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雨停再攻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雨停再攻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雨停再攻

        阿拉万开口就是王炸,直接就是表示投诚的意思。

        “你说什么?

        我没听清楚。”

        陈梦满脸惊讶看着面前的阿拉万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是代表珂比能族长向大汉表示投诚的。”

        看了眼陈梦,阿拉万再次将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投诚?

        为什么?”

        陈梦满脸疑惑,他不明白自己跟鲜卑根本不着边,珂比能为什么会向大汉投诚。

        “为什么我现在不方便解答,只要校尉大人将我们的来意转发给幽州牧,相信他肯定会见我的。”

        阿拉万再次神秘的一笑,什么职位决定你能知道事情都多少,他能告诉陈梦自己是来投诚的这已经很不错了,在往深处的东西说出来也不是陈梦能够理解的。

        “好,那你就在卢龙塞中等待,我马上派人去通知太守大人。”

        既然阿拉万不想说,陈梦也没有多问。

        “有劳了。”

        阿拉万被安置在了卢龙塞中,一骑快马却是离开朝辽西郡的太守府狂奔而去。

        “加速,加速。”

        就在幽州战事因为大雨陷入平静的时候,从交州赶来的骑兵大军已经赶到了信都,稍微补给了一番之后,他们再次踏上了征程。

        渔阳的暴雨一连下了三天,终于在第三天夜晚的时候渐渐平息。

        蹋顿听着帐篷上的雨点声,马上冲出了帐篷。

        “雨小了?”

        乌干来到蹋顿边上,看着稀稀拉拉的小雨脸上满是笑意。

        “看来这老天还是没有放弃我乌桓一族啊。”

        蹋顿看了乌干,眼中满是笑意。

        “嗯,这样看的话明天的雨应该就能停了,那就预示着我们可以进攻了。”

        乌干看了眼蹋顿,他知道对方为什么高兴,毕竟他心心念念的就是拿下渔阳城,现在雨停了,也就预示着可以进攻了。

        “嗯,吩咐兵马今天晚上准备,明天只要雨停,马上进攻,我要一举拿下渔阳城。”

        蹋顿点了点头,他等了三天,三天啊,终于这雨要停了。

        “是。”

        一时间整个乌桓大营中士兵都在摩拳擦掌,等待明天雨停后的攻城之战。

        “雨停了,雨停了。”

        渔阳城中的荀谌也是从屋中冲出,这三天他过的甚是煎熬,现在雨终于停了,也就意味着明天只要雨停,乌桓人绝对会向城墙发起攻击。

        “马上派人招徐荣过来。”

        “诺。”

        很快徐荣便来到了荀谌所在的地方。

        “大人。”

        徐荣来到荀谌身边,向他抱拳行礼。

        “你马上组织兵马上城墙,一旦明天雨停,乌桓人马上就会攻城,一定要严防死守,将敌人给我死死的拖在渔阳城下。”

        荀谌看了眼披着蓑衣的徐荣,直接下达了自己的指令。

        “城墙上的兵马严阵以待,只要敌人进攻,定然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面对荀谌的话徐荣只能点了点头,早在雨势变小的时候徐荣就安排好了兵马,他也知道憋了这么多天,只要明天雨停,乌桓人就会全力攻城。

        “好,主公的计策能不能成功就全看你了,一定要守住城池。”

        “诺。”

        渔阳城和乌桓大营都在准备,而天上的雨势也越来越小,等到第二天早上偌大的太阳已经挂在了天空之中。

        “天晴了,吩咐全军出营,进攻渔阳城,今天我要在城中喝酒。”

        蹋顿看着天上的太阳眼中满是兴奋之色,果然天放晴了,那他就要秉承天意,拿下渔阳。

        一时间无数乌桓士兵离开大营,犹如涛涛海浪朝渔阳城狂奔。

        “来了,全城防御。”

        看到乌桓人再次席卷而来,徐荣直接一声令下,全城瞬间戒严,刀剑出鞘,弓弩上弦。

        “攻城。”

        没有废话,战争已经打到现在这个情况了,蹋顿直接一声令下,全军攻城。

        “呜呜呜、”

        “呜呜呜。”

        “呜呜呜。”

        连绵的牛角号响彻天宇,乌桓士兵再次无畏的朝着渔阳城墙发起了攻击,与此同时两万骑兵再次出动,朝着城墙狂奔,压制城墙上的弓箭手。

        “守城弩射击。”

        “弓箭手准备。”

        “盾牌手防御。”

        徐荣应对的策略还是那样,这套连招也是他对付乌桓人最优的配置了。

        一时间鲜血之花再次绽放,一个个乌桓人应声而倒,但是这些他们已经司空见惯了,还是悍不畏死的继续向城墙发起进攻。

        战争进入白热化,这次依然如故,守城弩费劲吃奶的力量,还是只击毁了六架楼车,仍然有四架楼车坚挺的杀到了城墙边上。

        惨烈的攻防战再次开始开始,乌桓人跟幽州军在城墙上相互厮杀,面对坚挺的幽州军,乌桓人虽然人数众多,仍然打不开局面,只能用添油战术,不断的派人跟幽州军鏖战。

        鲜血再次将城墙染红,刚刚被暴雨洗刷干净的城墙再次变得的粘稠了起来。

        “火油,给我烧。”

        看到敌人源源不断杀来,徐荣只能再次出动火油,焚烧敌人的楼车,打断敌人进攻的步骤。

        一个个士兵眼神坚毅,抱起火油罐开始向战场发起冲锋。

        “狙杀他们。”

        有了前车之鉴,乌桓人也防着幽州军这一手呢,看到那些抱着火油罐冲锋的敌人,马上下令弓箭手开弓狙击。

        “守城弩,给我射那些楼车上面的敌人。”

        乌桓人有招,徐荣也是早有对策,守城弩对于那些楼车来说绝对是难以抵挡的大杀器。

        一时间早已沉寂的守城弩再次开弓,在盾牌的保护下射击敌人楼车上的弓箭手。

        一时间战斗进入高潮,双方你来我往拼命厮杀,最后幽州军士兵还是依靠不要命的精神,化成地狱恶魔,用自己的生命将乌桓人击溃,随着一架架楼车被烧毁,预示着这次乌桓人的进攻再次被击退。

        “艹。”

        蹋顿看着被焚烧一空的楼车,不由得一阵郁闷。

        他想象不到到底是什么样的勇气,才能让这些人哪怕浑身被烈焰包围,仍然能够悍不畏死的跟自己的士兵同归于尽,与其说自己士兵是因为楼车被毁而溃败,到还不如说是因为敌人这种恐怖的勇气而崩溃。

        “王下,打不了了,楼车被烧,士兵的士气已经崩了。”

        乌干看了眼城墙上的情况,知道想要再攻已经不可能了。

        “不能停,敌人之所以现在用火油烧城,就是难以维持了,吩咐士兵用云梯攻城。”

        蹋顿却是摇了摇头,现在城墙上敌人肯定已经精疲力尽了,他相信只要自己继续攻城,肯定能够将渔阳一举拿下。

        “可是士兵们的士气已经很低靡了,继续攻城,好像有点不可能了。”

        听到蹋顿的话,乌干却是皱了皱眉,现在这情况还要继续强攻,他怀疑蹋顿是不是魔怔了。

        “你的士兵现在士气如何?”

        蹋顿瞅了眼乌干,既然前排的士兵已经崩溃了,那么就让后排的士兵顶上去。

        “那可是我们的精锐,死一个就少一个,你真的这样?”

        乌干也是一愣,原先派上去的不过是杂鱼兵马,真正的精锐还在后面,现在蹋顿却要动自己的精锐,让他有点诧异。

        “攻,你出一万,我出一万,在试一波。”

        蹋顿点了点头,他确实有些魔怔了,现在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拿下渔阳城,拿下渔阳城。

        “既然你想试一下,那就冲吧。”

        既然蹋顿坚持,乌干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谁让人家是乌桓的王呢。

        “吹号,冲城。”

        蹋顿一声令下,牛角号再次响彻天空,蹋顿的一万本部士兵配上乌干的一万精锐,纷纷下了战马,开始向城墙发起进攻。

        “敌人又杀上来了。”

        看到敌人再次进攻,马上有人向徐荣汇报。

        “吩咐士兵准备战斗。”

        徐荣也看到了如同海浪一样杀来的乌桓敌人,直接下令士兵准备战斗。

        刚刚击退敌人的进攻,本来以为今天的战斗就要完结了,没想到对方还不后撤,竟然再次杀了上来,真是让人崩溃了。

        一时间士兵们再次握紧刀剑,拉满战弓,开始对城下冲锋的乌桓人发起进攻,但是乌桓人也不是吃素的,骑兵再次奔射,压制城墙上的弓箭手,给自己的士兵创造机会进攻城墙。

        一时间城上城下都有损伤,而换上了精锐的乌桓人速度再次提高,养精蓄锐的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到了城墙边上,咬着钢刀开始迅速朝城墙攀爬。

        喊杀声响彻在渔阳城上空,乌桓人的精锐果然不同于原先的杂鱼,这些兵马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哪怕城墙上的反抗激烈,但是他们还是顽强的杀到了城墙上面。

        “赶他们下城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