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二爷你家小祖宗A爆了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起了攀比之心

第八十六章:起了攀比之心

        酒会那天如约而至。

        地点是在一个程家名下的一个酒店里。

        室内环境极好,因是程玉做东家,又是自己家的酒店,陈设布置极尽奢华,整个会场十分亮堂惹眼。

        酒会的入场券并不难弄到手。

        程玉是个喜交朋友的,出手又阔绰,自然不少名媛贵族前来赴约。

        云素交接完工作上的事宜之后,为了迎合这帮女人们,便回云家,从衣柜里跳了一件米白色的礼服,低调又不失内涵。

        再配上一件驼色的毛呢大衣。

        袖口处绒毛增添了一丝保暖气息。

        然后她特意化了一个名媛贵妇妆容,既然要打入对方内部,那么首先面子上就得过得去,不然程玉怕是都不会瞧她一眼。

        这类人云素是打过交道的。

        没出国之前,她好歹是江城数一数二的名媛。

        只不过现在时过境迁,圈子里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母亲又出了那挡子事儿,回国之后云素忙着处理云氏的事情,也没再跟那些表面好友联系过。

        收拾完一身行头以后,云素便给了司机地址。

        抵达目的地的时候,看见酒店停车处停了不少豪车,个个气派得不得了,许是酒会上都是女人,也多了些攀比之心。

        “云小姐是吗,请跟我来。”门口有个接应眼尖,率先认出了她。

        云素轻点了下头,跟在他后头进去了。

        毕竟之前那场订婚宴,排场大,派头足,全城皆知。

        整个场内现在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云素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也快到时间了,不过这些女人大多数会掐着点,亦或者晚到个几分钟。

        好似这样能凸显出自己身份的尊贵。

        云素接过一杯红酒,兀自摇头轻笑了一番。

        目光扫视一圈周围,正巧看见程玉披着一件动物毛披肩,从二楼走下来,跟身旁的人嘱咐着些什么。

        她本人和照片上不太一样。

        照片上是和黄奕翔和合照,显得她眉眼很凶,一副吃准了男人的模样。

        但现在,那股凶劲儿少了许多,不过还是有,家底摆在那里,不傲是不可能的。

        “程女士。”云素先一步上前打招呼。

        程玉明显是对云素很陌生,不过也不是完全不认识。

        忽的笑了起来:“云小姐,这么早就到了呀。”

        说着,还亲昵地拉过她的手,两人像是许久未见的好姐妹一般。

        这一套操作云素也是熟悉的,圈内塑料交情的常用话术手段,怎么说也主动打了招呼,不可能驳了人家的面子。

        更何况今天这酒会是她办的。

        “别人叫我黄太太叫习惯了,你这一叫,我还真是有些不习惯。”程玉笑了笑,但那笑意中却不达眼底。

        “你就是你,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

        程玉脸上转瞬即逝的讶异,轻微叹息道:“话虽如此。”

        接下来的话她也没有再说下去。

        许是因为两人交浅言深了,说这些话总归是不合理,但云素已经捕捉到了这个女人,大抵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又随意商业互吹了几句,程玉就被别人叫走了。

        云素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红酒。

        这会儿已经有不少人到场了,个个跟来争奇斗艳似的,穿得一个比一个靓、贵、艳。

        “哟,这不是顾二爷那个云家的未婚妻吗?”身后突然想起一声略显尖锐的女声,阴阳怪气的让人十分不舒服。

        回过头,便看见一个鹅黄裙,波浪卷的女人。

        端着一杯酒,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云素,眼神中透露出一股轻蔑感。

        她的身边还有几个小姐妹,跟她用着同样的眼神,不过另外的几人,却更像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应和了几句。

        “我还以为是什么国色天香呢……”

        “就是啊,其实也就那样嘛!”

        云素挑了挑眉,语气平淡疏离:“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这一番话,可真真儿是戳中了那女人的痛处,你们几个人绘声绘色地对人家评价,可人家压根儿就不认识你。

        好不好笑。

        “她你都不认识?鼎桓投行的千金!声名鹊起的大小姐姚茜!”她旁边的人得意洋洋地替她作自我介绍。

        完了以后,一干人等的下巴都抬高了不少。

        云素觉得好笑:“她没有嘴吗需要你来介绍?”

        “你!”

        “仗着别人的势倒是挺得意,就是不知道自己是打哪儿来的小喽啰,这么能替别人自我介绍,怎么,你介绍了就能变成你自己了?”

        云素没想跟酒会上这些女人起冲突。

        她的目的本来也不是她们。

        但人家自己要上门来碰钉子,云素哪有坐以待毙任人拿捏的道理,她不是这性格,也装不出那样子来。

        那小喽啰被说得面红耳赤的。

        于是退到一边也不敢出声了,只小声嘀咕了一句:“顾蓦尘怎么会娶这种得理不饶人的女人。”

        云素翻了个白眼。

        得理还饶,她这种嘴碎的小人吗?

        “我还真是不知道,蓦尘哥哥竟然喜欢你这样的。”姚茜本人终于张开金口了,但这一说话啊,还不如不说!

        明里暗里在讽刺云素。

        还柔柔地着叫蓦尘哥哥。

        云素心底不自觉地翻涌一股烦躁,这顾蓦尘的情债还真是多啊!

        不过她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只淡淡地回:“怎么,他不喜欢我这样的,难不成喜欢你这样的?那他怎么没娶你呢?”

        “你们还没正式结婚!”姚茜有些气急败坏。

        碍于自己的身份,她还是克制住了没有在这种场合下撕破脸皮。

        云素礼貌地回复了一个笑容:“说起这个,我们的婚礼在元旦,顾爷爷亲自定的,我现在正式邀请你参加我们的婚礼哦。”

        姚茜气得胸腔剧烈起伏,身侧的拳头死死地攥紧!

        这女人,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

        云素可没空观察姚茜那张变化万千的脸庞,因为她的余光瞥见了两个熟悉的声影,正被接应带着走进来。

        她微微侧头,便对上了赵蓝月那张惊讶的脸。

        四目相对的时候,云素几不可闻地轻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