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二爷你家小祖宗A爆了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章:还真是会演戏

第二百九十章:还真是会演戏

        顾老爷子阴沉着脸道:“嘴硬得不行,还以为我老头子看不出来吗?”

        顾芳菲头都快低到脚面上了,她局促不安的揪着自己的衣服下摆,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赵蓝月直勾勾盯着顾芳菲,很想提醒她一句,把头抬起来,毕竟云素可从来不会低头,可就在这时,她感受到一股凌厉的目光。

        是顾老爷子,他分明在用那种怀疑的眼神盯着她。

        赵蓝月心里一抖,急中生智:“云素,你跟爷爷说了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

        顾芳菲闷闷的抬起头,一脸沮丧,赵蓝月心里那股不踏实的感觉更加强烈。

        “阿谦,你自己说。”顾老爷子忽然将矛头转向顾谦,“我想,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你又做了什么。”

        “爷爷,您这是什么意思?”顾谦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金丝框眼镜下的那双眼睛闪了闪,却没有暴露出任何秘密。

        他的确是一个谦虚隐藏情绪的人。

        顾老爷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李叔很快带来一个人,竟然是李晴。

        顾谦当即吓了一跳,李晴昨天还跟他联系来着,两人分头行动,最近一直在寻找云素。

        可这女人怎么会在这里,难道顾老爷子发现不对劲,暗中调查了?

        顾谦心里惊疑不定,但是有一个念头一直荡漾在脑海里,那就是,不到铁证如山,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认。

        “她是?”顾谦眉头一皱,露出狐疑的表情。

        顾老爷子脸色更加难看,他冷哼一声,忽然抓起旁边的茶杯往地上一摔:“到现在了还跟我这儿胡说八道,这个女人根本不是素素,你说,你从哪儿找来的冒牌货!”

        顾谦心里“咯噔”一下,果然,老爷子到底是发现了。

        “爷爷,我怎么听不明白您的话,这个,明明就是弟妹呀,什么冒牌货?”

        如果顾谦面前有一面镜子,他肯定也会惊讶于自己的演技,实打实的不可置信,实打实的惊疑不定。

        就连老爷子的目光也有一瞬的凝滞,如果不是已经有人招供,没准儿他还真会相信自己的孙子。

        “你来说。”顾老爷子指了指李晴。

        李晴的脸色可谓是精彩至极,刚开始进来的时候,她低着头不发一言,更不敢跟顾谦对视,可是此时此刻,她不得不开口了。

        她颤巍巍抬起头,飞快的瞥了顾谦一眼,只一下,她整个人灵魂都快从身体里抽离。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他明明只是轻轻一瞥,她便浑身发抖。

        李晴不敢再看顾谦,“顾总,事情,事情已经败露了,我对不起您。”

        她是被老爷子的人抓回来的,事实上她到现在都不知道顾老爷子从哪儿发现不对,更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她的具体位置。

        “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事情,什么败露?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顾谦咬着牙,一副被人污蔑的震惊表情,“爷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这唱的是哪一出戏。

        如果您觉得我能力不足,没有办法为家里分忧,那我不去公司就是了,可您不该这样污蔑我。”

        李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一直知道顾谦是个厉害人物,可现在才发现自己的认知程度远远不够。

        她直愣愣盯着他,恍惚间有种在做梦的错觉。

        “阿谦,你到现在都不肯承认错误吗?”顾老爷子痛心疾首的说:“明明就是你,找人绑架了素素,然后将她囚禁起来,并且找了个冒牌货假扮她。

        我,连我都差点被骗过去,你说,你到底想做什么,云素哪里招你惹你了,你要这样对待她?你们两口子,为什么都不放过她?”

        顾老爷子说着说着,猛烈咳嗽起来,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

        他的脸已经被憋得通红,指着顾谦,沉声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如实坦白,要么,离开这个家。”

        顾谦脸色一变,眼底划过一抹挣扎。

        所有人都看着他,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赵蓝月:阿谦呀阿谦,咱们可千万不能承认,这要是坐实了罪名,要你我夫妻二人可就没有办法在这个家里立足了。

        李晴:顾谦会不会坦白,都被逼到这个份上了,不坦白也没办法了吧?

        现场只有顾谦的心跳是暂且稳定的,只见他沉痛的目光扫过众人,然后,他像下定某种决心一般,缓缓开口。

        “没错,爷爷,这件事就是我做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

        “阿谦,你在胡说什么,你做了什么,你糊涂啊,没有做的事情咱们可千万不能贸然承认!”

        赵蓝月直接吓蒙了,飞快的冲到顾谦面前,抓起他的肩膀猛摇。

        顾谦自嘲一笑:“爷爷已经认定是我做的,我承不承认又有什么办法,反正,从小到大我都是家里最不受待见的那一个。”

        说着,他给赵蓝月使了个眼色,又看了一眼顾清悠。

        这两个女人平常没有任何用处,可是在家里,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有点作用的。

        赵蓝月跟顾清悠几乎同一时间明白了顾谦想法,两个女人争先恐后的开口。

        “阿谦,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你爷爷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他只不过是一时被小人迷惑,不是有意误会你的,但是这件事你不能认。”

        “没错,阿谦,就算你不被喜欢,至少还有我的婆婆,如果认了这件事,这个污点将会跟着你一辈子。”

        你一言我一语,偌大的客厅都快成养殖场了。

        “住口。”顾老爷子忍无可忍,猛然站了起来,“你们一家三口,还真是会演戏!”

        两个女人外加顾谦齐刷刷变了脸色。

        顾老爷子又指了指李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给我一五一十的全都说出来!”

        李晴被顾老爷子冷冽的话语吓得浑身发抖,此时此刻她已经别无退路,只能实话实说。

        全场唯一一个不知道真相的顾清悠已经吓得脸色煞白,她不可置信的盯着嘴巴不断开合的李晴,又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儿子跟赵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