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二爷你家小祖宗A爆了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五章:他是个疯子

第四百六十五章:他是个疯子

        章谭默沉默不语,对于云素的控诉以及谩骂,他毫无其他任何反应。

        这些都不能引起他一丝一毫的情绪变化了,他现在只想保护好赵蓝月。

        就连何时能安全离开这片土地的想法,都不再奢望了。

        赵雅梦的那些春秋大梦,章谭默懒得去解释,也懒得去关怀,他的这辈子注定是被云落处毁了,被赵雅梦毁了。

        也被他自己毁了。

        云素情绪稍微冷静一些,再次抬头时,只逼问章谭默继续说,“你最好快点说出真相,不要被我发现是在欺骗我,不然下场会怎么样,你心里一清二楚。”

        章谭默知道云素在威胁自己,以云家现在对他的恨,想要无声无息的把处理在这里,简直是轻而易举。

        更不用说云素是身边还有一个顾蓦尘。

        也因为如此,他已经看淡了生死,自己的未来已经看不见路了,何必在卑微装傻。

        “我要你答应我,不要为难蓝月,只要你答应,我立刻告诉你背后主使身份!”

        云素心里一跳,惊诧的望着章谭默,背后主使?

        他所说的是背后主使,而不是同谋,这是最让云素感到不敢置信的。

        想要知道真相的决心,让云素答应了章谭默的要求,并承诺,“只要赵蓝月不来招惹我,我一定做到对她视而不见。”

        章谭默不放心,视线落在顾蓦尘的身上,这个模样还真的是感动天地的好父亲。

        顾蓦尘看了一眼云素,举手陪同,“我也不会动她。”

        云素急不可耐,她需要快速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样。

        一想到她也许大费周章送进来的两个仇人,只是别人买通的下属,真正背后的人还在外逍遥快活,心脏便抽痛难忍。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到底是谁要谋害我的母亲!”

        事已至此,章谭默还有什么可以拖延下去的借口,他想要达成的目的也都完成了。

        “那个人你不认识,但云家所有人都认识,他是你的舅舅,云柯深。”

        这个回答让云素轰然倒塌。

        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舅舅,更不相信背地谋害母亲的人,会是那个从未谋面的舅舅。

        “你把话说清楚,云柯深是谁,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章谭默双手不断来回攥紧,紧张麻木的动作,视线却坚定沉稳的看着两人,这副样子让顾蓦尘清楚,他说的都是实话。

        害死云落处的,难道真的是云素的舅舅?

        对于这个从未听闻过的人,记忆只能随着章谭默的点滴描述,勾勒出大概模样。

        云柯深是云家的老二,云落处的弟弟。

        比云落处只小两岁,两人性格却从小天差地别。

        对比云落处的乖巧懂事,从小孝敬长辈,云柯深留给众人的印象只有作恶多端,调皮捣蛋。

        可这些并不足以让云家对他抹杀踪影,一直到他逐渐成人时,多次挑衅长姐不说,恶意欺负甚至制造麻烦陷害云落处。

        每一次都会被拆穿,可他还是乐此不彼的坚持。

        云家的那些长辈不是没有对他教育谈心过,从小时还敷衍点头,到后面不去听闻,甚至嘲讽反驳,惹得多次云家长辈难堪头疼。

        云家从小便对云落处不同,第一个孩子加上懂事乖巧,有了云柯深的对比后,越发把云落处当做未来继承人培养。

        可越是这样,云柯深仿佛越是调皮的厉害,逐渐的,从调皮变成了不分轻重的警告,多次让云落处受伤。

        直到有一次,云柯深把云落处骗去了一块荒地,随后自己开车离开。

        而毫不知情的云落处在原地等到了几近天黑,这才发现事情不对,可手机和钱包都放在了车内,等她找出去时才发现车也不见了。

        云家深夜才发现云落处还没回家,只因云柯深借口说看见云落处与朋友出去逛街并未怀疑,接近快天亮时,察觉不对劲,立刻派人出去寻找。

        而这时的云家并未对云柯深有过多猜测,到底是自家的孩子,总是认为不是恶人。

        那一夜云落处躲在废旧的破厂房内,给铁门上了锁,挡住了门外的野狗蛇虫,忍受一夜寒冷与饥肠辘辘。

        直到第二天才颤颤巍巍的离开这一片荒地,靠着自我记忆往有人群的村庄走,接了村民的手机与云家联系上。

        云落处本不愿说出这件事情,担心弟弟被责怪。

        可没想到一夜过去,再次对上视线的云柯深不仅没有害怕和悔过,眼中只有挑衅不屑。

        那一次云柯深被打的很惨,随后便彻底被云家放养,等到下一次再犯时,才被彻底赶出云家,自那以后销声匿迹。

        所以后来云落处生了云素,云家也只把云素当成独子看待,宠爱有加。

        一直到现在也是。

        “他怎么可以……妈妈可是他的亲姐姐啊!”

        云素哭喊着,不愿接受这个现实。

        本以为云落处被章谭默与赵雅梦害死,已经是天大的悲哀,可当这一切背后主使竟然是她的亲弟弟时,多么的可笑。

        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弟弟,只因为自己不是继承人多次陷害姐姐,甚至被驱赶出家族时,心中也嫉恨着姐姐,丝毫没有对自己所作所为悔过之意。

        最后还计划着,把云落处害死的不明不白,自己逍遥法外。

        章谭默冷笑,想到那个人只觉得可怕,“他是个疯子,他要毁掉云家,以及云落处的所有,包括你!”

        顾蓦尘听到这话猛地抬头,眼睛微眯,散发出危险的气息,“不要吊胃口,你最好老实说完。”

        章谭默一噎,想要仗着自己知道的这些得到点尊严,可手上的镣铐时刻提醒着他,尊严早已没了。

        又落败颓废下去。

        “他要毁了你,他恨所有有关云落处的东西,包括钱,包括人命。”

        “他见不得你现在生活的好,也不想让你多了顾家的照顾。”

        “如果不是我在后面劝着,你早已经被他害死了,就像是云落处那样,死的无声无息,查不出死因!”

        “他是个疯子,我已经和他没了联系,你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