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二爷你家小祖宗A爆了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五章:噤声

第四百八十五章:噤声

        云素情绪高昂,眉飞色舞的把喜悦写在了脸上。

        顾蓦尘刚到家看见她这副样子便明白,云柯深今天的模样一定很狼狈。

        “货物安排好了?”顾蓦尘脱下西装外套交给佣人,大步走到云素身边落座,“今天这件事情一定会让他怀疑我们是否中计,那批货物他会找人查探,只要让他按照他原有的想法进入下去就好。”

        云素当然明白,这些事情她已经安排妥当,那些人保密协议都签下了,该领取的报酬也都装进了口袋里。

        “十拿九稳,决不会走漏风声。”

        云素虽自信,但她不会自负,明白顾蓦尘的意思后,便通知下去提高警惕,只等所有人都回以满意的答复后,才松下口气。

        这场关于云家与云柯深之间才仇恨终于拉响了警报,正式进入了关键点。

        第二天,云素便带着董事们前往厂房,进行表面看似的货物销毁,实则不过是毁掉了这些年来本就废旧的商品。

        只需要一个流程,便能让云柯深略微放下警惕。

        等到这边结束,一行人匆匆来到另一处厂房,刻意把两者关联牵扯到一处去。

        管家全程陪同在云素的身边,把云家对于这两件事情的看重更加放大。

        暗中观察的人查看许久,并未察觉异样,拍下几张照片后,才匆匆离去。

        “云总,那人走了。”

        有人从外面钻进来,靠在云素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云素点头,“好,我知道了。”

        厂房内的流水线员工紧张的两臂发抖,不明白这些老板都是怎么了,这个月都是第几次来巡视了,一点征兆都没有,弄得所有人工作都不敢放松,效率直线上升。

        暗处的人从郊区回到市中心,背后便是云氏集团,他头也不回进入对面的高档小区,熟门熟路的按下电梯,不一会便进入到了一套复式公寓内。

        云柯深站在落地窗前,望着对面的大楼目光深沉,听闻身后的动静,把手中的酒杯交给佣人。

        “boss,今天货物已经进行了销毁,根据时间和废料的排出痕迹来看,样品一致,并无异样。”

        云柯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他说不出问题来,“云素去了吗?”

        “去了,包括几名董事,就连管家也一同跟随,众人神色很是沉重。”

        云柯深这才放下心来,可能只是自己的遐想,那些人防备心那样重,怎么可能会相信他安排了人却根本没有动手破坏。

        到底还是斗不过他。

        “还有他们现在都去了厂房,里面工人看上去很是疲劳,应该是在赶制新货物,我们要不要借此机会出手……”

        如果这个时候出手,毁掉这最后一批可能性的货物,那云氏才是真正的损伤太多。

        高楼大厦,倒是还不是任由云柯深摆布,只需顷刻间,便能彻底拔起。

        云柯深抬手制止了他的想法,“不用,我们要做的就是不废一兵一卒,从精神上摧毁他们。”

        身后的男人认为这是不是太过于冒险,太不安全了。

        毕竟按照他们这样的赶制速度,很有可能会在随后的时间里真的制作出同一批货物出来。

        到时候一旦交了货,他们再想要借此发挥,可就不太可能了。

        但他只是一个下属,应该做的就是老实听从上司的话。

        云柯深说怎么做,他便怎么执行就好。

        半月过去,云柯深的人再也没有暗中探查过云氏的相关动向,只依靠着安插在公司内部的那些人了解大致情况。

        就连那名屠户也许久未见过,直到云素被顾老爷子推往医院,要她做产检时,意外在医院门口撞见屠户的身影。

        云素停下脚步,看向那名屠户佝偻的身影,以及他身旁瘦小到不符合实际年龄的男生。

        心中盘算着什么。

        这人和云柯深的关系很近,从前的老同学,现在的合作利用。

        云素想着,是否能从他嘴里翘出点什么。

        毕竟他看上去好像很需要帮助,威逼未必可以,但是利诱的话……

        站在一旁的顾蓦尘轻笑出声,“这个交给我,明天一定给你一个让你满意的答复。”

        云素本已经往前走了几步,听闻他如此肯定的话语,瞬间停下,疑惑的看过去,“你有办法?”

        顾蓦尘露出笑容,大手按住她的脑袋往自己怀里塞,见云素要挣扎,从口袋内摸出手串晃了晃。

        “这个,就是秘密武器!”

        顾老爷子交给顾蓦尘的手串,终于可以派上了用场。

        云素并没有怀孕,所以产检根本没有必要,顾蓦尘找人做了一份虚假的,现在只需要走一个表面流程便可以。

        很快两人拿着假报告回到顾家,应付后进入卧室内,才松懈下来。

        云素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的。”

        顾蓦尘摩挲着产检报告的手微顿,但笑不语。

        他不想勉强云素,不如不提。

        云素偷看着顾蓦尘的背影,想到两人之前的赌约,脸有些红,心中又有些烦躁。

        真的要这样吗?

        当晚,顾蓦尘便拿着手串亲自前往村庄,一路顺着大路,走到村内尽头最大的那间小别墅,轻轻敲响门。

        门内传来走动声,过来开门的一名佣人,看到这顾蓦尘便确定,自己没有找错地方。

        佣人狐疑的看着顾蓦尘,不明白天已黑了,这个陌生男子有何事。

        “你有事吗?”

        顾蓦尘向内看去,“我找毛先生,请问毛先生现在方便吗?”

        说着,顾蓦尘拿出手串递交给佣人,“请帮我把这珠手串交给毛先生。”

        佣人点头,让顾蓦尘稍等片刻,随后拿着手串快速进入院内。

        顾蓦尘静等在门外,看着四周的景象,粗壮的树枝,粗糙的地面,几只看院的小奶狗冲他哼哼唧唧的嚎叫着。

        一切都是寻常村庄的模样,除了眼前过于奢华的别墅,以及并不应该存在在这里的佣人。

        身后路过几个村民,本身正在热聊,突然看见站在这里的顾蓦尘,以及他所在的地方,瞬间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