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二爷你家小祖宗A爆了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章:你什么都能买到

第二百二十章:你什么都能买到

        只不过,她没脑子,平白长了一颗不甘平凡的心,也不会说话,瞬间得罪了一大波人。

        眼看着局势不对,她赶紧亡羊补牢:“我的意思是,衣服纵然有一点儿小瑕疵,但是云素却将它穿得十分漂亮,可见云素是真的有魅力。”

        即便已经恨得牙痒痒,却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这种感觉可真难熬。

        “素素,你不会怪我吧,我这个人笨嘴拙舌不会说话。”当着所有人的面,赵蓝月撩了下头发,款款走向云素。

        “我只不过欲抑先扬,本意是想称赞你的。”

        说话间,还十分亲昵的挽住云素的胳膊,显得十分熟络。

        云素没有多说什么,只淡淡瞥了她一眼:“大嫂,今天的主角可是爷爷。”

        赵蓝月的脸立刻青一阵白一阵,愤愤瞪了她一眼,站到云素后面去了。

        好在没几个人理会她这个小丑,万众期待之下,老爷子的蛋糕出场了。

        这个足足有一米八高的蛋糕一出来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最上面那颗又大又红的寿桃更是让人垂涎。

        这蛋糕是顾蓦尘让人订做的,今天刚从法国空运过来,靠近它的时候,便能感觉到丝丝凉意跟淡淡的奶香味。

        老爷子有意捧着云素,让她在亲朋好友面前露脸,自己切了第一刀之后,就让云素帮忙切蛋糕。

        大家都注意着云素这边,却没人注意人群后面,赵蓝月状若无意的走过去,忽然猛的推了一下面前的小女孩儿。

        那小女孩儿站在大人后面,推了她就相当于推了那个大人,而这个大人前面,就是正在切蛋糕的云素。

        小女孩儿发出叫声的时候,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大人就已经不受控制的往前冲去。

        如果这一下撞下去,云素必然会趴进蛋糕里,到时候别说这件美丽的旗袍了,她整个人都会被蛋糕淹没。

        赵蓝月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只等着大家的哄笑了。

        然而预料的结果并没有发生,也没有任何人发出嘲笑的声音。

        原来千钧一发之际,顾蓦尘飞快的抓住了这个男人的手臂,将他捞了回去,云素才幸免于难。

        而发生这一切,背对着众人的云素丝毫不知,直到她将一小块沾着顾蓦尘最喜欢的黄桃的那一角递给他时,才发现大家脸色都不对劲。

        “怎么了?”云素茫然的笑了笑。

        顾蓦尘接过蛋糕,先喂了一块给她,然后才道:“没什么,好吃吗?”

        云素笑容浅浅,“嗯,很甜。”

        大家都如释重负的笑了笑,而隐藏在人群中的赵蓝月却差点把牙齿咬碎,明明都快成功了,就差那么一点点,竟然又让这个贱人给躲过去了!

        她气得差点就要得心脏病了,忽然又想起来,重头戏还在后面,说不定等会要得心脏病的人就是云素了。

        吃蛋糕环节结束,当然就是拆礼物的环节了。

        顾老爷子朋友很多,礼物自然不会少,首先他第一个拆的就是顾蓦尘送他的一套古香古色的笔墨纸砚,人堆里有人认出来,那支狼毫毛笔是绝世真品,不由得唏嘘赞叹。

        顾老爷子十分高兴,命人将四件套放到书房,接着是顾谦的礼物。

        相比于顾蓦尘的阔气,顾谦的礼物相对来说比较接地气,是个精妙绝伦的木雕,上面的松树栩栩如生,象征着顾老爷子寿比南山不老松。

        顾老爷子对这个同样欣赏,但明显没有顾蓦尘那个喜欢,也让人送到了书房。

        “爷爷,我想给您一个惊喜,可以先拆我的礼物吗?”这时,赵蓝月忽然开口。

        顾老爷子的手已经摸到云素送到礼物盒子上面了,被她这么一说,只好先拆她的礼物,毕竟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也得顾及一下顾谦的面子。

        “好,我看看阿谦的媳妇送我什么宝贝。”

        他叫云素是直接叫的“素素”,叫赵蓝月却叫“阿谦的媳妇儿”,虽然只是一个称呼,可是亲疏立现。

        赵蓝月没有多言,心道,云素你完了,你等会儿就要丢死人了。

        她直勾勾盯着顾老爷子的手,直到那个通体翠绿没有一丝杂质的玉扳指露出来,脸上才浮现出喜悦的笑容。

        宾客中有不少人懂得看玉,一眼就看出来这个玉扳指十分贵重,并且十分具有历史沉淀感,便跟旁边的人窃窃私语起来。

        就连老爷子也愣了一下,迟疑的拿起来这个扳指,眼底露出掩藏不住的喜色。

        赵蓝月心里一喜,忙道:“爷爷,这扳指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我听卖家说它寓意十分好,就来送给爷爷,希望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顾老爷子对她的印象这才好了一点儿,笑着说:“不错,这个扳指挑的有眼光。”

        他说话的时间,却没能注意,云素的目光变得冷冽。

        这女人简直绝了,干什么都要跟自己抢,生怕落后于人嘛,简直神经病!

        一直关注着云素的赵蓝月自然没有错过她眼底的厉色,更加高兴,“爷爷,我还有一个礼物,希望您能喜欢。”

        顾老爷子有些意外:“噢?还有,月月实在是费心了。”

        赵蓝月笑了笑,命人将自己花大价钱买的一幅国画捧了上来。

        “爷爷,我知道您喜欢国画,这幅画虽然不是古代大家的作品,却是近年来花坛里逐渐崛起的一颗新星,晴初的作品。

        这幅丹顶鹤是她最得意的一幅作品,当世几乎无人比肩。”

        一听“晴初”二字,有人立刻不可置信起来:“是从来不露脸的那个晴初吗,她不仅从来不现真容,连画也很少呢,赵小姐真是别具用心了。”

        难得被人夸赞的赵蓝月立刻谦卑起来:“哪里哪里,我只不过是借花献佛而已,只要爷爷能够喜欢,那这幅画才有价值。”

        说话间,她用余光瞥了一眼云素,很满意后者冰冷的脸色。

        “月月,你这次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呐,这么好的东西,你是从哪儿买到的?”

        顾老爷子也察觉云素的神色不大对劲,便旁敲侧击的问道。

        赵蓝月笑得牙花子都快露出来了:“爷爷,这是我托人从国外的拍卖会上买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