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二爷你家小祖宗A爆了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四章:这就是我的证据

第三百八十四章:这就是我的证据

        顾蓦尘装不下去了,因为他看到她眼眶已经湿润。

        “所以,你就想出这么个损招儿?”他冷哼一声,直勾勾盯着云素胳膊上的纱布:“你不是五最爱美吗,万一这个伤疤去不掉,你还怎么穿裙子?”

        云素笑着摸了摸他的脸:“怕什么,伤口好了的话,到时候给上面做个刺青,总之不能让它去掉。

        以后要是谁还指着我说我是章潭默的女儿,我就指着自己的伤口说:‘我跟他已经不是父女了,这就是我的证据。’”

        顾蓦尘心疼的看着她,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左右云素的心思,估计那会就算他在跟前,云素也会毫不犹豫的刺下去。

        ……

        “你刚刚怎么回事,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块儿道歉吗,你这样我们接下来的戏可怎么演?”

        刚坐上车,赵雅梦便着急忙慌的斥责起来,这张脸十分钟之前还涕泗横流,可是此时已经换上愤怒不堪的表情。

        章潭默一言不发的坐在后座,低着头,活像被人刨了祖坟。

        “对呀,爸,我们不是说好了,不管云素说什么,都不答应的嘛,你这样她可就跟你没关系了,万一她哪天出事,公司可就归顾蓦尘了。”

        赵蓝月声音十分阴冷,她跟赵雅梦一样,母女两个没一个有心肝。

        事实上章潭默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她们的时候,两人都惊呆了,没有想到云素竟然这么狠绝。

        可是云素受伤,对于他们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好消息,母女两个先是举杯庆祝了一番,然后坐下来共同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做。

        “不管怎样,不能7让爸爸跟她断绝关系。”这是赵蓝月得出的结论,在她看来,就算云素跟章潭默闹崩了,可是退一万步来说,两人有一层血缘关系在,云素就不可能赶尽杀绝。

        万一她们日久天长的演戏,演着演着把云素骗过去了,给她们谋一点儿好处也不是没有可能,云素只需要从指缝里给她们漏一点点金粉,就够她们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

        所以两人决定,带章潭默前往医院,挽回这场败局。

        可是谁知道章潭默竟然当着她们的面胡说八道哇。

        “你真是气死我了,本来云素都要心软了,你那么一说,直接把她推出去了!”赵雅梦恨铁不成钢的推了一把章潭默,怒道:

        “现在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妈,你先别管爸了。”赵蓝月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神情严肃的说:“爷爷还不知道这件事,我们或许可以从爷爷那边下手。”

        “好了好了,行了!”母女两个正打算掉头往顾家走的时候,章潭默忽然大叫一声:“你们烦不烦!”

        车里气氛变得诡异。

        章潭默似乎受到极大羞辱,脸色涨红,“说让我去膈应云素一番的人是你们,现在要跟她拉好关系的还是你们,你们怎么就不能消停一点儿?”

        他悲哀又愤怒的低吼在这狭小的车厢里“嗡嗡”直响,“我到底造了什么孽,竟然落得这种下场?”

        他低着头闭上眼睛,只有这样,眼泪才不至于模糊他的视线。

        这一刻,章潭默脑子里忽然浮现出许多年前的一些画面,那些记忆已经蒙尘,就算用力拂去尘埃,也无法重现方面的温情。

        “爸爸,爸爸,来抓我呀!”耳边响起小云素开心的笑声,还有那个温柔似水的女人着急的嘱咐:“素素慢点,慢点!”

        那个时候他还没有丧心病狂,还没有变成现在这副模样,还没有失去最珍贵的一切。

        可是后来怎么就变了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赵雅梦怒气冲冲的拉了一把章潭默的胳膊,力气大的差点让他头撞在座位背上。

        这个敏感多疑的中年女人显然从章潭默的异常反应中感受到了什么,她不容许自己的地位被人挑衅。

        “章潭默,你这就不知好歹了,你难道忘了现在家里是谁……”

        “是你,是你,我知道是你。”章潭默烦躁的甩开她的手,把车门打开,然后转过来指着她的鼻子:“你是掌柜的,你是一家之主,我是窝囊废,我是不中用的混账东西,行了吧!”

        说完,章潭默毫不顾忌的转身离去。

        留下母女两个风中凌乱。

        “反了天了!”赵雅梦咬牙切齿的说:“我就不信,我这么多年汲汲营营,还比不上那个小贱人。”

        “妈,那我们现在去哪儿?”赵蓝月略显担忧的问。

        赵雅梦望着章潭默渐行渐远的背影,忽然,她冷声吩咐司机:“去顾家。”

        这辆黑色的路虎车停到顾家别墅门口的时候,有两个人已经在那边等着他们。

        “怎么这么慢?”顾清悠瞪了赵蓝月一眼:“到底发生什么了,这么着急把我们叫来?”

        这母子两人不久前还在医院,赵蓝月并没有把云素的事情告诉他们。

        “阿谦,这件事需要你来做主。”赵蓝月将一个小时前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说给顾谦听了一遍,后者的脸色越来越黑。

        “胡闹!”他低声怒斥:“怎么搞成这样,你难道忘了自己之前的囧样了,你付出那么多到底为了什么?”

        赵蓝月瞬间哑口无言。

        “阿谦,先别管那么多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面对阴晴不定的顾谦,赵雅梦也不得不斟酌着点,说话十分小心。

        顾谦沉默片刻,阴沉的眸子里仿佛折射出阴谋的光线。

        “你们都先回去。”沉默片刻,他忽然道:“这件事,我去跟爷爷说。”

        “来,吃果冻。”唐宁将一个碗那么大的芒果味果冻用勺子切成一块一块的,搁在一个大玻璃碗里,“我还加了酸奶,来吧,闻着就很香。”

        彼时云素正在床上的小桌子上分析平板电脑上的各种数据,面前冷不丁递来一碗果冻,令她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干嘛?”她皱眉问道,那表情好像在说:“我又不是小孩子,还用零食喂我。”

        云素嫌弃的看了看那碗果冻,上面还有玫瑰花瓣呢,红艳艳的,令人垂涎。

        “云总,这可是顾总吩咐的呦。”唐宁阴恻恻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