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二爷你家小祖宗A爆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一章:又是喝高的一天

第一百八十一章:又是喝高的一天

        终于有人提出了这个疑问。

        顾蓦尘那张精致的面孔上,笑容瞬间一凝,说话人见势不妙,赶紧打哈哈:“顾太太肯定忙于……”

        谁知话还没说完,一道清脆的话音传来:“诸位在聊什么呢?”

        顾蓦尘脸色又是一变,眼底浮现出几分惊喜,连忙循声望去,本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当他看到云素就这么真真切切的站在他面前,他愣住了。

        周围响起吃瓜群众的惊叹,原因在于,云素今天实在是太美了。

        她仿佛刻意打扮过,乌黑的长发挽成低低的髻,上面用珍珠发夹固定,精致的妆容搭配鱼尾礼服裙勾勒出来的曼妙身材,一举一动都惹人注目。

        顾蓦尘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他直勾勾盯着云素裸露在外的白皙肩膀,用了全力才勉强克制住脱下外套给她披上的冲动。

        云素垂眸一笑,优雅的走向自己的丈夫,“当然是来陪你呀。”

        这样温柔似水的微笑,任凭怎样心硬如铁的男人都会忍不住心旌摇曳。

        顾蓦尘漆黑深邃的眸子里立刻浮现出喜悦的神色,这样喜不自禁的表情在他脸上实在少见,以至于周围一群吃瓜群众都惊呆了。

        “诸位,向大家介绍一下。”顾蓦尘轻轻牵起云素的手,炫耀似的道:“她是云素,是云氏集团的现任总裁,也是我顾某人的妻子。”

        首先介绍她叫什么,是对她的尊重,接着介绍她的身份,代表着自豪与喜爱。

        云素礼貌得跟大家问好,周遭这些人都是顾氏的合作伙伴,向来看顾蓦尘眼色行事,这会儿也都表现出极强的眼色,对着云素一阵猛夸。

        云素虽然知道这些人在拍马屁,可这世上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听别人夸奖,顿时有些飘然,眼睛里都亮晶晶的。

        顾蓦尘将她的手握得更紧。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结束后,两人一起回酒店,直到这会儿,顾蓦尘还是很高兴。

        “爷爷让我来的。”云素望着车窗外流光溢彩的霓虹灯,侧脸染上几分疲惫。

        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昨天晚上的尴尬又回来了,她只好一直低着头或者避开他的视线,好难受。

        “所以你来找我,完全是爷爷的意思?”车子忽然停下,顾蓦尘原本喜悦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云素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道:“不是不是,我,我早上吃饭的时候跟那几个吵了一架,然后,然后……”

        天哪她这是什么解释,怎么越说越偏了?

        顾蓦尘冷峻的脸孔转了过来,黑峻峻的眸子犹如暗夜猎杀的猎豹,他直勾勾盯着她,似乎在等一个合理的解释。

        云素有口难言,想要避开对方的审视,却发现顾蓦尘离她越来越近,他轮廓分明的脸,如同刀削斧刻般的五官在她眼前越来越大,最后,两人的呼吸都快交融到一起了。

        “打住!”云素简直要疯了,险些没忍住啊。

        “顾总,不,蓦尘,你要知道咱们两个之间只是,只是……不应该有,有那种超过朋友界限的关系……”

        明明怼赵蓝月的时候伶牙俐齿,怎么到这家伙面前,一句话得掰成三句,还说不清楚?

        “哼!”顾蓦尘猛然坐回原位,就在云素以为他已经想通了,不再纠缠此事的时候,这家伙竟三下五除二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什么情况?他要丢下自己不管了?

        “前面三百米就是酒店,你先回去,我还有事要处理。”

        说完人就不见了,云素连问都来不及,只能开车闷闷的往回走。

        “二爷,您这是怎么了,又跟夫人闹矛盾了?”周文小心翼翼的试探了一句,果然顾蓦尘脸色更黑。

        周文叹了口气,无奈道:“二爷,娇妻美眷在旁,您怎么能一个人出来喝闷酒呢?”

        顾蓦尘灌了一大口酒,浑身酒香味儿,脸色有些飘红:“你给我说说,她的话什么意思?”

        周文一脸懵逼。

        “她说她来这儿,只是老爷子的意思,她就只是想完成任务而已,我算什么?”

        要不是喝酒喝上头了,堂堂顾氏集团总裁,高高在上的顾总,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情绪外露并且“委屈巴巴”的时候?

        周文劝下顾蓦尘的酒,换成一杯度数低点的红酒,慢慢道:“二爷,有时候女人说的话,咱不能全信。”

        顾蓦尘微微一愣:“你什么意思?”

        “二爷,您想想看,您对夫人那算得上是掏心掏肺了吧,您又这么,这么优秀,天底下哪个女人顶得住您的魅力?”

        “云素,她,她就顶得住。”顾蓦尘闷声说道,抢过那瓶红酒,一股脑儿倒了一大杯。

        周文赶紧夺过来:“二爷您听我说完,这女人要的就是一个知冷知热的贴心人,您对夫人这么好,她就是一块石头也要被您捂热了。

        所以属下斗胆猜测,夫人来找您,一半原因在于老爷子开了口,另外一半,她肯定也是想您的。”

        顾蓦尘黑沉沉的双眼终于有了点像样的光彩,他呆呆望着虚空,唇角逐渐浮现出微笑来。

        周文暗暗呼了口气,继续趁热打铁:“要属下来说,您现在就应该赶紧回去……”

        话还没说完,顾蓦尘已经放下酒杯,他赶紧将他拉回来:“不过,不能就这样回去。”

        云素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已经快十一点半了,顾蓦尘还没有回来,偌大的总统套房里面就她一个人,怪害怕的。

        她干脆坐了起来,盯着被风吹起来又落下去的窗帘发呆。

        刚刚的话,是不是说得太过分了,她好像每次都是这么直白,确实有点伤人了。

        顾蓦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介绍她,将她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真的算很好了。

        咚咚咚!

        正想的出神,房门忽然被人敲响,她赶忙窜下床趴在猫眼里看,就见周文扶着东倒西歪的顾蓦尘站在外面。

        将门打开,一股子浓烈的酒气弥漫开来,云素不禁皱眉:“怎么喝成这样?”

        周文一脸愧色:“对不起啊夫人,二爷今天心情不好,喝高了,要不,属下给二爷另开一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