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蛮荒种田开始在线阅读 - 4、堂房议事

4、堂房议事

        孟优先去了卧室换上干净衣物,随后跑到院子里池塘边,用小手接着泉眼冒出的水洗了洗脏兮兮的小脸,同时在想着去堂房应对之策,毕竟阿爹的威严曾在小小孟优心灵上留下了不小的烙印。

        这时他突然感应到熟悉的气息,和自己的自然心法相互交融,相互回应。这是怎么回事呢?自己的这个修炼心法到底拥有什么样的秘密?孟优压下心中的疑惑,暂时不去管它,以后机会会很多。

        虽然已近黄昏,孟优运转心法后能清晰地看到几十见方的池塘里游曳着一种鱼类,还有些苔生的植被。如果不是母亲的话先入为主,孟优都不觉得它们是传统意义上的鱼。因为这鱼长了白色的毛...

        孟优见过长着类似鱼鳍的哺乳动物,却没有见过长着毛发的鱼,孟优觉得这挺奇怪,为什么母亲就没有一点惊讶呢?或许是因为他们习惯了,所以不大惊小怪了?还是自己幻视了能看到隐形的东西?孟优百思不得其解。

        孟优没再纠结这个问题,自己还有大把的时间等待去挥霍呢,不要忘了他还有冻龄技能书,尽管这玩意目前看来完全没啥意义,完全为三国人民服务的存在。当然如果为了自己的娘亲,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离开池塘,又小跑向灯火明亮的堂房。推开堂房的门,映入眼帘的不是自己的阿爹,是一只猫。此刻加菲猫慵懒的躺卧在主人位置前面的石桌上,而主人的位置空空如也。

        阿爹坐在了次位,两位游商坐在客首,其次是兄长孟获,娘亲居然也坐在了末席。在以前孟优和娘亲是没有上桌吃饭的权利的,即便没有客人,娘亲和孟优也上不得餐桌吃饭。孟获能够上桌也是凭借在族里建立的威信才得到了阿爹的许可。

        孟优惊愕的发现加菲猫仿佛又大了一圈,它是真的变大了。不是吃胖的那种大,光洁的毛发,优雅的身姿,而又不失体面的对孟优深深地一拜。

        “啊哈老板,您回来了。这是您的位置。我不过是越俎代庖。公公婆婆待我如初见,我将待您如初恋...”加菲猫用系统音说道。

        孟优一阵头大,尼玛咋生了你这么个玩意啊。

        孟优母亲心细,没有把加菲猫能讲人言的事情告诉众人,商人口很难说严禁,一有不慎怕招来祸端,只是说了小猫图腾兽的传说的事情。真实的话想等到客人走后与孟优阿爹细说。

        孟优阿爹见到小猫的样子也很是欣喜与惊讶,也只是按照族内规矩把加菲猫迎为主人待之。并叫上自己的女人上桌,孟优娘亲便有了母凭子贵的感觉,孟优阿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不会因为儿子的原因而怠慢了尊贵的客人,与客人继续聊时事政治、神闻轶事。

        当加菲猫看到孟优进来,如老鼠见猫,孟优此刻见了自己的阿爹,如加菲猫见了他。有些时候怕就是一种尊重。

        孟优进门后,先给两位游方的商人行礼,再给阿爹行礼后准备落座,礼毕后有点傻眼,加菲猫虽然空出了首位,可阿爹并没有过去坐,这就导致第一次获得上桌殊荣的孟优,又没有了一席之地。只能一旁站着等待阿爹问话。

        孟优娘亲赶紧起身,把孟优拉到身边,原本是想揽着孟优坐,待孟优不肯后自己让出半个板凳,孟优这才坐下。

        此时的加菲猫蹭的一下,窜入孟优娘亲的怀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彰显自己对主人娘亲的忠诚,在主人面前展现一下自己的眼力界。

        此刻的两位游方商人和孟优的阿爹,都放下酒杯,二人对孟优一顿夸赞。孟优斜眼看了看阿爹的神情,虽然从阿爹脸上看不出什么,孟优还是从阿爹眼神里捕捉到了一丝骄傲和以前从未见过欣慰之色。

        “优儿,这图腾兽你在哪里寻得?确实是跟随你而来不是你强迫?”

        待孟优点头后,孟优阿爹孟达继续说道:

        “哦,这样的话,的确是一件大事,需要开一次家族会议共同商讨一下,那就定在明天上午吧。”

        “孟族长,恭喜你呀!得了如此麒麟儿,你的小儿子这般出息。你的大儿子更是不差啊,听说蔡邕蔡大人在游历期间,被你家孟获所救,真是你的福气啊!保不齐他就把他家的宝贝令媛嫁于你家获儿,哈哈...”

        另一位商人也跟着大笑,随声附和道:

        “是啊是啊,蔡邕[yong]蔡伯喈[xie]被五原太守王智举报后,便避难于益州一带,他把令媛嫁于你家大儿孟获还真有可能啊,你家孟获自小力大无穷,如今得了金背砍山刀更是如虎添翼,将来定有大作为,如今朝廷混乱民不聊生,正是猛将用武之地啊!

        你小儿子又摊上这般福缘,这真是让人羡慕啊!我要有女也会嫁,哈哈哈哈。”

        孟优听糜家两位客商说道蔡邕,一时恍惚,心想:这蔡邕不是此时正避难于江海吗?怎么会跑到益州一带,看来自己不能以史书记载以为真了,这三国有点乱啊。

        蔡邕可以不去江海跑来益州,那么别人呢?

        联想自己领地之事,将来必定有用到二人之时,没办法自己年纪尙幼,哪怕说的天花乱坠也难免被人看轻。这糜家可是大大的肥肉,想要结交还是要用些伎俩才行。想到这里孟优心里有所计较。

        “两位兄长见笑,见笑啊!年前获儿的确救过伯喈先生,因腿疾在此暂住半载有余,伯喈先生是个有大学问的人啊!

        我儿孟优天生体质羸弱,我本欲让优儿拜得先生为师,又恐先生以为我携恩情逼迫。唉,因此错过了缘分啊...”孟达说道此处叹息一声。

        “孟达兄,这有何难,这事可以包在二位小弟身上。就看你是否舍得你家优儿远行了,那蔡邕正好住在我们回江夏的路途之中。

        只要孟达兄您写封书信,备些银两,可供你家优儿三五年之用度。我再以我家兄糜竺之名美言几句,哈哈,此事可成啊!”

        孟达听到此处有所意动,本欲答应,观其梦游娘亲面有忧色。斟酌后开口道:

        “呵呵,此事甚好。待我与娘子商讨后,明日给予二位兄台答复。在这里先谢过兄台美意。”

        说话提议那人三十岁年纪,名唤糜烂,是糜竺、糜芳的同父异母之兄,虽不是同母所生,糜烂父亲死后十九岁的糜竺接替家主之位,糜竺非但没有排除异己,还是甚是器重糜竺。益州事物归其全权调度。

        糜烂自学习经商以来就一直活动于益州地带,与孟优阿爹孟达在少年时便有了很深的情谊。

        这次行商带着堂弟糜费主要是为了与各个郡城及蛮族各个部落做好交接的问题,以后做了益州的话事人就不合适到处行走。

        二来,把孟获的金背砍山刀交予孟达,与孟达告个别。

        孟优听到阿爹说到此处,不由暗想,三国乱世已起,黄巾军开始作乱,自己怎样才能有所建树呢?

        能跟随二位糜家商人远去中原当然好事,可是自己这边没有奠定下基础,领地也好,阿爹这边和周边的部落还存在冲突,自己在也能帮上些忙,得让阿爹放弃这可怕的想法,看娘亲有点不舍的自己样子。这就是突破口了。

        自己本身胸无大志,也不想争什么天下,但天下大乱已经是必然之势,自己也不能束手待毙吧,好在自己系统在手,天下我有。自己不争,也要给家族和娘亲争上一争。

        加菲猫很是了解孟优的心意,用系统转换的语言说道:

        “老板,未来我们怎么办?不然你把我扔到领地里吧!那里比较安逸,本小姐可以教教他们咖啡种植...”

        孟优表面装作听着大人们说话,

        “好吃懒做的东西...嗯?你是母的?”

        “老板,怎么说话呢?我是一只女猫,喵小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