生发现导航附近没有路时,他肯定出口,“我知道这里是哪里。”

        刘玉生惊讶的看向他,“叔,你怎么知道的?这一片根本没有路,早都荒废了。”

        刘屠户坚定的点头,表示自己就是知道。

        “如果不出意外,云柯深应该是让人把云小姐带去了那个厂房里,之前云柯深就让我和赵蓝月把云小姐骗进去,但后面计划失败,没想到他会这么执着这个位置。”

        毛宏达不认识这个地方,更不知道这里有个废弃厂房,让自己的人率先按照刘屠户所说的位置进去探查了一番,确定他说的没错,里面的确有人后,三人才开始行动。

        毛宏达年龄虽大,可身强体健,行动比起刘屠户那是同样的快速,就连与刘玉生比较起来都丝毫不逊色。

        刘玉生走了没有一截便累的气喘吁吁起来,哼哧哼哧个不停。

        可看见身前两人丝毫没有动静,甚至依旧缜密的观察着四周,只觉得脸皮薄弱的发红发烫起来。

        这会不会……

        毛宏达注意到后第一时间询问他需不需要休息,手下的人一直在四周看着,立刻递过来一瓶水。

        刘玉生尴尬的接过,坚持自己可以,他只是昨天没休息好,“其实我平时的身体也不错的。”

        毛宏达只是笑笑,没有接话。

        刘玉生的脸却通红起来,觉得自己在两个前辈面前丢了面子,接下来的时间积极表现,趴山坡横跨小溪,淡定喘息。

        结果临近目的地,他的小腿突然抽筋了起来,疼的他满地打滚。

        毛宏达和刘屠户头有些疼。

        一旁听凭毛宏达指挥的几个职业手下也被惊住了,当即按住刘玉生的腿,指尖捏住后只疼了一阵便过去了。

        刘玉生狼狈的一头汗,刚想说话,视线余光瞥见对面不远处的厂房门口被打开,有两个男人向他们这边走来。

        “快躲起来!”

        他也不是一无用处的,毛宏达和刘屠户年纪大了,耳朵并不是很好,那手下身高马大只能藏在树上,距离太远丝毫听不见。

        唯有刘玉生侧耳听着,越听眉头皱的越紧。

        很快,那出来放水的两人离开,几人重新聚在一起,面面相觑后露出短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