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长虹惊世在线阅读 - 第109章:我相信身后的这个人

第109章:我相信身后的这个人

        

        等江陵修炼完剑术回来时,院中已然空空如也。推门进屋还剩一些残羹冷炙,教皇大人自然不会管这些,仆人自会来收拾。

        江陵看着桌子上的半碗粥,和剩下许多的糖醋排骨,椒盐茄盒,以及咬了几口的馒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没吃早饭,又练了一个早晨的剑,确实有些饿了。

        江陵坐下拿起筷子便开动起来,这些饭菜只是有些凉了,味道还是不错的,江陵对自己的厨艺还是很自信的。比剑刃更能刺破人心的,唯有我的厨艺。

        不一会,桌上饭菜便被一扫而空,端起比比东喝剩的半碗粥,手掌运起魂力,不一会便有热气冒出,江陵抬手一口喝光。

        “光盘行动,从我做起。”江陵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的说道。

        随即便起身离开,去师姐那里,若他所料不差,叶泠泠八瓣仙兰应该快吸收完了。

        江陵刚来到胡列娜院落门口,便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快速接近。

        焱!

        “焱,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江陵向前走了几步,看着身材魁梧的焱笑着问道。

        江陵体型偏匀称,而焱身材则属于很是魁梧的。和江陵胡列娜一样,焱,邪月等人也去大陆上历练了。

        焱看着笑着与自己打招呼的江陵没有回应,向着院子走去。

        “你现在不能进去。”江陵阻拦道。若是打扰到了叶泠泠,使其受了伤就完了。

        焱闻言沉着脸直接一拳砸向江陵。

        “你疯了!”江陵出手抓住焱的拳头,凝声道。

        焱则好似没听到一般,直接运起魂力一拳震开江陵的手掌,    然后握拳再攻,    招招狠辣,直取江陵要害。

        江陵避了几招,一掌击退焱,却并未伤到他,怒声道:“你在如此,也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我倒要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武魂附体!”焱闻言终于开口,冷笑着说道。

        江陵见状脸色不由一沉,心中也有些生气,他没想到焱竟然还开启了武魂。

        想到叶泠泠还未吸收完,不能受到打扰,自己必须尽快制服焱,防止他在闹下去。

        “日照九州!”江陵俯身前冲,一掌击在焱的身上,击散其魂力,未伤其身体,双手扣住焱的肩膀,冷声道,“冷静点。”

        焱挣扎几番,发现无法挣脱,只得放弃,咬牙看着江陵暴怒道:“为什么娜娜重伤昏迷躺在床上,而你却安然无恙。”

        他今天才赶回武魂殿,正好遇到了张萍,也是武魂殿学院里天赋很好的学生,原著高级魂师大赛武魂殿学院参赛选手。在众人外出历练之前,一直与江陵,胡列娜,焱,邪月同一班。

        胡列娜重伤昏迷的事,也是她告诉焱的。

        江陵听到焱的质问,不由得沉默下去,连摁住焱肩膀的手,力气也是松了几分。

        焱见状,发力挣脱江陵的束缚,却没有在次出手,近三年的时间,自己与江陵的差距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大。

        “回答我,为什么你一点事没有,而娜娜却受了这么重的伤。”焱再次沉声质问道。

        江陵闻言皱眉冷声道:“我好像没必要向你解释,你搞清楚,我才是娜娜的未婚妻,你应该称呼她胡列娜。”

        “你!”

        江陵也有些生气,焱一上来就动手,自己没伤他,已经是看在同学面子上了。

        “焱没有资格,那我总该有吧,江陵,我需要个解释。”一道银色身影赶了过来说道。

        “邪月,你也回来了。”江陵苦笑道。

        “作为一个哥哥,自己的妹妹怎么受伤的应该知晓吧。”邪月深吸口气,沉声道。

        “确实应该知晓。”江陵点头说道。

        没什么好隐瞒和说谎的,天斗城的确是他泄露了行踪。

        “是我连累了师姐。”

        江陵平静的说道,经历撕心裂肺之后,已经可以平静的说出,只是这平静之下又有多少波涛汹涌呢。

        江陵话音刚落,邪月的月刃便已经指向江陵。

        江陵虽身为教皇弟子,地位尊贵,但自己的妹妹昏迷不醒,做哥哥的什么都不做未免太过软弱了。

        “住手!”一道女声传来。

        转眼间,叶泠泠便已经站在江陵的身前,直视着闪烁着寒光的月刃。

        “你是谁?”邪月看着眼前这个柔弱的少女寒声道。

        ‘好你个江陵,还玩金屋藏娇这一套。’

        “我是叶泠泠,是你们教皇大人请我来为胡列娜治伤的。”

        “多谢叶姑娘为舍妹疗伤,还请让开,我与江陵有账要算。”

        邪月显然有些不信如此年轻的少女会是教皇请来的,不知真假,邪月也不会去得罪。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所认识的江陵,我身后的这个人,在胡列娜受伤后无微不至的照顾,我相信胡列娜受伤与他无关。”叶泠泠凝声说道。

        “可他已经亲口承认了。”邪月说道。

        叶泠泠有些焦急,看向江陵,让他赶紧解释。

        “叶姑娘,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江陵开口道。

        对焱他无所谓,可对邪月,江陵却有着愧疚,胡列娜是其唯一的妹妹,是为了救他才昏迷的。

        “你,气死我了。”叶泠泠闻言跺了跺脚气道。

        “叶姑娘,还请让开。”这次邪月未开口,开口的是焱。

        叶泠泠有些局促,袖口里粉拳攥紧,大脑飞速运转,要怎么才能阻止争斗的发生。

        叶泠泠灵光一闪,想到一物,连忙从怀里取出说道:

        “你们看这是什么。”

        “教皇令!”邪月和焱惊愕的说道。

        “你怎么会有教皇令!”

        “既然知道是教皇令,那就应该知道持有令牌的人便是武魂殿长老,你们就是拿着武器对准长老的吗。”叶泠泠娇喝道。

        邪月和焱对视一眼,只好收起月刃。

        “我不允许有人在此争斗!”叶泠泠再次说道。

        原本是想说不许伤害江陵的,但感觉有点暧昧了。

        “是,长老。”焱和邪月无奈,行礼道。

        “江陵你跟我来,治疗需要你的帮助。”叶泠泠转过身,看着江陵生气的说道。

        显然对江陵刚才沉默的表现极为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