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二爷你家小祖宗A爆了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章:还血

第三百八十章:还血

        云素冷冷看着他,身上气场强大。

        “你想表达什么,一次性说清楚吧。”她脑子里飞速运转,在猜章潭默忽然发难到底是他自己刻意挑衅,还是姓赵的那两个女人暗中挑唆?

        章潭默眼睛瞪大,直勾勾盯着云素,却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可能是怕一不留神说错什么惹得云素发怒。

        可就在这时,他耳边再次回响起赵雅梦的话:“不闹腾两下,那小贱人没准儿真觉得我们好欺负了,你放开胆子去,我就不信她还真能做出那种不孝的举动!”

        章潭默默默为自己打了几下气,然后咬着牙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看看你调教的这个下人,未免太……”

        “闭嘴!”云素阴沉着脸:“她不是我的下人,是我的属下,是我最信任的人,我的人,轮不到你来指教!”

        章潭默直接愣住,他呆呆看着云素,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种不可置信的气息,“你,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你的父亲,我可是你……”

        “那又怎样?”云素冷冷一笑,“你确实是我名义上的父亲,可是你有做过一件父亲该做的事情吗,你好意思说是我父亲吗?

        我不知道你今天突然来这儿是想做什么,但是,章潭默我告诉你,我的地盘,不是你来胡搅蛮缠的地方。”

        云素的声音并不高,却相当具有穿透力,说得章潭默半天接不上来一句话,而唐宁也被她突然的威严气场震慑到,只顾得上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她。

        “你简直反了天了!”章潭默气得浑身发抖,或者他也是在害怕,他后退了两步,指着云素的鼻子,怒声道:

        “你就算再怎么不待见我,也流着我身上一半的血,这层关系,你这辈子都甩脱不掉!”

        云素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阴黑可怕,她半瞪着章潭默,目光犹如利剑。

        “我母亲,当年究竟是怎样看上你的,她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被你给害死?”

        她话音刚落,章潭默顿时眉头一皱:“你胡说八道什么,大人的恩怨你一个小孩子家家懂什么,你简直不可理喻!”

        云素冷笑,一步一步慢慢逼近章潭默,声音薄凉:“我知道你想做什么,那两个女人没少给你出坏主意吧,你这个人,就只会在一些没意义的事情上作妖,实际上呢,哼!”

        章潭默仿佛被戳中心思,当即脸色爆红,站在那儿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难道我说得不对吗?”沉默片刻,他忽然炸了,因为他再次想到赵雅梦的话:

        “你好歹也是一家之主,我们母女两个以后可是要仰仗你的,这个家眼看着越来越垮掉了,难道你不该为家里做点贡献?

        你天天看着我们两个被那个小贱人欺负,只要你能把她收拾一下,我跟女儿心里也会好受很多。”

        看着云素冷酷的面孔,章潭默的表情也逐渐变得阴冷,他在这个所谓的女儿身上感受不到丝毫温情,可见赵雅梦说的对,他以后还是得依靠赵蓝月的。

        “有本事,你把我的血还我。”章潭默冷哼一声,重新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往沙发上一坐。

        “你这个人怎么蛮不讲理呢,这要人怎么还,何况当初是你跟夫人两个人生下的云总,你们也没有考虑过云总的意见啊!”

        就连唐宁都看不下去了,她捂着红肿的脸,情不自禁的站在云素这边。

        章潭默勃然变色,抄起一个抱枕砸过来,唐宁没有反应过来,差点被砸到的时候,云素忽然挡了过来。

        那抱枕被她胳膊弹开,砸到了茶几上的花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云素的目光宛如寒霜,“你到底,想做什么,要闹腾到什么时候?”

        章潭默被她锐利的目光逼退,低下头沉默了一小会儿,又抬起那张大无畏的脸,冷声说:“我不求别的,只求你喊我一声‘爸’而已,我老了,难道真的要不认自己女儿?”

        “你觉得可能吗?”不知道为什么,没当面对这个男人,云素的思绪总会被剧烈的拉扯,仿佛这个男人是她命定的克星。

        “章潭默,我哪怕是喊大街上的陌生人,也不会喊你,更不会认你。”

        当你做出那件错事的时候,我们的父女之情就已经断绝了。

        章潭默显然已经猜到云素会这么讲,他那张堪比城墙的厚脸皮上逐渐浮现出嘲讽的表情:“那又怎样,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有血缘关系在……”

        “合着你还赖上我们云总了是吧,她又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后妈还有你那个女儿天天折腾来折腾去也就罢了,你也来瞎胡闹!”

        唐宁都气得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把这不要脸的男人扔出门去。

        “我们家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章潭默冷冷一笑,仿佛认定了云素没办法,“素素,你说你这又是何苦呢,认我又能怎样,也好过让别人在背后说你自私自利不孝顺。”

        云素一直在沉默,不,她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

        章潭默对她来说就相当于一根毒刺,直接扎在她心底最深处,要是不及时拔出,她将受害无穷。

        可正如这个男人所说,她跟他纠缠到最后,也是有一层脱不开的血缘关系在,总不能……

        云素目光一闪,不能什么,姓章的不就是想逼她吗,他估计打定主意她无计可施,那么,她就把这根刺拔给他看。

        “你确定要我还血吗?”云素幽幽的,打开办公室抽屉,拿出一把匕首,这是她用来防身的,此时亮出来,仿佛不合时宜。

        两人都惊呆了。

        “云素,您这是做什么?”唐宁大惊失色,扑过来要把她的匕首拿掉,却被云素挡开:“你别管,我有分寸。”

        章潭默同样震惊非常,他指着云素,颤巍巍道:“你,你疯了,你要做什么?”

        云素抽了张纸,优雅得擦拭着匕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笑容十分冷艳,“我要做什么,还不是取决于你的一句话,你不是想要我还血吗,就问你确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