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在线阅读 - 51、一副卷轴

51、一副卷轴

        上面只是画了四幅图,不过画风显得较为幼稚了一些,不像大都督所为。

        第一幅图:

        十几只小箭簇拥成团射断帅字旗,帅旗停滞在半空,居然还在迎风招展,打旗的小校惊愕的表情被画面定格,脸上蕴含了不可思议与无法置信之神色。

        蚩木看到,主将的自己,正凝神望向箭来的方向,自己头部上空引出一个椭圆形,里面住着两个小人。

        蚩木看第一幅画就呆立当场,如果说这幅画是敌将张辽刚刚接到的卷轴送给自己,也不至于让他这般惊愕,可问题是张辽自出城后,只是和自己在一起,完全没有与外人接触。

        蚩木紧接着看向第二幅:

        一马一兽,好似久别重逢的夫妻,凑在一起耳磨厮鬓,兽眼里居然泛起丝丝泪花,不过那兽掩饰及好,似是怕那马儿看到自己的情绪。

        马儿的眼神透射着迷茫和倾诉,像是一种由恨生爱转变。

        一马一兽前面有两员战将正在厮杀。

        其中魁梧的大个子,左手腰刀疾奔那面貌俊朗,长相周正的白面小将砍去,小将神情里写满无比的自信和对敌将的不屑一顾。

        小将的头部上空像第一幅画一样,引出一个椭圆形,里面住着,一个完好无损的人和一个被劈成两半的人。

        蚩木很是无语,我呢?我的想法为何不画出来?

        蚩木此时额头隐现汗珠...背脊发凉,这完完全全就是刚刚发生的事情,那怕是现场作画也不会如此精准。

        第三幅画:

        天空上无数飞鸟掠过,遮云蔽月,飞鸟体型小巧,放佛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鸟儿,更像是机关制成的木偶。

        飞鸟身上射出像射断旗杆的那种迷你小箭,无数小箭急速的向着下方射去。

        而画面的下方,是用墨侵染的底色,无数迷你小箭没入墨色里再也寻不到任何痕迹。

        黑夜如墨,惊恐几许?持卷而立,冷风习习。

        此时一阵冷风袭来,手拿卷轴的蚩木打了个寒颤。像是心有感应一般抬头望向城楼...

        城头上此时原本的两人,成了三人。对影成三人,月下独酌四方?

        一位佝偻身形的老人已站在了城墙之上,站在那位大笑便让人胆战心惊的孩童左侧,一副毕恭毕敬模样。

        蚩木识得那位老人,自己前几次佯攻都是被此人识破。也确实此人手下留情只俘战马,并不杀人。

        他就是这座城镇的三军大都督!杨一笑...

        蚩木继续去看手中的最后一幅画面:

        此图两个画面,第一个自己跪在一少年面前,口中好似诉说着什么?

        二个,自己还是跪在此少年面前...口中无言。

        因为自己嘴的位置好似已被针线缝合,而缝合之人,正是眼前与自己同框的张辽。

        ......

        这意思是战与不战,自己都是败?既然都是输,我为何不赌上一把?蚩木想到此处把心一横,咬破手指就在卷轴之上按上了手印。

        蚩木的手印刚刚在卷轴之上结印而成,天之上空就迎来了呼啸之声。黑压压的飞鸟遮蔽了大半个战场,使原本如墨的夜色更加黑暗...

        以赤目的眼力自然能看出那并不是真正的鸟儿,类似于木质机关兽。

        这便是图画中第三个图案,在蚩木毫无防备之下出现在他的上空。

        天空中飞鸟射下来的箭支并没有箭头,没有钝角的箭头上却抹了萤石和石灰混杂的石料,只要打在蚩木军队的身上就会留下一朵妖艳闪烁的白花。

        城西、城东两侧炮响连连,各有孟优军一千士卒杀出,前面两排盾甲手,后面三排弓弩手。做半扇形围困之状,仅是展现了防御的状态,并无进攻之意。

        蚩木的部队在没有将领和行令旗的调度下,已经无所适从,像无头的苍蝇一般到处乱撞,天上飞鸟射出小箭如蝗虫一般扑面而来。

        无序的蚩木军每个人身上到处印满了亮闪闪的白花,就像是一场无形的葬礼,在末世之中悲哀的绽放....

        这场战役到了此时已经分出了胜负。杨一笑微笑的看着城下,在夜色里有一种阳光普照的错觉。

        蚩木脸色灰暗,一场本应该属于自己胜利的战斗,就在杨一笑的计谋当中灰飞烟灭。

        空中的飞驰的木鸟,身上携带的迷你小箭,并多大无杀伤之力。

        那木鸟是用齿轮及野兽的筋骨制作而成。能飞翔到天空之上,便已经使其动力减弱,再一刻不停发射箭支,还有多少力道可言。

        杨一笑厉害就厉害在,他把箭支的箭头去除,用石灰、萤石抹在在箭羽之上,当蚩木的军队看到旁边伙伴和自己的周身均沾染了发光的白花后,精神已经开始崩溃。哪还有什么战力可讲?

        赤木看到此处,又想起杨一笑卷轴上的画面,心中自是悲愤不已。悲呼一声:天亡我也!

        蚩木内心更多的是羞愧之情,想到此处,蚩木脸上现出一丝决然之色,拔出弯刀就要自刎而亡。

        然而弯刀还未及拔出,城头便飞来二十几枚迷你小箭待到,近前簇拥成大箭一枚,把蚩木手中的弯刀一箭射飞。

        此时的蚩木听的城头传来孩童的喊话之声:

        “蚩木将军,好男儿志在四方。岂能因一时的输赢而自刎轻生?

        再说,你已经在卷轴上亲自画押,若败甘愿归顺,今日不遵守自己的承诺,昔日岂不成为别人的笑柄?被后人唾弃!

        今日之事,已成定局。你我皆不可挽回。输即是输,赢就是赢。岂可儿戏!

        俗话说,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而您的蚩木将军,就这样默默的,不负责任的死去吗?

        你怎么面对你眼前这些曾经的部下?蝼蚁尚且偷生,你为了你的部下性命,为了你的承诺,就不可以归降于我?

        信之义也,善之义也。仁之义也,礼知义也!

        难道你要做那不信不善不仁不义不知廉耻之人吗?

        今日归降,能救两万人性命。

        今日你若不降。两万人性命因你休矣!

        赤木将军放心,今日你若率众来降,你的两万部众,仍然归你指挥,本领主绝不插手此事,而且我承诺:此后无论军队有何整改,绝不动你这两万人马的念头!

        还望蚩木将军,知晓孰轻孰重,请将军三思而后行...半个时辰后,听你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