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在线阅读 - 30、拖沓而又香艳的剧情

30、拖沓而又香艳的剧情

        糜芳听到此处,来了精神,这蒲元家可是主公以后成就霸业不可多得助力,还有这叫做什么道人的,也要找到把他弄到云南,没准能练出仙丹也未可知啊。

        不是有句话吗?“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糜芳此时来了兴致,多日的劳乏也被他抛之脑后。

        糜芳、拉着马忠赶紧把蒲元让进客栈,又让小二重新摆酒上菜。

        糜芳经过几十天的长途跋涉,整个看上去瘦的不少,也精神了很多。当然,在这里的几人眼里生活一定过于优越,现在依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胖子。

        糜芳陪着马忠、蒲元坐下后,给蒲元布菜,顺势松了松腰带扣,装作关心状,让蒲元继续讲后来的事情。

        …….

        那葛玄道人因为觊觎他人财物,杀人越货、童心炼丹等等一百八十三条罪名,最后因而锒铛入狱。

        按说这葛玄犯下如此多的罪行,童心炼丹已是无可饶恕,按律应该就地砍头,以儆效尤。

        再加上他还犯下其他案件,所以味县县丞判他死刑,以为世人借鉴。

        葛玄道人是被抓后的第五天才被传唤审讯,原本汉灵帝想亲自看看此人长得如何凶神恶煞,一天之内两州郡作案,是不是真有传说中三头六臂、分身有术?

        当然这个想法也不完全是灵帝的想法,十常侍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事不凑巧,葛玄道人被抓之时,黄巾军张角创立太平道,以宗教的方式笼络人心,几天之内在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的信徒纷纷相随。

        这是打算推翻汉朝的意图,十常侍也好、灵帝也罢,哪有闲心去管葛玄道人的事。

        张让让同样是十常侍的夏恽批了条子,要求地方县丞全权处理。无需再议。

        这才延误了葛玄道人的审讯流程,被关五日之久的葛玄,五石散也停用,酒自是无人伺候。

        上堂之后已经清醒大半。

        不过,当听得一百八十三条罪行一一被师爷列举,并得知自已被判死刑,葛玄道人突然像只发狂的禽兽般冲向蒲县丞,大吼大叫道:

        “贫道特么是冤枉的,你们说的这些事贫道一件没干!

        贫道吹个牛逼怎么了?吹个牛逼怎么了?谁小时候没吹过牛逼啊?再说,你们查清楚不就好了吗?

        贫道被判死刑,你这是冤假错案!贫道我是不会死的,一个小小的砍首能奈我何,等贫道飞升之后,我一定会火烧你全家……”

        事情经过各方势力的谍报传达之后,各方官员及官员们的亲属都知晓了此事,对这个狂妄自大、不知悔改得妖道甚是不齿。

        然而,葛玄道人的逃狱,让整个益州,不!应该说整个国家,都笼罩在一股恐惧的诡谲气氛中,而最应该担心的就是蒲元一家人。

        他们想,逃狱后葛玄道人会不会更加无拘无束犯案?瞧见没有,蒲家就是下场,为自己招来飞来横祸吧!

        蒲元一家人住在衙署附近,不是住在衙署里面。家中成员还有夫人李常氏,蒲元还有一个十二岁的妹妹——蒲公英,以及一位名叫小强的杂役。

        几个徒弟并不住在此处。

        葛玄道人逃狱的消息一经传出,衙署的差役立即就自告奋勇,在蒲元家内外戒备防护,让杂役小强也暂时回家休息。

        可是不论戒备得多么严密,还是可能会有人为疏失的情况发生。

        “停停停...我记得。我和子方兄只是问你。你为何在此嚎啕大哭的事,你说的是什么?你说的这些事情与一个大男人在街头哭泣有必然的联系吗?

        你都说了这么久了,咱们还没有说到重点吧?”

        “这位兄台,当然有联系,你且听俺说完,可好?”

        “当然可以,你最好用普通话。”糜芳在此时插话道。

        我为什么要让他说普通话?什么是普通话呢?

        “兄台,我为什么要用普通话,什么是普通话呢?”

        蒲元啃着鸡腿不解的问。放下鸡腿骨头又进入了漫长的诉说。

        ……

        我们在家里戒备七八天里,这贫道贼人可是从没有到来。这也导致戒备之人慢慢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松懈。

        直到昨日晚间...

        听到此处,糜芳和马忠都不由自主竖起耳朵。

        蒲元说到此处,擦了擦嘴角处的油腻。浸染在回忆里...

        蒲元已到成人年纪,也就是说,他可以娶媳妇了。

        他一直有一宏愿,要娶的媳妇儿长相必然要美貌,身材必然要窈窕,行走必然要淑女,床榻必然要....

        好吧,总之在这么多必然之下,蒲元之前几次相亲都不如意。

        原因?有甚好说的?其他的只能试过才知道,让众多大家闺秀望而却步,小家碧玉闻风而逃。

        “现实点吧,孩子你的要求过于高了,我当年和你差不多想法,现在呢?”蒲元父亲总是气愤地对他说。蒲元不以为然,他一直坚持着一个信念: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守得住寂寞,创得了辉煌。

        中平元年,公元一八四年,四月二十一日。谷雨。

        也就是昨天。

        一个道士,这几日,搞得一家人紧张兮兮,到处警戒封锁。蒲元觉得过去紧张时刻,还在家里憋着,就觉得索然无味。

        于是,蒲元从味县南街逛到北街,回到铺子打一会铁,再从北街逛去东街。再回到铺子里打一会铁,不知不觉已经是黄昏。

        等到铺子收工,心想今天就剩下西街没有去,也许西街会有艳遇呢?

        蒲元是从不惯着自己的主,内心有个声音告诉他,还是回去吧,回家安全。

        他就不。哎,他就不惯着自己。

        西街是味县最荒凉的街道,没错,荒凉!因为北街人烟稀少,整个味县几乎所有的坟墓都集中于西面。因为味县人很相信一句话:一路向西。

        当蒲元几乎已经看到味县的西大门,就待摇头你转身回家之时,他在人烟稀少的西街,看到一位年轻女子。

        那姑娘背对着他,并不能看清样貌。不过,蒲元从姑娘窈窕的身材和紧身的打扮来看,他认为此人必定上的厅堂,下的厨房…那种人。

        蒲元就在后面跟着这位女子。

        蒲元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女子。

        一种女子走路时,仿佛就像平铺直叙的故事情节,另一种女子走起来就好像是一朵在风中摇曳生姿的牡丹。

        毫无疑问,前面的女子属于第二种,可是她又偏偏要拼命的控制自己。

        故意装出很平铺直叙的样子。

        决不让自己腰肢以下的部分有一点摆动,决不让跟在他后面走的自己看到哪怕一点点的内涵。

        只可惜一个人的外貌体态是很难去掩饰的,就像一只猫走起猫步时别样的性感。

        谁又能把平铺直叙的剧情安排到牡丹身上?当然一朵牡丹怎么装也是无法平铺直叙的。

        因为她可是妖艳的牡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