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在线阅读 - 66、风骚的老板娘

66、风骚的老板娘

        “主公休怕,零陵上将军刑道荣在此!待我擒下对面贼子,与主公对酒当歌。”

        “哇哈哈哈,此等计谋俺有一箩筐...主公放心,统一西蜀又算得个逑。”

        “主公,你在建宁等我...吾几日后必定前去见你...”

        “呜呜呜,俺知道俺有爱吹牛的毛病,可俺对主公之心日月可鉴哩!”

        刑道荣受伤昏迷中的干嚎,严重威胁了船上人睡眠的质量,这是刑道荣昏迷的三天三夜里第三百八十二次梦话。

        船上的流寇已经无力再发出不满的抗议,如果不是自己的老大周仓的阻拦,他们早已把刑道荣沉入澜沧江喂鱼。

        .....

        陈到无聊的从破碎的衣衫里寻找着虱子,这是他来到这里的第七天。之所以来到此处,可不是因为什么感召而来,而是使命不能违背而已。

        这些天里,他已经熟悉了这身脏兮兮装扮,努力克服了衣衫上散发出的馊臭味道,也勉强熟悉了此处的环境。

        陈到悲哀的叹了口气...

        糜竺家的饭不是那么容易吃的,自己原本的想法是暂时委身此处,以后再做他想。毕竟,每个男人都有一个争霸的梦想。

        谁特么知道自己如此内敛,还是被糜芳委以重任,把自己派来此处,盯守。

        你说盯守总该有个目吧?然而,并没有。

        只是让自己留意来往的过客与车队,有无陌生之人出入等,待打听好他们的底细,把这些信息汇总后的档案登记在册,再交给悦来客栈的老板娘,老板娘每日以飞鸽传书的形式寄往成都。

        是的,读者猜得没错。

        未来的陈到将军,此刻是一个一文不名,却又貌似已经崭露头角的糜竺家一名食客。

        至于探听这些人的消息有什么用?

        这是一个食客该关心的问题吗?显然陈到并不在意。

        他只是忍辱负重,等待一个机会,等待一个大展宏图、一显身手的机会,等待建功立业、实现伟大抱负的机会。

        至于在这里,自己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自己按部就班站好岗,回去领完盒饭,找一趟成都府怡红院的浪浪...诉说一下衷肠,岂不美哉、快哉?

        当然建宁城悦来客栈的老板娘也是不错的选择,这位婆娘是拥有一双有力大长腿的老板娘,扭臀摆挎间流淌出的风情万种,啧啧...真让人心旷神怡。

        浪浪还太年轻,还需努力啊...

        此时还不是将军的陈到,正把多余的精力挥霍在胡思乱想里...

        这时,味县东城门外行来二人,一位白衣少年骑着一匹白马,看起来年龄也就十六七岁,相貌出众,身后背着个书箱。

        陈到依据自己习武之人的目力,很容易看到,从书箱里探出的小脑袋是一只可爱的猫咪。

        在少年后面跟着一位身骑小马,表情驹吊儿郎当的小孩,大概七八岁的样子,陈到一看就知道,这位,打小就是站没站样,坐没坐样的熊孩子。

        这让见多识广的陈到,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判断,他以为前面和后面的一大一小或许是少爷与书童的关系。

        要说是兄弟、叔侄关系是完全不着边际的,毕竟男孩骑着的可不是马驹那么简单,那是一匹漂亮的迷你小马,一看就是曾经失传已久的草泥马品种。

        还有...孩童的佩刀,一看绝非凡品。再仔细看隐隐有华光闪现。

        不仅如此,孩童周身散发着一股王霸气息,就算自己这等高手也为之心悸啊...

        可是,这孩童就算娘胎里开始练,也不可能练出如此的气势吧?

        其中必定与那佩戴之宝刀,铁定脱不了干系。

        在传闻中能发出如此气势无匹的武器,自己只听说过一把,曰:七星宝刀。

        陈到并没有因,来到味县的只是一对年轻的主仆,而忘记自己的任务。

        陈到赶忙站起,伸手拍了拍屁股上的干草,急匆匆的奔着前面那位少年而去,走到少年身前,他畏畏缩缩的问:

        “你们是要找客栈吗?”

        孟优低下头看了看,眼前的乞丐,手伸向后面,从书箱里摸索了一阵,大概是触碰到书箱里小猫的身体,小猫不乐意的喵喵叫唤了几声。

        孟优摸索了好久,终于掏出了几文钱,扔给了眼前的乞丐。

        这时的孟优并没有因为陈到的打扰而勒住白马的缰绳,依然任由他的白马继续前行,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悦来客栈。

        马忠黑白分明的小眼睛警惕的望了眼主公身前的乞丐,也没有说话,继续拍迷你马跟在白马的身后。

        二人一猫无视了陈到。

        孟优觉得,是没必要理眼前的乞丐,整个建宁城的乞丐多了去了,自己口袋里这俩钱儿哪能同情的过来,只能顺手为之,再说自家领地也只是收留诚心归顺的百姓。

        谁知这位乞丐是因为好吃懒做才做乞丐,还是因为流离失所真正的乞丐?

        喵妖精此刻眼里只有孟优...

        刚才主公又对人家毛手毛脚了呢,本小姐可是女人哩...

        不过,自家主公怎么越看越受看呢?

        唉!这样下去还得了,我这颗芳心早晚会被他俘获。

        ......

        马忠并没有把陈到当做空气,他还是用心的留意了眼前的这位乞丐。

        心里嘟囔着:假叫花子蒙谁呢?膘肥体满的。

        陈到很不喜欢被人无视的感觉...

        并且他们还这么有钱,出手这么阔绰,这很不寻常,他决定要在今晚的飞鸽传书中要多费一些笔墨。

        由于进入县城后,往来的行人逐渐增多,孟优和马忠不得不下马前行,好在马忠熟悉道路,他们也不急不缓。

        陈到很是光明正大的与白马并行,他很想从孟优的嘴里得到些什么,无奈孟优如同修了闭口禅般一句不言。

        他也很希望从孟优的表情读取一些什么,然而,孟优此刻的表情变得仿佛千年寒冰一样,既冷又硬,好像用那把七星宝刀都无法穿透。

        孟优很是无奈,戏都不演了?那你假扮乞丐的意义何在?

        陈到也很郁闷,如果不是老子有任务在身,自己懒得在这里和你耗着,摆个臭脸给谁看呢?

        所以陈到只好自己堆起笑容,道:

        “这悦来客栈是唯一可以住宿的地方,公子还满意吧?”

        “当然满意,这里管吃管住之外,什么事都可以把你们伺候得好好的,怎么会不满意?“

        随着妖娆的声音。老板娘,扭着腰肢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