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长虹惊世在线阅读 - 第134章:金甲战士?

第134章:金甲战士?

        接下来一连几天,都是江陵做饭,做各种营养餐,顿顿不带重样,亲自端亲自喂,叶泠泠的气色也不由好了许多,吃的也比平常多了许多。

        在江陵无微不至的呵护中,    叶泠泠心中的埋怨也一点点消散,错已铸成,叶泠泠也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朱竹清,以求个心安。

        其实在第二天时,叶泠泠勉勉强强就可以下床了,只是走路姿势有些不雅,    不能站立太久,    也是这一天,叶泠泠趁江陵不在,收起了那张沾染了血迹的床单。

        到了第三天,身下的伤口也消了肿,叶泠泠身体已经基本可以正常活动,只不过脸色还有点苍白。

        这一日,江陵又将饭菜端进了房间。

        “泠泠,开饭了。”江陵喊了一声道。

        “其实你不用每天给我做饭了,我身体好的差不多了,你有事情就去忙吧。”叶泠泠走了过来,轻声说道。不过眉目之间洋溢的欢喜,却无不表明着她喜欢江陵这般对她。

        “那怎么行?你身体才刚好一点,怎么着我也得把你养到一百二十斤才行。”江陵调笑道。

        “去你的,我才不要吃那么胖。”叶泠泠听到江陵的话语,脑海里不由出现了一个胖胖的女生,打了个寒颤,嗔怒道。

        “吃胖点有什么不好,我也想开一把坦克。”江陵走过来从背后抱住叶泠泠的纤腰笑着说道。

        今天的叶泠泠一身云锦袄裙,    上面是海棠花的粉底刺绣。即使穿的衣服略厚,那腰肢依旧不盈一握。容貌秀丽,    一股婉约气质油然而生,可江陵却知晓,这婉约美人一点也不婉约。

        “坦克?什么坦克?”叶泠泠没听懂江陵话语的意思,疑惑问道。嘴上发问,手却不停,将江陵端来的食物,依次摆在餐桌上。

        “没什么,没什么。”江陵强忍着笑意说道。

        “鬼鬼祟祟!一看就知道没安什么好心,说,是不是又说我坏话。”叶泠泠扭过头,瞪了眼江陵说道,不待江陵解释,随即又展颜一笑,“算了,今天本姑娘高兴,不与你一般见识。”

        “吃饭!”叶泠泠拍掉腰间江陵的手说道。

        “好嘞。”

        ……………………………………

        “对了,泠泠,    明天就是我继任圣子的典礼了,等下我会去接竹清来武魂殿,你也一起去吧。”江陵突然开口道。

        叶泠泠夹菜的手一顿,连咀嚼嘴里的食物都不由慢了几分,一时竟有些沉默。

        “我们的事,我去跟竹清说,你不要担心。”江陵似是知晓叶泠泠的担忧,伸手摸了摸其低下的头安慰道。

        “不,不用,还是我来说。”叶泠泠突然说道。

        “泠泠,你……”江陵还想在劝。

        “我已经决定了,这件事是我对不起竹清,也对不起胡姑娘。我应该向竹清说清楚,无论她原不原谅我……”叶泠泠又开口道。

        然后又剐了江陵一眼,咬牙道:“都是被你害的!”

        “…………”江陵尴尬的笑了笑。

        叶泠泠虽然已经接受了江陵,但不代表不生气,不委屈。

        凭什么别人都是先有甜甜的恋爱,然后婚礼,最后才是洞房。而到了她这里,却是先尝到了暗恋的苦涩,接着就被霸道的要了身子,直接略过了恋爱,婚礼,直接被迫入了洞房。

        “少主,教皇大人要见您!”

        就在心虚的江陵装鸵鸟努力干饭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人的声音。

        “教皇大人这时候找你什么事?”叶泠泠突然问道。

        “无外乎明天典礼的事情,我先去了啊。”江陵迅速扒拉完碗中米饭,语气含混的回道,就准备离开。

        “对了泠泠,老师找我估计一时半会儿应该结束不了,你自己去找竹清吧,带她来这里。”江陵转身又说了句。

        “好,我知道了。”叶泠泠点了点头。

        “亲我一口。”江陵突然将脸颊凑了过来,开口说道。

        “嘴上都是油,不亲。”叶泠泠伸出小手将江陵脸颊推向一边,嫌弃道。

        谷岚

        “没事我不嫌弃。”

        “我嫌弃!”

        “那我亲你。”江陵嘴巴瞬间盖住叶泠泠双唇,吮吸一口,叶泠泠嘴唇上了油渍被一扫而空。

        “我走了!”江陵脚步声风,留下一道残影,就消失在了房间,竟然直接施展了凌波微步。

        待到叶泠泠回神,江陵已然消失不见,伸手抹了下嘴唇,气恼道:“这可恶的家伙!”

        ………………………………

        江陵一路疾行,还未到教皇殿,却是先碰到了邪月。

        只不过此时邪月状态却是说不上好,那量身定制的衣衫已经破了好几处,原本白净帅气的脸颊也布满灰尘。

        “你怎么搞的?”

        “你死哪去了?”

        两人同时开口骂道。

        “我一直在师姐小院里啊,话说你这几天干嘛去了,还有这身打扮…………挖地道去了?”江陵指了指邪月的衣服率先回道。

        “你才挖地道去了,还不是为了你明天的典礼,我们累死累活,你却在家里享受。”邪月真是想吐血。

        “对了,叶姑娘原谅你了吗?”邪月不想和江陵废话,将这几天一直惦念的问题问出。

        “原谅了!”

        “此话当真?”

        “当真!”

        “果然?”

        “果然!”

        邪月还要开口,江陵直接说道:“老师要见我,我先走了。”直接越过邪月向着教皇殿走去,不想陪这家伙唱京剧。

        ………………………………

        教皇殿

        “老师,陵儿来了。”

        江陵步入教皇殿,对着背着身子的比比东行礼道。

        “让你过来是有东西给你。”比比东转过身,看着下方的江陵,面色一阵柔和,右手轻轻一挥,一把灿金色的长剑飞向江陵。

        江陵伸手接过,剑并不沉重,反而略有轻巧,剑身修颀秀丽,通体晶莹夺目,不可逼视。剑柄剑鞘镶嵌一十八颗金色宝石,贵不可言。总之一句话,这把剑逼格拉满。

        “这是我命人专门为你打造的一柄权剑,算是你圣子权利的一种象征吧,明天记得佩戴。”比比东淡淡开口道。

        江陵闻言不由暗道可惜,这要是拿出去卖,至少一千万金魂币,可惜了,卖不了了。

        “还有,这个也给你。”比比东在一挥手,一套金色服饰飞向江陵,道:“这是你明天的礼服。”

        江陵接过一看,老脸不由一红,内心疯狂吐槽,这是礼服?老师你怕不是对礼服有什么误解。

        轻声说道:“老师这会不会太骚包……呃不,太张扬了些。”

        “明天是你升任圣子,正式接触武魂殿权利中心的日子,那么低调干嘛,听老师的,就这么穿。”比比东轻描淡写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