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长虹惊世在线阅读 - 第14章:残缺木牌

第14章:残缺木牌

        次日

        阳光照进房间,叫醒了朱竹清。

        朱竹清缓缓睁眼,刚醒来眼中充满迷茫之色,随后想要坐起身子,包扎的伤口又隐隐作痛,让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我的衣服……”很快朱竹清便发现了自己的异样,揭开被子看去,入目一片雪白,只穿着明显被动过的亵衣。

        朱竹清扭头看向趴在桌子睡着的江陵,眼角流下了一颗晶莹的泪珠。

        “你醒了,身体感觉好点了吗。”昨晚很晚才睡着的江陵醒来问道。

        走到床边来的江陵,一眼便注意到了朱竹清的泪痕,随即解释道:

        “昨天你伤势太重,需要上药包扎,你穿着那身衣服……没办法疗伤。”

        “我知道,我不是那么迂腐的人,谢谢你昨天出手救了我。”朱竹清开口说道。

        与她性感无比的身材相比,她的声音有些童声,偏偏语气很是冰冷。这三种南辕北辙的特点出现在一个人身上,也是别具美感。

        幸亏朱竹清明事理,她要是那种,因为看了她身子就寻死觅活,江陵二话不说,直接扭头就走。朱竹清这样的表现,江陵很是赞许。

        “姑娘客气了,我辈魂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是分内之事!”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朱竹清喃喃道。

        生活在身边只有无尽的利益冲突之中的朱竹清,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感觉很是陌生。

        “咕咕咕……”

        肚子突然响起的声音,令朱竹清脸颊陡然爬满红霞,一直蔓延到耳尖和玉颈。

        “哦,我正好肚子饿了,我去点些食物上来。”江陵看到尴尬的朱竹清说道。

        说完转身出门下了楼。

        朱竹清看到江陵出去,也强撑着起身,拿起昨天江陵扔在一旁的修身衣裤,穿了起来。

        衣服因为昨天的战斗,已经破破烂烂的了,但在朱竹清看来,总比亵衣强。

        刚穿好衣服,江陵就端着饭菜走了上来。

        刚受过伤,对食物也有要求,江陵一样一样挑选的。

        “额……”江陵一进门,瞬间变得尴尬起来。

        按江陵的话说,这衣服穿了还不如不穿,这不诱使人犯罪吗。

        昨天夜晚还好,这大白天,冲击感太大了。

        朱竹清看着盯着自己的江陵,连忙用手捂住露出的部分:“你,你先转过去。”

        江陵连忙转身说道:“怪我,把衣服这件事给忘了,先穿我的吧。”

        江陵从玉佩中取出一套衣服,放在身后。

        半晌

        “谢谢!你可以转过来了。”

        换好衣服的朱竹清说道,语气也温和了几分,当然了是相对而言,和一般人比,还是太冰冷了。

        “嗯,这是我去挑的食物,对你伤势恢复有好处,你快吃吧,我出去给你买些衣服。”

        “你不吃吗!”

        “我不爱吃这么清淡的,买衣服时在外边吃点。”

        “谢……谢!”

        “不用谢,谢谢这两个字你说的很多了。”江陵看着这个冰冷的小美女,笑着说道。

        朱竹清小口小口吃着眼前的饭菜,没有说话,她对社交这一块,实在是缺乏经验。

        江陵见状笑了笑,如果没记错的话,朱竹清今年应该才刚刚十岁。

        江陵离开酒店正好碰到殷不亏,防止朱竹清被发现,打发他回家了。

        毕竟身在星罗帝国,武魂殿在这里的掌控力也有些不足,还是低调行事。

        ………………………………

        看着江陵离开,朱竹清吃着食物,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她在家族一向以坚强的一面示人,因为她知道,即使她哭泣,也不会有人怜惜她。

        她也只有一个人独处时,才会黯然神伤。

        她没想到,自己遇到的一个陌生人,都比家族里那些拥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对她好。

        这让她既感动,又对自己感到悲哀。

        另一边

        服装店

        江陵有些犯难,这衣服他不知道怎么买啊。

        “公子,您是给女朋友买衣服吗。”店员微笑着问道。

        “啊不是,嗯,我妹妹。”江陵说道。

        “那令妹穿多大尺码的。”

        “这个……额,我也不太清楚!”

        “她大概一六五的身高,其她的不太清楚了。”

        “哦对了,她的胸部大概是你的三倍。”江陵看着女店员的胸口,仿佛恍然大悟一般说道。

        “呵呵呵!”

        女店员脸直接变黑了,胸口起伏不定,强忍着想打人的冲动。

        江陵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继续说道:

        “你们俩身高差不多,她的臀部要比你翘,她的腿比你长,大概这么多。”江陵比划了个长度,丝毫没注意到女店员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了。

        “我所知道的大概就这么多,你看着拿,宫装裙,衣服裤子,都来几套,要好的。”江陵对女店员说道。

        “好的公子,令妹对衣服颜色有要求吗。”为了业绩,为了魂币,我忍。

        “嗯,要浅色系的吧。”

        “好的,稍等。”

        不一会,店员便挑选好了,江陵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一番,就收入了玉佩中。

        “你再给我拿女子穿的亵衣亵裤,按我说的尺码拿几件,再拿几件比它小一号的和大一号的。”

        ……………………………………

        买完衣服,江陵在店员幽怨的目光中离开了。

        “小袁,今天不错啊,一下卖出去这么多,这个月工资又会很多了。”身边的同事羡慕道。

        “这人有钱是有钱,嘴可是太毒了,我都快被他打击的自闭了。”

        江陵自然是不知道这二人的对话,本想买完衣服就回去的江陵,路过一家珍宝阁,又走了进去。

        他想看一看,这里卖不卖易容面具。

        “小哥,想买些什么?”

        一见江陵走进去,柜台上长的慈眉善目的老者问道。

        “店家,我想问一下这里卖不卖易容面具。”

        “易容面具,这个东西很稀有啊,不过好在前些年我好像收过这个东西,你等我找一找。”老者思索一会儿回道。

        “好,麻烦店家了。”

        江陵在老板找易容面具的时候,也在这个店里逛了起来,走了一圈,可惜,没几件真品。

        “咦?”江陵目光落到一块木牌之上,看上去却是残缺的。

        “这木牌上……有精神力波动。”

        “这位公子,这块木牌能否让给在下。”就在江陵拿着查看的时候,身旁一个身穿蓝色衣袍手握折扇的少年问道。

        少年长相很是帅气,或许不能用帅来形容了,用妖媚更恰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