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二爷你家小祖宗A爆了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四章:我们一起死

第五百零四章:我们一起死

        云素回到座位,在众目睽睽之下按开了录音笔,里面的内容全程外放。

        赵蓝月就在这样的时间中,惊慌无措到心如死灰。

        她完了,她彻底完了……

        顾蓦尘不会放过她的,顾老爷子也不会,她现在丝毫底气都没有,她已经一无所有了。

        赵蓝月不敢想象自己接下来会有如何的遭遇,跪在地上一步步挪向顾老爷子,声嘶力竭的表现着自己的委屈。

        “那些不是我说的,那都是假的,这一定是合成的声音!”

        顾老爷子冷眼看着地上的赵蓝月,未发一言。

        现在没有一个人敢出头为赵蓝月说话,也不会有人站在她的身边。

        赵蓝月千不该万不该便是对云素动手,招惹了顾蓦尘的后果,便是彻底惹恼了顾老爷子。

        那样阴损的招,已经不是开玩笑恶作剧的程度,根本是要对云素下死手,恨不得她身败名裂,毁了她的一辈子。

        而她做事不干净,留下证据太多,只显得愚笨不可及,这便是众人心中都瞧不起的那些拙劣手段。

        赵蓝月见顾老爷子不搭理自己,明白自己彻底没了机会,双手渐渐松开了紧握着裤腿的行为。

        视线在这四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精神看上去很是不好,似笑又似哭,很是吓人。

        而这都不是最可怕的。

        最吓人的是,录音播放到最后一段,赵蓝月隔着卷帘门对云素发泄了最后的放纵,认为胜券在握时的丑陋样子,可笑话语。

        赵蓝月细细听着,这才发现自己原来在他人的视线中那样的疯狂。

        她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既然事情都已经败露了,看这样子,顾家是不会留着她了。

        她失去一切之前,也要撕下云素肮脏的嘴脸。

        云素收起录音笔,承认自己早有怀疑,并没有把佣人小丽的事情说出来,只吐槽赵蓝月的模样很是反常。

        赵蓝月抬眼,视线从那凌乱松散的长发中穿过,就这样瞪着云素,很是阴森的画面。

        “你一定从那个时候就在嘲笑我了吧?”

        云素但笑不语,顾蓦尘走过来落座在她身旁,两人距离凑近,姿态亲密。

        谁看了不夸赞一句,好一对般配恩爱的小夫妻。

        赵蓝月看了只觉得心中熊熊大火喧嚣不已,沸腾的燃烧着嫉恨与扭曲多年的羡慕。

        “你是不一样的,你得意啊,你轻而易举就可以拥有的一切,是我这辈子都得不到的,云家大小姐,多好听的名头。”

        云素冷眼看去,“怎么?你是怪你妈不姓云,姓了赵吗?”

        全场寂静,顾蓦尘一声轻笑彻底打破了僵局。

        就连赵蓝月都干瞪着眼睛,一时间不知道应当如何辩驳。

        “你什么都拥有了,你不愁吃不愁穿,拥有一切,凭什么不能分给我一些,反倒是把我们赶出家门,让所有人看了嘲笑不已!”

        赵蓝月口中,她和赵雅梦就好像是受尽欺负的无辜柔弱女子一般,而本就是原配,真正的妻子云落处却不应该把小三赶出家门。

        “你的意思是要我把章谭默打倒在地,让他跪着恭迎你们两个外室加入进来瓜分他人财产,后为所欲为?”

        云素越听越觉得赵蓝月这个人是个疯子,“你和你妈如出一辙,一样的不要脸不要皮,一样的婊子内心,自认做三高贵,自认破坏他人家庭值得炫耀吗?”

        “不准你侮辱我妈,你凭什么提她!”

        赵蓝月气极了,起身便要撕打云素,却被云素眼疾手快的抬脚踹道在地。

        云素收回动作,冷笑不停,“我说了,不要轻易招惹我,几岁时候的你听不懂就算了,怎么现在还听不懂呢?”

        赵蓝月在地上滚了半圈,浑身疼痛,双目赤红,“云落处才是小三,分明是我妈先来的,要不是你妈那个样子勾引爸,他怎么会被迷惑了心智!真正的小三是你才对,你才是那个私生女!”

        顾蓦尘要伸手护住云素,被她反手推开,大步向前抓住赵蓝月的头发向后扯。

        云素对于这三个人同样的恶心反胃,可这些人就像是秋后的蚂蚱,总是喜欢死前也要蹦哒的欢快。

        惹人不快,让人心烦。

        “关于谁是小三的话题,你应该好好去问一问章谭默,问问你的好父亲当初怎么跪舔,怎么隐瞒真相,怎么求着我母亲嫁给他。”

        赵蓝月伸手要抓云素的脸,可头皮吃痛的厉害,就像是一个不小心,下一秒头皮就会脱离的害怕感。

        云素松开手,把人推回原位,居高临下的望着这可怜虫,“你应该多谢谢你的好父亲,为了保护你不要命一般把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可惜你个废物,总把自己往死路上逼。”

        赵蓝月趴在地面上苟延残喘,看着四周那些曾经多么熟悉的面孔,这么多人的脸,她却连顾谦这个身为丈夫的人一面都没有见到。

        神经仿佛就在这一瞬间崩断了,她不断的大笑着,傻笑着,指着云素的那张脸笑个不停。

        “我是废物?我怎么可能是废物,我以后的男人那必须是最好的,你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我要把你压在泥中!”

        赵蓝月低下头来,看着鲜血淋漓的双手,丝毫察觉不到疼痛的存在,“顾谦他算个屁!他从头到尾就是个废物,也就只有身在顾家他才算是个男人,离开了顾家,谁特么的能看得上他?”

        突然她摸着肚子,视线落在顾老爷子身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我怀孕了,可是孩子谁知道是不是顾谦的。”

        顾老爷子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我觉得顾谦那个男人根本不能生,你们指望他来传宗接代?他就是个笑话,外面的情人早就把他给掏空了!”

        顾老爷子不愿再听下去,指使管家,让他立刻把人带下去,“滚!从此不准她再出现在顾家!”

        赵蓝月深吸一口气,突然站起身错开管家的手,掐住云素的脖子便要和她同归于尽。

        “我们一直死吧!纠缠了这么多年,我们现在就解决了所有的事情,我们一起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