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二爷你家小祖宗A爆了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八章:你离我远一点

第四百六十八章:你离我远一点

        顾老爷子意外的看着两人,“就吃这些?是不是今天的菜不合胃口?”

        说着,就要叫佣人再去重新做菜,被顾蓦尘拦了下来。

        他和云素无心吃饭,方才他带回来的资料还没看,而且……

        “我和素素最近胃口不好,已经吃饱了。”

        云素应和,“菜很好,大家慢用。”

        两人牵着手很是恩爱的样子让几人打消了其他念头,只等晚餐散了,才揪住顾父,“看云素那个脸色,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顾父是除了顾老爷子之外,唯一一个没有怀疑这件事的人,此刻听了这话,也是心里一惊,随后便是狂喜。

        “怀孕?”顾父迟疑着。

        从前也许并不会有这个想法,可近月那两人如胶似漆的模样抹不去,谁看了都明白这小两口有多亲近。

        这样的热恋下,怀孕好像并不是一件意外的事情。

        顾父突然亢奋起来,在几人的眼神下,越来越躁动,甚至已经觉得不久的将来,自己就可以隔代亲了。

        “可是怀孕了为什么他们不说呢?”

        一个问题把几个人的兴奋点又重新拍回了原点,只觉得很有道理。

        是啊,如果真的是怀孕了,为什么会不说呢?

        一群人站在一起为什么两人找借口,也没有找到适合的,只面面相觑后,暂且作罢。

        “万一是我们想多了,那多尴尬,这事我们先不要有动作,真的是怀孕的话,蓦尘一定会说的。”

        二楼卧室内,顾蓦尘与云素进门后便直奔梳妆台。

        云素把上面的化妆品护肤品都移开,电脑放置在上面,等待u盘读取的时间里,顾蓦尘把那份纸质文件放在了云素手中。

        云素接过,看着最上方的纯白纸,有些迟疑的看向顾蓦尘,她一时间竟然不敢打开。

        顾蓦尘双手落在她云素脸侧,安抚般的摸了两下,“没事的,你看吧,我出去一趟。”

        顾蓦尘交代佣人夜宵的问题,声音越来越远,随后房门紧闭。

        云素收回视线,知道这其中可能会有什么,顾蓦尘是想要给她单独空间,好好接受现实。

        文件夹翻开,映入眼帘的变成一张照片。

        半张侧脸恍惚看去,云素竟然以为这是云落处从前的某张照片,五官棱角极其相似。

        穿着风衣的男人手里握着保温杯,单薄的身形在直升飞机的风力鼓动下如此明显,看上去脆弱又普通。

        谁会想到,这样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看上去善良老实,实则心狠手辣,双手沾满了献血。

        “舅舅……”

        云素嘴边念着陌生的称呼,反复念了两三次之后,动手摘下这张模糊的照片,放置一旁。

        纸张翻页,后面是云柯深的个人信息,只有寥寥几条,还都是众所周知的那些。

        年龄,身高,外貌,包括他从小在云家的行动轨迹,何时被遣送出国,以及出国后三四年的行踪。

        一直到云素出生后的那几年,突然有关于云柯深这个人的调查就变得艰难了起来。

        接近二十年的信息,总和在一起也不过是潦草几句话。

        云素看着其中的一段话,目光深邃。

        去年,云柯深罕见亲自寄出一份快递,长达半个月时间到达国内,后辗转多地,进入云家手中。

        签收人,章谭默。

        一旁是关于那件快递的模样,看上去与寻常快递毫无异样,一样的普通,一样的粗糙。

        谁又能想得到里面藏的竟然是谋害这家女主人的毒药。

        而收件人还是女主人的丈夫。

        都说艺术源自于生活。

        原来生活也源自于那些故事童谣。

        恐怖童谣。

        文件反复看了两遍,每一样都铭记于心,闭上眼脑海中都是云柯深的模样。

        这一切都锁在密码箱内,连同那份毒药和枯萎的绿植。

        云素望着这个密码箱,突然发笑起来,笑容越来越大,甚至笑到眼泪快要掉出来的时候,猛地停住。

        母亲死了,她亲手把父亲送进了警局。

        如今还要开始努力算计从未谋面的舅舅,生活真的好累啊。

        让她逐渐喘不上气,只想闭上双眼,放空大脑做一回自己。

        顾蓦尘掐着时间点回来,推开门便听见云素的抽泣声,手上动作一顿。

        云素听见声音慌张擦拭着眼睛,干咳几声调整着状态,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转身,“看完了,没什么意外的地方。”

        顾蓦尘走近,握住云素的手一步步拉近自己身边。

        弯下腰与云素的眼睛平视,望了良久,就在云素慌张闪躲时,沉声道,“其实你可以选择依赖我。”

        云素所有伪装濒临崩溃,一瞬间方才压抑下去的难过悲伤瞬间涌出。

        “我好难过,为什么会这样!”

        云素双手搂住顾蓦尘的脖颈,脑袋埋进他怀里,放声痛哭。

        顾蓦尘拥抱着云素,手顺着她的后背缓慢抚摸,帮她顺着气,耐心陪伴在一旁,一直到云素情绪回转。

        云素尴尬的离开顾蓦尘的怀抱,心中腹诽着自己的举动,怎么一时没有控制住。

        还好顾蓦尘并没有点破她的狼狈,反倒是主动换了话题,避免了尴尬。

        “吃些东西吧,晚饭吃的太少了,休息一下?”

        云素的肚子是有些饿了,文件看完,精神突然的放松,让胃液消化加速,身体是有些吃不消。

        顾蓦尘出去让佣人准备夜宵,云素就呆在原位,脑中乱作一团,最终定在刚才顾蓦尘离开前的模样。

        心情逐渐平复下来,周身的无助冰冷转化为温热,嘴角露出的笑容越发明显。

        嫁给顾蓦尘,可能是她目前为止最幸运的事情。

        顾蓦尘回来时,撞上的就是这么一双含情温柔的双眼,看的他心神一荡,喉咙干涩,不由自主回以笑容。

        “你笑什么?”云素见他笑,突然不好意思起来。

        顾蓦尘看见云素扭捏的样子更加想笑,靠近过去两人簇拥在一起,小情侣的热恋也不过如此,“我笑你好看,不行吗?”

        “不行。”

        “你怎么这么霸道,那怎么样才行?”

        顾蓦尘凑在她耳边说话,只弄得云素浑身痒痒,“就是不行,你离我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