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二爷你家小祖宗A爆了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章:压抑

第四百七十章:压抑

        云柯深是个疯子,这是云素第一次真实感受到,一个人可以疯到这样胆大包天的程度。

        可让自己一次次看着那个疯子从眼前逃走,云素只觉得自己是在纵容杀母仇人。

        敌在暗处我在明处,她的一举一动对方都清清楚楚,可想要防备云柯深,却难上加难。

        云素开车回顾家的途中,突然想起什么。

        云柯深突然回国,和云家有没有关系?

        或者说,云家会不会早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方向盘一打,云素不准备回顾家了,她要去云家看一看,如果云柯深回国与云家有关系,他此时应该正在前往云家的路上。

        路上,窗外暖风扑面,吹的人心神恍惚。

        云素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

        是期待到时可以抓云柯深一个现行,还是期待云柯深与云家并无任何瓜葛。

        到底是云柯深害死了云落处,云素无法接受,云家在这种前提下,因为继承的问题,而对云柯深宽松处理。

        甚至可以袒护着他。

        这样纠葛的心理在她心口反复徘徊着,一直到车停在云家的路口,看着不远处敞开的云家大门,云素的心跳直线飙升。

        那辆并没有看清拍照的黑车没有出现在视线内,云素的心跳却更加紧张了起来。

        云家祖宅院内停着一辆车,云素不敢下车查看,担心会被发现,到时候牵绊出行动。

        就这样坐在车内探头探脑的望着,发觉车型不一样才彻底松口气。

        看来云柯深没有来这里,他回国信息云家根本不知道。

        云宅门口,佣人拎着两包垃圾走出,丢在垃圾桶内后,又晃晃悠悠走回去,大门关闭,彻底隔绝了视线。

        云素启动车,目光坚定的开往一条小路,导航多次询问后,给她指了一条陌生的道路,通往章谭默口中所说的南郊。

        南郊位置偏颇,人烟罕至。

        那个位置是最适合建造别墅区,却也是最少有房屋的地方。

        这附近从前的一家养老院,某天深夜里离奇失了大火,整个房屋都烧着了,在内熟睡的老人无一个逃出来,除了当晚看门闹肚子的保安大爷。

        自那以后,这一片的人就越来越少,传言也越来越难听,一直到有人买下地皮,推毁破旧损坏的老房子。

        想必那个人就是云柯深了。

        一个疯子配上这样的地方,倒也是合适。

        云素顺着导航的指引,开进了一条便宜的小路,四周杂草丛生,一根树枝突然从玻璃窗缝隙内探进来,打在云素的额头上,瞬间便红肿了一块。

        云素吸了一口气凉气,把玻璃窗全部关上,任由那些枯枝剐蹭着车外,留下一道道难以消灭的痕迹。

        从最开始仅供两辆车并排通行的小路,再到仅有一辆车通过的羊肠小道,现在又变成了一条拥挤的杂草地。

        云素把车不确定的开上去,一路顺着这边草地开了接近五分钟,在下一个转弯口总算看见了光明。

        车停下,云素手搭在门把手上,拉开一条缝隙又缩了回来,给顾蓦尘发送了一条信息后,才彻底推开了车门。

        不知是不是别墅主人个人爱好,别墅前方杂草丛生并没有修剪,不仅如此,云素一脚踩下去便被扎到浑身不舒服。

        仔细看,裤子上还粘着不少奇怪的小虫子,看上去让人很是不适。

        云素拍掉那些虫子,抬脚往前继续走着,越接近别墅的地方,杂草便越少。

        直接她走到一片草地只到脚面的高度时,这才真正接近了别墅附近。

        云素停在一颗大树后,看着对面不远处的别墅,果不其然在院内看见一辆黑色轿车,正是方才在机场见过的那一辆。

        一个陌生男人从房间内走出,转身对门内的人不知道说些什么,过了两分钟才转身关上门,随后进入车内,驶向别墅背后的道路。

        云素松一口气,她担心这辆车从她来时的路走,到时候撞见她的车,她的行踪一定会被发现的。

        一个疯子在这样的地方,遇见自己要算计的人,她孤身一人,是太鲁莽了。

        想到这,云素紧张起来,又看着那幢别墅良久,看不出任何动静,才快速抬脚离去。

        别墅内,云柯深手持一杯香槟站在窗台位置,看着云素匆匆离去的身影,笑的一脸古怪。

        “可爱的小姑娘,有胆子有脑子,可惜啊,做事还是太过稚嫩,竟然敢一个人跟过来。”

        云柯深以为云素是一个人偷偷跟着过来,他还没有怀疑自己的地址早已经被章谭默透漏给了云素。

        云柯深一口闷下那整杯香槟,收敛起笑容后,气势冷峻阴郁起来。

        这偌大的房子内只有他一个人,平日里打扫的佣人管家只会在特地的时间出现。

        云柯深不喜欢与他人一同相处,包括给他开车多年的司机。

        没有一个人值得信任。

        所有人都是贪图他的钱财,都是贪念他的地位。

        “小东西,让你多活几天,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眼前,不然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我也就不知道了。”

        云柯深收回视线,落在那支刚刚拆封的高脚杯上,手指突然放松,价值不菲的杯子便骤降在地面上,摔的残渣飞溅了一地。

        惊的楼下野猫发出惨叫,随后快速逃走。

        顾蓦尘看见短信时刚散会,心里一惊,连忙就给云素打电话过去。

        还好云素那时已经回到了车内,立刻接通了电话,这才免了顾蓦尘匆忙找来。

        “我没事,我只是想要确定他的行踪,他貌似一个人住在别墅内。”

        顾蓦尘此时并不在意这些,“你还在那里?快回来,他很危险!”

        云素后知后觉的背脊发毛,慌张点着头,“你不要担心,他应该没有发现我,我现在就回来。”

        说着,云素发动车子,艰难的在这片草地上转弯后,直冲树林外驶去。

        没多久,便回到了城市的柏油马路,四周人群吵嚷,有了鲜活的真实感。

        云素喘出那口压抑的闷气,那个地方不是正常人可以待的,太压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