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在线阅读 - 70、初隐、初窥

70、初隐、初窥

        孟优送走马忠,回到帐篷。

        “喵小姐,拿来吧?”

        “老板,不知道你说啥哩。”

        喵妖精此时已经幻化人形,听到主公的问话甚是不解。

        “小喵,想不想在玫瑰花瓣的木桶中缓解下你一路的疲惫?”

        孟优盯着喵妖精那张漂亮的不像话的容颜,随后笑眯眯的问道。

        喵小姐咬着下唇,犹豫了片刻,还是最终轻轻点了点头,轻声细语道:“想...”

        孟优表面镇定。内心是镇定自如...

        “一个条件...”

        喵妖精此刻看起来既像大家闺秀般温婉,又像小家碧玉般贤淑,一双玉手捏着衣襟略显得局促不安,扭捏道:

        “老板,但讲无妨,最好能让小白旁观一下。”

        “...口味这么重吗?我只是....”

        “给我滚....”

        ........

        孟优来到另一个帐篷,把床当作梳妆台,从包裹里依次拿出镜子、粉底液、粉饼、散粉、眼影、眼线笔、睫毛夹、睫毛膏...

        不容易啊,连哄带骗终于弄到手了。

        还弄了一身衣服,不过这个凶,自己貌似撑不起来啊!

        唉,这帐篷里也没有馒头啊!就用这俩茶杯,小时小了点,但显得瓷实。为了自己活着,拼了...出卖点色相又算得了什么呢...

        哦,不,一切为了领地的百姓,为了他们长久的幸福指数。作为领地的领主这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

        易容术孟优当然不会,但孟优在系统的辅助下还是有别的技能的。

        每当这时,孟优总是不好意思的想:惭愧啊,哥就是这么低调。一直都兜着。

        此刻自己....就是女装大佬,出发。

        目标老板娘...

        被发现?no!

        那又怎么样,哥当年人送外号玉面小郎君。又不是没被人吃过豆腐,被吃着吃着就习惯了。

        孟优给自己打了个初隐,偷偷摸摸就到了“悦来客栈"老板娘住的房间后面窗台下。

        捅破窗户纸?太lou了。

        来个初窥法术,丢一个过去,墙就不存在了。

        孟优想这么做,可是内心总有个声音,在提醒他。“叮咚”“叮咚”“叮咚”真的好过分,孟优搞不清楚是系统发出的声音,还是小白发出的声音。

        总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刚刚求小猫交出化妆品时,这个声音也一直持续不断,害的孟优以为是系统又有什么奖励,没想到却是严厉警告。

        他是个正直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善良的人。哪有系统想的那么龌龊?

        孟优想转换下战场,去往乞丐的住处。

        其实他知道乞丐此时正在老板娘的床上。

        但是糜小姐在他身后...

        这是什么个情况?糜小姐难道也有武力值不成?

        这系统的叮咚声,莫非真是警告?不是因为小白系统故障,故意产生的声音?

        孟优迷惑了,第一次不自信起来,原来,爱情并不是女人的全部。

        孟优回头,望着近在咫尺的糜小姐,有些想不明白,正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要不要与糜小姐打个招呼的时候。

        眼前的糜小姐却突然开口道:

        “姐姐,你是我哥哥派来的救兵吗?”

        孟优突然就觉得有些郁闷了,他想开口回答,然而却如鲠在喉。

        这个法术是要比易容术强上不少,但是只是容貌上强上不少,那声音和普通的易容术没什么区别,你是男人,就要付出不是女人的代价。

        孟优强装镇定,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然后发出“啊啊啊啊”的声音。

        然后指了指糜小姐来的方向,对着糜小姐啊啊啊着。

        糜小姐是多么的冰雪聪明的人儿,不然,怎么能在孟优领地装的和不懂武功一样?

        糜小姐瞬间理解了孟优的意思。

        “她这是担心我的安危,让我去外面等着。多么好的一位姐姐啊!”

        糜小姐点了下头,又看了眼女装大佬打扮的孟优。眼神里充满了感激之情,却并没有迟疑,转瞬间悄然撤离。

        孟优望着喵小姐即将离去的背影,觉得自己好想法落下了句话,突然聚线成音道:

        “糜小姐,你先回去,找你的文远哥哥。告诉他,等会我前去见他。”

        糜小姐这时正好落在一处墙头之上,打了个趔趄,愣了愣神...瞬间消失无边的夜色之中。

        孟优望着糜小姐远去的背影,轻声感叹道:

        “唉,谁能想到,这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丫头,功夫也如此了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