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在线阅读 - 49、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49、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并没有过多久时间,马忠骑着卧槽马而回。

        马忠对着孟优抱拳稽首道:

        “回禀主公,话已经带到。杨都督让您只需城头观战即可,其他无须挂念。今晚定当全擒贼兵。”

        说完话,马忠继续弯弓搭箭,继续盘玩旗杆。

        主公还没说停呢,就算那杨嘟嘟让自己停,自己也不能听,做人首先必须站好队、排好位,明白自己位置,懂得识趣。

        好像糜芳兄弟讲过,你是一个识趣的人,就能看懂主公的心意和想法。

        我的任务无他:射旗杆。

        马忠的箭艺让一旁孟优不禁也暗挑大拇指,不得不服气,小小的人儿,哪来的这般气力?

        这箭射的...都特么能自行拐弯,好比变轨飞毛腿,我就让你射个旗杆,你至于玩出这么多花样吗?

        但马忠单手在弓弦上轻拨,一串爆音响起,七枚箭枝在空中幻化成七道闪电直奔敌军阵营而去,七支箭锁定七个不同方位的旗杆,眨眼间,敌方阵营的旗杆迎箭而倒。

        孟优以为这样就完了,这种箭术几乎无人可以超越了。

        孟优错了,七支迷你小箭并没有衰竭,相反,却从七个方位汇聚成一簇,气势如虹直奔中间碗口般粗大的帅字旗而去,只听一阵杂乱声起,帅字旗已被迷你箭拦腰射断。

        俗话说,中军帅旗不倒,两仪队旗飘飘。

        这帅旗一倒下,严重影响了蚩木坐镇中军调度指挥的作用。

        不要小看这军旗,帅字旗和将骑旗算是一支部队灵魂象征,不仅承载了整个军队的士气,如果帅旗倒下了,那这支部队也就失去了灵魂,距离覆灭已经不远。

        旗帜除了在战场用来指挥军队以外,还可以根据旗帜的多少来判定军队数量。

        蚩木军战场中打队旗的小校找不到帅字旗,这可咋办?

        心想,是不是举帅字旗的那位大哥举着累了,这是放下歇歇呢!

        可左等看不到帅旗,右等也看不到那帅旗竖起。

        几百位打旗的士卒有点慌神,站在原地不敢动了,睁大了眼睛四处寻觅,心中纳闷,怎么行令指挥旗也看不到了,难道都被射断了?

        这怎么可能呢?这么远的距离,谁会有那么大气力把碗口粗的帅旗给一射两断?

        幸好自家将军坐骑高大威猛,那就退而求其次吧,跟着食铁兽跑呗!

        孟优看着原地不动的敌军,心中也犯了会迷糊,等想明白以后,不由哈哈大笑,在大笑同时孟优呼吸法运转周身,气聚丹田,孩童的笑声响彻战场,清脆悦耳...

        马忠被主公的笑声也是惊的一震。心道:

        不行啊,主公!您这笑声太魔性了。如悦耳的丝竹,如山涧清泉,咚咚欢畅;如雾中荷香,幽然不绝;如春日惊雷,活力四射。

        可就是没有一丝威慑之力...

        孟优自觉的收起笑声,道:

        “无敌,不用再射了,帅旗倒,蚩木崩。你今天立了大功,以后军营的弓弩这块就由你负责了,官拜弓弩大都督之职务。

        接下来就要看,未来城主杨一笑的表演了。”

        “谢主公提携之恩,末将定然不负主公厚恩,誓死相报。”

        “得,面子话少说,好好教你部下步射、骑射才是正经。”

        “诺。”

        正在二人说话之际,孟优听到三声炮响,再细看自家城门已经打开,从城门中窜出一哨人马,但见领头带队之人,是一年轻皂袍小将,威风凛凛,气宇轩昂,身躯凛凛,相貌堂堂。

        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剑眉浑如墨。

        手执钩镰长戟,身跨飞黄腾达,腰携百斩唐刀,那气势一看便知有万夫不当之勇,浩瀚凌云之志。

        有书云: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再往后看,身后五百铁骑,阵容整齐,身披铁盔铁甲,脸上皆有肃杀之气,人骑未至,弩箭先行,射完一波箭,弓搭左肩,鸟翅环得胜钩上摘钩镰枪,真有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之势。声势震天且有条不紊的跟随张辽身后。

        城头上观战的孟优不由咧嘴,这特么就是所谓的“全擒贼兵”?这波箭过去还能不死人?

        在孟优看来在乱军之中说一兵不伤,一兵不损,是万难之难。

        当然,孟优也没拿杨先生的话当作真,不过杨一笑说的那番话,从气势上就让孟优感觉很舒服。

        就一个字“赢定了”。

        孟优也不求能拿到白金奖赏。孬好给黄金啊?

        蚩木横眉冷目望着对面杀来的敌将,心中甚是不屑。自己还没摆好阵形,你便射断我的帅旗,这与偷袭何异?小人也!

        待听到清脆娃娃笑声,更是断定真小人也!

        以为毁我帅旗,我就输了不成?

        居然又派出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与俺交战。士可杀,不可傻也!

        蚩木手提凤翅镏金镋,一人一兽直奔张辽方向杀去,口中呢喃自语:看爷爷我,怎么一战五百零一人。

        一人一兽正往前奔行,却听得前方有人高喊。

        “呔,来将何人?这么急着马前受死?意欲何为?我张辽手下从不斩无名之将!”

        蚩木一人一兽冲的有些急,赶紧手拍食铁兽独角,那食铁兽好像能懂人意一般,兽足放缓,最后停在战场中央。

        “我乃...”

        "兄弟们,给我射!"

        五百特种骑兵早在张辽的叮嘱下,袖里藏好袖珍连弩,听得主将下令,五千支箭矢如蝗虫入境,雨点般的箭矢向蚩木方向砸去,食铁兽也不可幸免的被列入攻击序列之中。

        蚩木还没慌乱呢,城头的孟优就先行站不住了,今日自己怎么了?怎么就不盼着敌将受损呢?

        “文远啊,你这是杀敌吗?你这是要主公我的命啊...

        我能经受起从白金奖励直接到青铜奖励的落差嘛!主公我服你啊,你这是硬干啊..

        还特么还搞偷袭别人?咱就不能光明正大打吗?开始玩脑子了?而且自以为是脑子急转弯...”

        马忠看主公捉急,很是纳闷,兵不厌诈啊,那叫做文远的兄台做得没错啊!

        唉,天威难测啊...

        “主公,我要不要去搭救那敌将一二?”

        孟优侧头无语的看向马忠...

        意味深长的对马忠说道:

        “你在这和我废话功夫,那敌将蚩木现在恐怕已经成为筛子了...”

        “主公,敌将凶猛。我一直盯着呢,那蚩木勇猛无双,可与主公兄长一拼。这波箭雨已经被他躲过。

        主公,我明白您的意思,您是想收服此人,想他以后在您帐下听令...”

        孟优...

        你快拉倒吧,我是为了我的白金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