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长虹惊世在线阅读 - 第138章:夜

第138章:夜

        在见到两座紧挨着的院子映入朱竹清的眼帘时,她突然改变的想法,突然想先去看望胡列娜。

        “姑娘请留步,请问你是?”

        朱竹清刚迈入院中,便被梅姨叫住。

        “我,我是……”朱竹清一时不知该如何介绍自己。胡列娜的朋友?她有些说不出口。

        “梅姨,这位是朱竹清,    是我的朋友,也是江陵和胡列娜的朋友,前来看望胡列娜的。”叶泠泠出言解释道。

        梅姨神色一缓,道:“是叶姑娘的朋友,自然是没问题的,请跟我来。”

        梅姨始终跟朱竹清保持着七步之内的距离,这个距离,    她可以做到瞬间出手。虽然人是叶泠泠带来的,但梅姨依然不敢放松,    万一有人对叶泠泠行欺骗之术,而目的是为刺杀胡列娜呢。

        梅姨的小动作朱竹清注意到了,并未多说什么,心中没有不快,反而很是敬佩。而不通战斗的叶泠泠则并未发觉。

        因缘际会,没想到三女会以这种方式相见。

        一个昏迷不醒,一个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闺蜜偷了家,最后一个,抓紧了自己的袄裙。

        朱竹清看着床铺上安静平和,气色红润,却昏迷不醒的胡列娜,有些羡慕,有些愧疚。

        羡慕她能为保护陵儿哥而受伤,愧疚则是自己却在她受伤之际,来到江陵身边,有深深的趁虚而入之感。

        而叶泠泠不知心里怎么想,    并未靠近,反而是站立在了门口处。

        江陵刚进入院中,就感知到了房间里几人的气息。并未走进,而是坐在了院子里,静静等她们出来。

        门口的叶泠泠恰巧看到江陵,也迈步走了出来,只不过情绪有些低落。

        “怎么出来了?不等竹清一起了。”江陵问道。

        “我突然感觉爱一个人很累,你和竹清两情相悦,就因为中间隔着你师姐,竹清便爱的那么辛苦和纠结了。我不知道,她知晓了我们的关系会如何,竹清就我一个朋友,我不想伤害她。

        我不了解你师姐是什么样的人,但竹清跟我说过,你们青梅竹马,她绝对是世上最爱你的人之一。”叶泠泠坐在江陵对面,怔然说着,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脑子里想到了,就说了。

        “你在说什么啊。”江陵被叶泠泠突然一大串话弄得有些发懵。

        “没什么,就是感觉,    说不定,我对你,并不是爱呢,只不过是好奇,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也可能是,阴差阳错,巧合而已。”叶泠泠唇角轻扯,突然说道。

        “你在说什么胡话,发烧了?”江陵伸出手搭在叶泠泠额头问道。

        “江陵,我们还是分手吧,还做回普通朋友。”叶泠泠打掉江陵的手掌,沉默半晌,失落的说道。

        朱竹清刚才看胡列娜的目光,叶泠泠犹然记得,叶泠泠在想,竹清若不是喜欢江陵喜欢到骨子里,怕是已经选择离开了吧。

        她想忘记那记目光,可越是想忘记,便越是清晰。便越发觉得自己之罪恶。

        叶泠泠一句话仿佛晴空中的一道霹雳,直接劈到了江陵身上。

        “我的大小姐,又怎么了,我们才和好没几天。”江陵无奈的问道。

        “是不是对竹清开不了口,等下我去说。”江陵见状又开口道。

        “不许去,你怎么不明白呢!”叶泠泠低声斥道。

        “我明白什么,你分明是想吃干抹净不负责任。”江陵故作伤心道。

        “你!明明是我吃亏,什么叫我不负责任,没让你负责你就偷着乐吧。”叶泠泠气道。

        “你吃亏,那好,我愿意对你负责。”江陵笑道。

        谷騒

        “我跟你说认真的,你别嬉皮笑脸的。”叶泠泠见自己被江陵绕了进去,怒道。

        江陵闻言敛去笑意,起身直接捧住叶泠泠的脸颊猛地吻了上去,江陵这次一点都没怜香惜玉,叶泠泠只觉嘴唇生疼,却又不敢喊出声,怕惊动了朱竹清,只得拼命击打江陵胳膊。

        在叶泠泠快要出现窒息感的时候,江陵才松开了手,叶泠泠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流氓,混蛋,无耻!”叶泠泠脸色憋的通红。

        “你再骂?”江陵装作还要在强吻的姿势威胁道。

        叶泠泠吓的连忙捂住嘴巴。

        “等你什么时候亲口对我说,一点也不喜欢我了,我就放你走,否则我就要对你负责到底。”江陵霸道的说道。

        “你现在摸摸自己的心,说的出来吗。”江陵又逼问道。

        “江陵,你可恶!”叶泠泠生气道,一把将其推开,跑回了自己房间。

        江陵愣了一会儿,又坐回了石凳上,心有些累。

        叶泠泠怎么想的,他又如何不知,可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割哪都疼啊,江陵只有蛮不讲理了。

        “等典礼过去了,我去找老师寻个任务,外出一段时间吧,正好感觉剑道到了瓶颈,而武魂殿内并没有突破的契机。”江陵心中想道。

        “陵儿哥。”

        一声清脆悦耳的呼喊声,将江陵的思绪拉了回来。

        “竹清!”江陵起身下意识微微张开双臂。

        朱竹清并没有扑进江陵怀里,而是在江陵面前停下了脚步。

        “陵儿哥,在这里我们还是保持普通朋友身份吧,就像你和泠泠姐一样。”朱竹清轻声道。

        “好。”江陵知道朱竹清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师姐,可像泠泠一样…………江陵脑海中不禁浮现一幅画面,连道罪过。泠泠好歹也十六了,竹清………………

        今天的这一顿晚餐,还是江陵下的厨,竹清自不必说,连生气的叶泠泠都吃了不少。

        晚饭后,江陵并未久留,明天就是典礼,好好休息一夜,还是很有必要的。

        也并未给朱竹清重新布置一间房,竹清与叶泠泠住在了一起。

        这一夜江陵和朱竹清睡的极好,而叶泠泠看着眼前的朱竹清,却是久久无法入睡。江陵的老师,比比东也是无心睡眠,一是本就睡不着,二是她只要一闭上眼就是江陵穿紧身衣的样子,特别是正面的样子。半夜十分,索性穿上衣服,去散步。

        …………………………………………

        清绝的月色,将比比东的身影拉得很长,比比东披衣出门踏着如水的月色,缓步走在后花园中,花草枝干沐浴在月光下,寒凝带露,如一帘清远的幽梦。见着如此美景,比比东内心的喧嚣与浮躁,犹豫与彷徨都消融在这如水的月色中,坐在花园的石凳上竟然缓缓睡去。

        睡梦中,比比东梦到江陵和胡列娜成了亲,有了一个可爱的宝宝,自己与其生活在一起,那时的江陵已经是这片大陆的主人,自己嘴角噙着笑,逗弄着怀里的婴儿。

        画面一转,一名二十出头的女子出现,肌肤胜雪,挺直的鼻梁,略显纤细的凤目,而此时姿容绝世的女子却是一脸恨意:“你既然不爱我,又何必生我!”

        比比东陡然惊醒,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从额前滴落下来。她日夜失眠,还有一部分原因,一部分她自己都不愿承认的原因——千仞雪。

        比比东拭去额间冷汗,轻微有些喘息,平复了心情,才起身回了房间。

        她将千仞雪放在一个没有母爱,没有感情的地方,以为惩罚了千寻疾,何尝不是在惩罚自己。

        她将对千仞雪的感情融化在时间里,像天上银河那般,无休止地流淌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