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二爷你家小祖宗A爆了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七章:诬陷我呢

第二百二十七章:诬陷我呢

        云素心里冷笑,这两个女人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两个戏精本精。

        “婆婆,我,我也不知道自己那句话惹到了云素,她一生气竟然打我。”

        赵蓝月痛哭流涕,凄凄惨惨戚戚,声音里更是含了万分委屈,这一嗓子喊出来,整层楼的人都听到了。

        于是几秒钟之后,门外便多了几个淡青色的影子,试试探探的往房间里瞄。

        云素全身的血液都往头上冲,怒气冲冲的指着赵蓝月:“你少胡说八道!”

        她明知道自己不应该跟这两个胡搅蛮缠的女人斗嘴,可事情发展到这个份儿上,她完全忍不住了。

        顾清悠将赵蓝月护在身后,脸色阴沉:“云素,你刚好做了什么,就算你们两个之间不和睦,那也已经过去了。

        月月现在身体就是这个样子,你怎么能这么对她,万一出点什么事,你能担当得起责任吗?”

        她记得刚刚顾谦的叮嘱,每字每句都像扎心的刀刃。

        云素通体寒冷,觉得自己身陷囹圄,却又坚信没什么是她搞不定的,大不了见招拆招罢了。

        “姑姑,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动她了,那些巴掌,分明就是她自己抽的。”

        顾清悠看傻子一样看着云素,忽然间冷笑出声:“云素,你把我当二百五呢,你自己抽自己一巴掌我看看,月月难道疯了不成,她会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那可未必。”云素面无表情道:“也许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诬陷我呢。”

        “云素,我再怎么说也是你半个姐姐,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打我骂我也就算了,现在还当众羞辱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又来了,这女人就只会这一个套路吗?

        云素气得咬紧牙关,恨不得将这女人从窗户扔下去。

        “没意思那你就去死啊,还活着干什么,你这种人活着就是浪费空气,死了也是占用土地,建议你最好自己放一把火把自己烧了,还能省一点钱!”

        她多想把这些话说出来,只可惜,就算她再怎么愤怒,她的教养跟道德素养也不允许她做出这种自降身价的事情。

        于是云素只是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冷冷道:“我知道你想做什么,那这场戏,就等爷爷醒了再唱吧。”

        说完直接开门走了,只是,就在她跟顾谦擦身而过的时候,猛然嗅到一股阴谋的气息。

        她停下看了一眼他的背影,猛然发现,这个男人安静下来,身上的气场也是十分强烈的。

        “大哥好像很淡定,你老婆哭成这样,你也不安慰她一下?”

        听到她的话,顾谦愣了一下,然后转过了头,金丝框眼镜下的那双眼睛,像条毒蛇一样看着云素。

        “我淡定不淡定无所谓,反正你打也打了,正如你所说,一切的裁决还是等爷爷醒了再说吧。”

        说完,他竟有意无意的勾了一下唇角,那抹阴森森的笑容,就像刚刚融化了的冰水,一直流淌到云素内心深处。

        关上门,赵蓝月立刻止住眼泪。

        “阿谦,我刚刚表现好不好?”赵蓝月笑着道,只不过她的脸已经肿了,看起来异常滑稽,像个小丑。

        顾谦眼里没有丝毫怜惜,只是淡淡说了一句:“还算可以,再接再厉,不要让我失望。”

        他的狠心绝情让赵蓝月扬起的笑脸顿时沉了下去,她不满的道:“我都把自己打成这样了,你也不好好安慰我一下,我不管,你得再帮我……”

        “买。”顾谦仍旧一副冷脸,眼底飞快的划过一丝不耐烦:“看上什么,记账,回头我让人去付钱。”

        赵蓝月顿时喜形于色,软着声音道:“阿谦你真好,我就知道你不是不心疼我。”

        她笑得那么单纯无害,仿佛刚刚一切凌辱愤怒都已经烟消云散,仿佛只要一个包,一点珠宝首饰,就可以将她失去的尊严换回来。

        顾清悠冷冷一笑,她都看不下去了:“怎么,你眼里就只有钱,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赵蓝月神色一僵,连忙收敛起笑容,换上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婆婆,你说这话简直诛心之论,我做这一切,受这么多委屈,还不是为了阿谦?

        我这下可真是豁出去了,连脸都不要了,既然如此,难道连一点儿小小的补偿都不能有吗?”

        顾清悠竟然无话可说。

        “你好好表现,只要在爷爷面前那场戏演好了,我可以让你出国旅游一次。”顾谦皮笑肉不笑道。

        赵蓝月又一次高兴起来。

        “蓦尘,爷爷还没有出来吗?”云素担忧的挽住顾蓦尘的臂弯,神色焦急。

        “没事,别担心,爷爷只是气懵了,我们稍微等一会儿……”

        也许是太过于担忧老爷子的身体,顾蓦尘并没有注意到云素脸色不好,只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稍安勿躁。

        正说着,急救室的灯灭了。

        “顾先生,顾老爷没什么大碍,就是注意让他不要生气,平常多注意休息,不能过于劳累。”

        一个小时之后,老爷子醒了,但他坚持要去看赵蓝月,云素跟顾蓦尘没有办法,只能将他搀扶过去。

        “爷爷。”赵蓝月一见到他,立刻扑下了床,眼泪婆婆的看着老爷子:“您身体怎么样了,好一点了吗?”

        不得不承认的是,经过这么多次的磨炼,赵蓝月的演技好了很多,最起码哭起来没有那么尴尬了。

        顾老爷子神色缓了缓:“我没事。”他忽然注意到赵蓝月的脸不对劲,立刻沉下脸:“你的脸是怎么回事,谁打你了,阿谦?”

        赵蓝月看了一眼云素,欲言又止。

        顾老爷子显然意识到了什么,神色有些不对劲,抽出被云素搀扶的胳膊,坐了下来。

        “你说,刚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看这样子,是要跟赵蓝月做主了。

        云素看了看自己的手,一股无言的酸楚袭上心头。

        原来爷爷也并不是只会站在她的面前,他也有不相信他的时候。

        顾蓦尘也皱了皱眉,目光探寻的看了云素一眼,后者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你把话说清楚,看着云素是什么意思?”顾蓦尘直截了当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