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二爷你家小祖宗A爆了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五章:奇怪的顾谦

第二百三十五章:奇怪的顾谦

        赵蓝月完全被忽视了,她现在还保持着端着碗的动作,僵在那儿像个不会动的人偶。

        顾清悠的脸色也很难看,她看了看老爷子,又将目光投向顾谦。

        顾谦反倒是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并没有多说什么。

        只不过,在顾清悠没有发觉的地方,顾谦眼底飞快的划过一抹厉色。

        他冲赵蓝月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会意:“爷爷,您,您就这么不喜欢我么,这么讨厌我?”

        她声音更咽,泫然欲泣的样子惹人心疼,“爷爷,明明我们两个同样都是您的孙媳妇儿,您就这么偏爱她,连一碗汤都……”

        顾老爷子好不容易缓和起来的脸色又沉了下去。

        这时,云素开口了:“大嫂,你难道不知道,爷爷不爱吃鸡肉,不吃葱花吗,他喝乌鸡汤的时候从来只喝汤的。

        你连这个细节都没有注意到,你让爷爷怎么喝的下去?”

        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顾蓦尘也呆了呆,他刚刚有注意到云素盛的汤,还以为顾老爷子选择她的原因单纯只是偏爱她。

        “你从来都只会说爷爷对你不好,事实上爷爷对我们两个是一样的,只不过你表现得不好而已。

        并且,她从来不会反思自己,从来习惯把错误推给别人……”

        “好了。”赵蓝月觉得耻辱,不禁恼羞成怒,将碗搁在桌上,怒声道:“你以为你是爷爷吗,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就是在炫耀,而且你凭什么教训我?”

        云素立刻换上委屈巴巴的表情,还煞有其事的往老爷子身后躲了躲,拉着他的袖子道:“爷爷,大家都是一家人,我说这些话也是为了她好,你知道的,是不是?”

        包括顾蓦尘在内,所有人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在大家的印象里,云素一直是个强势的人,这也跟她从事的岗位有直接联系,因此她不管说话做事都带着一股女强人的凌厉。

        而赵蓝月则是完全相反,从来都唯唯诺诺,卑微得像个鹌鹑。

        然而今天,云素竟然转了性子。

        就连顾老爷子也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躲在自己身后的人是云素。

        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他这心里竟莫名有些欣慰,这丫头早就猜到他的心思了,这个举动,就是在向他表露心意。

        她不会只是个刚强的女强人,该软弱的时候是会低头的。

        “好了,素素说得有道理。”顾老爷子咳嗽一声,安抚似的拍了拍云素的手背,低声道:“别怕,爷爷给你做主。”

        爷孙两个一来一往,冰释前嫌。

        赵蓝月直接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云素,她怎么会想到,有一天这个女人也会这样。

        “云素,你……”她咬着牙,几乎忍不住心里的愤恨。

        “大嫂,你还是多留点心吧,别把注意力只放在我身上,还有啊,做人可不能心眼儿太坏,在背后说人坏话外加挑拨离间这种行为做多了,可是会折寿的哦。”

        她刚刚进来的时候,赵蓝月眼睛红红的,并且手肘跟膝盖的伤口也没有处理,她立刻就想到这个女人要做什么。

        不过相信老爷子眼睛亮,不会听信小人的话的。

        关上门,赵蓝月立刻缩去房间一角。

        “阿蘅,我尽力了,这不是我的错。”她扒着墙上的壁纸,小心翼翼的说道。

        顾谦阴沉着脸坐在轮椅上,整个人身上弥漫着阴冷的气息。

        他冲她招了招手:“过来。”

        赵蓝月浑身一抖,拼命摇头,她不敢靠近顾谦,他生气起来的样子实在太可怕了。

        “过来。”又是一声命令,带着明显的威胁。

        赵蓝月心里“咯噔”一下,不敢再往后缩,只能一点一点挪了过去,在距离顾谦一米的地方停下。

        “知道错了嘛?”顾谦的声音冰冷如霜,一下子穿透赵蓝月的心脏。

        “知道了知道了。”赵蓝月连忙点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像是整个人都被面前这个阴翳的男人给控制了。

        “赵蓝月,你说你能做什么,交代你的事情哪件给我办好了?”

        赵蓝月垂着脑袋一言不发,连她自己也觉得自己没用。

        “自己没本事,章家又是那种状况,长得不好看,性格也一般,最主要的是,没脑子,你说你还剩下什么?”

        这些话,比云素说得还要难听,直接戳中赵蓝月痛点了。

        赵蓝月的头越来越低,此时此刻她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阿谦,我不是故意的,我本来好好的,都怪那个贱女人,都是她抢走了我的宠爱。”她低声下气的说道,好像是为自己辩解,又好像是自言自语。

        顾谦冷冷一笑,“那也是人家有本事有能耐,而你呢,你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老爷子能喜欢你才怪了。

        在家里你帮不上我,还能指望你什么?”

        赵蓝月简直委屈到变形,眼泪一颗颗滚了下来,她自己也是被爹妈捧在手心里呵护大的,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欺负。

        可作为她的丈夫,顾谦竟然这么直白的羞辱她,偏偏她还没有任何反手的余地。

        “赵蓝月,我娶你真是倒霉透顶了。”

        这句话,无疑成了压倒赵蓝月的最后一根草,忍无可忍,她终于爆发了。

        “你以为我不倒霉吗,我以为嫁给你就能压在那个贱人头上,可是到头来我还只是个可怜的笑话!

        为你做了这么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我辛辛苦苦挣来的那些东西,你二话不说就让人拿走了,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也不妄求你对我好,可你就不能对我留三分余地?”

        她的声音并不像从前吵架时那样高,却十分落寞,透着无限心酸。

        顾谦仿佛笑了一下,竟然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

        他直愣愣盯着赵蓝月,驱动轮椅,到她面前。

        “还有什么,一起说出来。”他温柔的说道,没错,就是温柔,温柔到就好像是在说甜言蜜语。

        赵蓝月完全懵了,她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只知道自己闯祸了。

        这个男人远看无公害,近看完全就是一条毒蛇,可以随时要人命的那种。

        她真的怕了,不敢再放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