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惨烈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惨烈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惨烈

        连绵的号角声响彻天宇,乌桓人推着十架楼车缓缓向前,再往前是数不清的士兵扛着盾牌和沙袋先行填补护城河。

        “两万骑兵出动,压制敌人城墙上的弓箭手。”

        这次蹋顿也算兵精粮足,大手一挥就是两万骑兵进行奔射压制城墙上的弓箭手。

        “出动。”

        阿丸达一声令下,带头冲锋,身后是两万磅礴的骑兵犹如海浪一样涌向了渔阳城墙。

        “盾牌手防御。”

        面对敌人的奔射,说实话徐荣想要应对真的没有太好的对策,对方全员骑兵,挪移变向的速度太难以琢磨,如果贸然发射不但伤不了对方,还会消耗己方弓箭手的体力。

        无数盾牌出现,覆盖整个城墙,准备抵御敌人的箭雨攻势。

        “放箭。”

        冲锋到一定程度之后,阿丸达直接下令向城墙抛射箭雨。

        一片箭幕犹如乌云一样冲天而起,直接压向了渔阳城头。

        一阵噼里啪啦,犹如雨打芭蕉一样,叮当作响,但是经过了前两次的攻城战,应对这些东西他们还是很有经验的。

        箭雨过后,弓箭手马上开始弯弓,向正在填河的敌人发射死亡箭雨,同时十架弩车也在盾牌的保护下推上城墙,对着下面的乌桓人攒射。

        攻城战正式打响,城头城下都有损伤,但是相对于早有准备的幽州军来说,乌桓人面对守城弩的攻势还是难以抵挡,一时间也是损伤不小。

        乌桓人面对城墙的攻势已经司空见惯,哪怕顶着巨大的伤亡还是顽强的将面前的护城河填了起来。

        “进攻。”

        美达儿看到填河已经完成,大手一挥直接下令士兵开始进攻。

        数不清的乌桓人扛着云梯冲在了第一线的位置,而楼车也是加速开始向前冲锋,他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杀到城墙边上,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自己损失不大的情况下拿下面前这道天堑。

        “守城弩,给我射那些楼车。”

        徐荣看着十架楼车缓缓向前,不由得也是皱了皱眉头,说实话虽然以前他们悠着劲不敢太猛,但是这次哪怕他们全力施为,想要拿下这么多楼车也是力有不逮。

        “诺。”

        守城弩校尉也是有些头皮发麻,但是仍然抱拳领命,去指挥守城弩攒射那些前行的楼车。

        一时间弓箭横飞,弩箭飘空,缓缓行进的楼车面对这样的攻势只能一边逆来顺受,一边默默的向前继续。

        “弓箭手攒射云梯上的士兵,”

        “滚木擂石,给我砸。”

        “金汁,金汁准备好了吗?

        时候差不多了就给我浇下去。”

        徐荣在城墙上沉着指挥,而城墙上的士兵也是各司其职,竭尽全力阻拦敌人。

        战争从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一个个尸体从天而降,砸在地上了无生机。

        随着楼车越来越向前,其中三架已经被凌空射爆,还有两架也在空中不停的摇晃,即将解体。

        又是两声巨响,两架楼车再次凌空解体,但是剩下五架楼车仍然晃晃悠悠继续向前。

        终于在敌人楼车杀到城墙边上的时候又有一架楼车被射了个散架,四架楼车也算完成了使命,杀到了城墙边上。

        “放搭板。”

        随着百夫长一声令下,四架楼车上的搭板瞬间打开,直接砸在了城墙上面,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冲啊。”

        搭板打开,在里面的乌桓人犹如猛虎出涧,直接越到了城墙上面,开始跟早已准备就绪的幽州军战到了一起。

        “弩手准备,给我把他们赶下去。”

        徐荣看到敌人竟然有四架楼车杀到城墙,不由得也是皱了皱眉头,但是这种情况他也预料到了,所以一早就把弩兵调到了城墙上面,为的就是应对这些乌桓士兵。

        一时间上千弩兵兵分四路,二百五十人为一队,分别前往四处楼车的登陆点。

        “都闪开,都闪开。”

        弩兵杀到,屯长直接冲前面的士兵喊话。

        看到弩兵杀来,前排抵挡的士兵也是马上闪开通道,让弩兵杀到了前面。

        “五段式射击,放。”

        屯长杀到前方直接下令士兵进行五段式射击,因为乌桓人通过楼车杀上来的人并不多,全体射击的话效果跟五段式射击发射相差无几,而且五段式射击持续的时间也更长。

        “盾牌。”

        看到敌人的弩兵杀来,前排指挥的乌桓军官直接下令士兵举盾防御。

        一面面骑盾树立在士兵面前,但是面对狂射而来的弩箭,汉军用的盾牌都有点抵挡不住,更别说防御力要低很多的乌桓骑盾了。

        挡在最前面的骑盾直接就被射穿,连带后面的乌桓士兵也是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

        “不要怕,冲锋,斩杀那些弩兵。”

        看到自己的士兵惨死,乌桓军官也是无可奈何,毕竟装备不如别人他是真的无能为力,现在能做的只能是让自己的士兵用命去拼掉对方的弩兵了。

        一时间乌桓士兵纷纷杀出,朝着弩兵的方向狂奔,但是却被接连不断的弩箭射倒在了地上。

        赤红色的鲜血好像不要钱一样从尸体中流淌,将地面变得粘稠无比,可是还有更多的乌桓士兵高声大喊,继续向前冲锋。

        “弓箭手,给我压制拿下弩兵。”

        前线争夺进行的惨烈无比,塔楼上面的弓箭手也是纷纷弯弓射箭,狙击下面的弩兵。

        “盾牌。”

        看到敌人的弓箭杀来,刀盾兵们纷纷向前,用盾牌将弩兵的上面遮蔽,保护他们不受弓箭的伤害。

        随着时间的推移,乌桓人虽然死伤惨重,但是却靠着士兵的死伤终于杀到了弩兵的前面。

        “弩兵后撤,刀盾兵向前。”

        校尉看到敌人杀到跟前,直接下令弩兵后撤,命令刀盾兵向前跟敌人近战。

        双方好像两头杀红眼的公牛直接对撞到了一起,一时间肢体纷飞,鲜血肆意流淌。

        “乌干,让你部落的精锐通过楼车进攻城墙。”

        看到城墙上的血战,蹋顿直接让乌干的精锐向城墙发起进攻。

        “明白。”

        乌干看了眼蹋顿,现在是关键时刻,他肯定不能薄了蹋顿的脸面,直接行礼,然后吩咐自己的士兵下战马通过楼车向城墙发起进攻。

        “火油,烧楼车。”

        看到敌人打的这么猛,徐荣也是皱了皱眉,直接下令士兵用火油烧毁敌人的楼车。

        上百士兵抱着装满火油的陶罐开始超前冲锋。

        “弓箭手,狙击那些抱陶罐的士兵。”

        看到敌人再次出动火油,负责进攻的千夫长直接下令楼车上的弓箭手射杀抱着火油的士兵。

        能在楼车上面的弓手都是乌桓人中的善射之士,听到军令下达,纷纷弯弓搭箭,开始狙杀。

        “盾牌手,保护火油兵。”

        看到接连不断有抱着火油罐的士兵被敌人的弓箭手射杀,一个校尉直接下令盾牌手保护他们前行。

        “守城弩,给我射那些楼车上面的士兵。”

        徐荣看到自己士兵的损伤,直接下令守城弩对他们进行射杀。

        收到命令,十架守城弩纷纷调整角度,程仰角开始对楼车上面的弓箭手进行压制。

        半米长的弩箭可不是好对付的,哪怕楼车上面设置了牛皮蒙皮,还有盾牌保护,在弩箭的攻势之下也是如犹如纸糊一般,直接被射了个通透,上面的弓箭手损失惨重。

        “向前,向前,一定要打开局面。”

        千夫长哈儿看到眼下的局面根本难以打开,也是皱了皱眉头,如果现在杀不过去,一旦敌人的火油扔过来,他们大好的局面就要葬送了。

        乌桓士兵其实已经尽力了,但是攻城战真的不是他们擅长的东西,面对幽州军的精良装备和比他们更强悍的士气,他们能不被撵下城墙就不错了,打开局面确实有点难。

        绕是这样乌桓人还是前赴后继的继续向前,跟守军厮杀在一起。

        “后撤,后撤,火油来了。”

        火油兵在盾牌手的保护下终于杀到了阵前,负责的校尉直接下令,让跟乌桓人混战的士兵后撤。

        听到这命令,正在交战的幽州军士兵也是避之如毒蝎,犹如潮水一样朝后倒退。

        “贴上去,不要给他们拉开距离的机会。”

        哈儿看到敌人后撤,知道接下来要面对什么,直接下令士兵顶上去,不能给敌人机会。

        乌桓人也不是傻子,敌人后退他们直接便贴了过去,不给幽州军拉开距离的机会。

        “怎么办?”

        一个屯长看了眼校尉,眼中满是犹豫之色。

        “扔,往人群后面扔,阻断他们后面的兵马,剩下的兵马准备绞杀突进军阵的敌人。”

        校尉看到敌人贴了过来,士兵想要后撤已经不可能了,直接果断的下令让士兵阻断敌人的后续兵马。

        “诺。”

        听到校尉的命令,抱着火油罐的士兵们纷纷卯足了力气将手里的陶罐扔了出去。

        “啪。”

        “啪、”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