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二爷你家小祖宗A爆了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八章:针锋相对

第二百五十八章:针锋相对

        顾谦笑了一下,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俯视着云素,看着她灰白的脸色,心头终于浮现出一种报复的快感。

        这女人不是一直看不起他吗,不是当初还拒绝了他吗,不是向来高高在上吗?

        她肯定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落得这种惨兮兮的下场,连一口饭也需要别人送来。

        “你不想见谁?”顾谦笑呵呵的说,他这个人从来不喜欢笑,今天却笑了好几次。

        云素猛然睁开眼睛,直勾勾盯着顾谦,几秒钟之后她冷冷一笑:“果然是你。”

        顾谦似乎并不意外她已经猜到,微笑着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缓声道:“云小姐果然料事如神,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你现在被关在这儿,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出去呢。”

        顾谦心里陡然浮现出一个恶毒的念头,他很快就会把顾芳菲送到顾蓦尘身边,让那个不入流的女人代替云素。

        也让她潜伏在顾蓦尘身边,随时给他致命一击。

        而这个高贵的云氏集团总裁,就可以一直被他囚禁在这里,时时刻刻接受他的羞辱。

        “顾谦,你的心思可真毒。”云素眯了眯眼睛,发出一声嘲笑:“不过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她笑得狡黠,一双眸子亮晶晶的,“你说你堂堂顾家二少爷,为什么要这么自卑呢?”

        仿佛被戳中心事,顾谦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咬着牙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云素勾了下唇角,红唇吐出冰冷的话语:“你不就是想跟顾蓦尘争吗,争夺顾氏集团的总裁之位,争夺老爷子的欢心,争夺所谓的名声跟别人的看法……”

        “闭嘴!”顾谦猛然站了起来,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他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这女人短短几句话激怒,但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掐死她。

        “怎么,说到你心坎儿上了?”云素笑得嘲讽,她的目光活像一条小蛇,哧溜哧溜的钻进顾谦的眼睛里,爬进他的心脏。

        “顾谦啊顾谦,你未免太傻了。”

        “我傻?呵,云素,我不承认自己聪明,可你未免太猖狂了。”顾谦勉强压制住心头怒火,警告自己不能被这个女人牵着鼻子走。

        他盯着她的眼睛,将寒冷输入她的瞳孔,一字一句道:“你以为我抓到了你,会轻而易举的放你走吗?

        云素,你就在这儿待着吧,除非……”

        “你太小看顾蓦尘了,你以为那个假货不会被揭穿吗?”云素冷声打断他的话,整个人身上流露出一种异常坚定的自信。

        顾谦说的不错,云素表面上看着平易近人且十分温和,但她内心里却是个冷傲的人,轻易不服谁,除过顾蓦尘。

        她眼底荡漾着的信念活像一个烧红的烙铁,烫的顾谦挠心挠肺,曾几何时,他也想要那样的目光,可他到现在都不曾拥有。

        他一直以来都是个失败的存在,顾老爷子不重视他,父母对他的心思也不热络,又娶了一个那么不堪的老婆。

        他的前半生是灰暗的,现在他要改变,要崛起,可通往成功的路上,云素竟然成为第一个绊脚石。

        “好啊,那你就等着,看我这一次到底,会不会成功。”

        顾谦目光冷冽,整个人身上流露出一种阴冷的寒意,竟然望而生畏。

        云素同样也不例外,不过她并不畏惧他,她在畏惧自己的命运。

        在她的印象里,顾谦一直是个不容易妥协并且善于隐藏蛰伏的人,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动,突然动手便一击即中。

        这样的人最为可怕,因为你不知道他到底藏着什么后招。

        他今天能这么斩钉截铁的说出这种话,也就意味着在此之前他已经做过无数个准备,从顾芳菲那张脸上就能看出来一切。

        云素最怕的,就是自己被人取代,而她本人,只能在这暗无天日的角落里苟延残喘一辈子。

        “怕了吗?”顾谦笑得冷冽,他一步一步逼近云素,目光在她身上蠕动了一下,眼睛里陡然折射出一股异样的光芒。

        就仿佛一个变态杀人狂,最喜欢欣赏猎物临死之前疯狂挣扎疯狂求饶的画面。

        一秒钟之前,云素眼底也闪过一丝畏惧。

        但是,就在顾谦问出这个问题的瞬间,云素笑了,那股畏色也荡然无存,干净得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你这个人真的很奇怪,看着别人痛苦恼火难过你就很开心吗,你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呵,好庸俗的喜好。”

        云素笑容舒朗,说出的话同样云淡风轻,就好比在跟顾谦讨论今天的今天如何。

        顾谦眉头一皱,直勾勾盯着云素,试图从她眼睛里发现更多,可是他失败了。

        这个女人,的确与众不同。

        即便身处再怎么可怕的环境,她仍旧可以在最初的短暂不适之后迅速反应过来并做出最有利于自身处境的举动。

        顾谦恨得牙痒痒,很想揪住云素的衣领,大声质问她当初为什么不选择自己。

        可他不能再自甘堕落了,不能再被这个女人瞧不起。

        “你就给我在这慢慢等着,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后悔。”

        顾谦狠狠放下这句话,转身出了门。

        房门发出惨烈的叫声,云素确定对方不会再去而复返的时候,提起的心才到了下来。

        作为一个女人,她对男人的敏感程度并不低,就在刚刚,她十分明显的从顾谦眼睛里看到了复杂的执念。

        那一刻她才真正害怕。

        好在她顺利度过这个难关,可是没有办法逃离这个地方是她最大的桎梏。

        不由得想起顾蓦尘来,他曾说过,有任何事情都要第一时间通知他,可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她好像并没有在哪次危机关头想起他的名字。

        她为自己开脱,说不想麻烦他,自己可以解决,其实潜意识里,难道不是觉得怕欠下还不起的债,怕离开的时候无法脱身吗?

        云素的眼睛有些湿润,突然之间,为顾蓦尘感到委屈。

        他对她掏心掏肺,不计后果的付出,可她却时不时地想着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样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怎么能配得上他?

        可就在刚刚,她还满心信心的想,他会来救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