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持续作战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持续作战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持续作战

        “嗯,就是这个意思,你马上按我的安排去做吧。”

        荀谌点了点头,示意他马上下去执行。

        “诺。”

        很快便有差不多四五千士兵罩上民服出现在城墙上面,帮助袍泽继续修补城墙。

        第二天的时候乌桓人再次打造了攻城器械,浩浩荡荡犹如海浪一样杀到了渔阳城下。

        “王下,你看。”

        眼尖的蹋顿亲卫长一眼便看到了城墙上面身着民服的士兵,冲着蹋顿说话。

        “嗯?”

        蹋顿用手搭了个凉棚,朝着城墙上面了望。

        “青壮?”

        这下蹋顿算是看清楚了,城墙上不但有严阵以待的士卒,还有身着民服的青壮在城墙上协助。

        “嗯,就是青壮,这是不是预示着敌人的兵员已经不足,所以才会让民壮上城协助防守?”

        亲卫长点了点头,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应该是,我们来的很快,他们根本没有时间调集兵马增援,昨天虽然我们损失不小,但是攻上城墙之后敌人的损失也不小,所以他们才会调集青壮上城协助防守。”

        对于亲卫长的话,蹋顿也是很赞同的,

        民壮上城墙虽然能够增加城墙上的兵马,但是新上城的民众精锐程度肯定不如正规军,甚至会因为慌乱打乱城墙上兵马的部署,而对方现在派上来了民壮,肯定是因为兵马不足不得已而为之的动作。

        “吩咐大军,全力攻城。”

        所谓趁你病要你命,既然你已经把自己的软肋漏出来了,那就对不起了,渔阳城老子要收下了。

        “是。”

        美达儿大手一挥,数不清的牛角号瞬间吹响,数不清的士兵扛着云梯推着楼车和撞车开始朝渔阳城发起进攻。

        “全军戒备,弓箭手准备。”

        徐荣看到敌人发起进攻,直接下令全城戒备。

        一时间弓箭手们纷纷紧张的将箭矢搭在弓弦之上,只等敌人进前,便要撒射死亡的箭雨。

        “填河。”

        还是昨天的步骤,晚上的时候徐荣早就派人将他们填平的护城河再次挖开,所以乌桓人只能在次用人名去填昨天的坑。

        “骑兵出击,压制城墙。”

        看到步卒开始进攻,蹋顿直接命令骑兵进行奔射压制。

        阿丸达一马当先直接带头冲了出去,他身后是不到万余骑兵发足狂奔,犹如一片海浪朝渔阳城墙冲了过去。

        “盾牌手防御,弓箭手不用管骑兵,准备压制护城河的敌人。”

        敌人的骑兵再次袭来,徐荣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经过昨天的战况,这伙骑兵也是学精了,想要预判他们的方向很难,与其做无用功,到还不如全力应对敌人的步兵来的好。

        “诺。”

        听到徐荣的命令,一面面盾牌立起,将城墙上的士兵保护在身后,而弓箭手则是纷纷弯弓搭箭,开始向护城河撒播死亡的箭雨。

        “盾牌手在前,剩下的人抓紧时间清理河道,填补护城河。”

        美达儿也是轻车熟路,直接下令前排士兵顶起盾牌,盾牌后面的人则是抓紧时间填补护城河。

        “抛射盾牌后方的士兵,命令守城弩放平,给我瞄准了射他们。”

        面对敌人的老套路,徐荣却是微微一笑,老子的套路你都想象不到。

        听到徐荣的命令,负责守城弩的士兵也是一愣,但是他们也没有别的想法,直接架着守城弩来到墙头,瞄准敌人的盾牌阵,开始发射半米长的弩箭。

        弩箭袭来,直接打了乌桓人一个措手不及,最前排的盾牌手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守城弩箭打了个盾碎人飞,在人群中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艹、”

        看到敌人竟然用守城弩射击自己的盾牌手,哪怕美达儿已经想到敌人的应对之策,也是有些措手不及,不由得大爆粗口,但是面对降维打击他也是无可奈何,只能任由敌人用守城弩对自己的士兵大加杀戮。

        虽然前有弓箭抛射后有守城弩攒射,但是乌桓人还是顶着伤亡将护城河填平,然后士兵们扛着云梯开始朝城墙发起进攻。

        血腥的攻防战再次展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被战争所吞噬。

        “楼车上来了。”

        随着战争的推移,敌人的楼车和撞车也是缓缓向前,杀到了守城弩的射击范围之内。

        “这次留两个楼车,击毁其中三架。”

        徐荣看到对方的楼车杀来,直接下令守城弩发起进攻。

        “将军,放两架楼车过来是不是有些冒险?”

        听到徐荣的安排,负责守城弩的校尉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没事,敌人攻城作战就那个样子,如果这次还放一个楼车,对方肯定会生疑,所以这次就放两架过来。”

        徐荣看了眼正在前进的楼车,缓缓开口说出了自己的安排。

        “我明白了。”

        校尉看了眼徐荣,直接点了点头,然后去指挥守城弩开始对敌人的楼车进行射击。

        一时间箭雨倾盆,守城弩的攻击也是接连将敌人的楼车打崩,但是剩下两架楼车却是被刻意的避开,安排到了城墙边上。

        “放搭板。”

        随着两块搭板打开,如狼似虎的乌桓人带着狞笑,朝城墙上的士兵杀了过去。

        “刀盾手,近战。”

        敌人杀上城墙,徐荣直接指挥早就准备就绪的刀盾手向前,压制乌桓人向外扩展。

        灿烈的城墙战再次开展,战争从现在开始进入了高潮,数不清的士兵围绕着两座楼车开始相互争夺,数不清的生命也是消逝在刀剑之下。

        战争一直在持续,两个楼车附近的尸体已经堆积成山,双方也是在忘我厮杀,一点都没有罢休的感觉。

        “火油准备,给我烧。”

        徐荣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直接下令火油准备烧。

        “诺。”

        为了应对这次的战斗,荀谌在北上的时候就将存储在蓟县的火油全都带了过来,所以徐荣手里的底牌还是很多的,最起码应对眼下的乌桓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一时间怀抱火油罐的士兵全部冲出,然后噼里啪啦一顿扔,而乌桓人看到这个情况也是知道厉害,马上就惊慌着开始朝后狂奔。

        “扔火把。”

        一声令下,城墙上丢下无数火把,再次将城墙下面变成一片火海,数不清的乌桓人只能在火焰种哀嚎。

        “不要退,不要退,通过楼车继续上城墙,一定要把他们拿下。”

        看到火海再现,美达儿却不想放过这次的机会,命令士兵顶着火海继续进攻。

        听到美达儿的命令,乌桓士兵也是一愣,谁知道敌人会不会放火烧楼车,现在通过楼车进攻,说不定直接就葬身在那里了。

        看到士兵迟疑,美达儿的脸瞬间变成了一片冰霜。

        “敢有踌躇不前者杀无赦。”

        随着美达儿的杀令下达,一个个乌桓军法队开始磨刀霍霍不怀好意的看向那些乌桓士兵。

        “冲。”

        一个百夫长咽了咽唾沫,一声大吼,带头朝楼车冲了过去。

        畏与军法官的压力,乌桓士兵也是纷纷持刀握盾朝着楼车的方向杀了过去。

        一时间乌桓士兵如潮水一样朝两架楼车的方向冲去,但是楼车就那么点,城墙上面对徐荣军的优势兵力,他们根本打不开局面,只能一个个上去被杀之后第二个在补上,进行填油瓶作战。

        “放火烧楼车,阻止敌人进攻。”

        看到敌人仍在强攻楼车,徐荣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眼中闪过一道骇人的精光。

        “诺。”

        听到徐荣的命令,士兵们纷纷抱着油罐朝着楼车的登陆口冲锋。

        “都闪开。”

        一个士兵向前,直接开口冲面前的士兵喊话,然后从通道种直接冲了过去。

        “他们要烧楼车,拦住他们,拦住他们。”

        看到抱着火油罐杀来的敌人一个乌桓百夫长眼中出现恐惧的光芒,他知道一旦这些人冲到跟前,那么他们面临的就是万丈深渊。

        “杀。”

        乌桓士兵也知道厉害,也是拼了老命阻拦敌人的前进,幽州军虽然悍不畏死,但是想要杀进去还是有些困难。

        “将油罐砸过去,先烧人。”

        校尉看到敌人的抵抗这么激烈,也是微微皱眉,但是马上又有了主意。

        十几个油罐直接飞来,在乌桓人的之中砸开,粘稠的火油瞬间将乌桓人浇了个通透。

        “快退,快退。”

        看到这个局面,一个浑身乌黑的百夫长彻底疯了,虽然自己的士兵能够无惧敌人的刀剑,但是火油这个东西并不是你有勇气就能够抵抗的,火把一到,他们绝对有死无生。

        “火把。”

        一瞬间十几个火把直接出现,砸在了惊慌无比的乌桓人中。

        朵朵红莲随着火把的落下瞬间盛开,直接将乌桓人的脚下变成了一片火海。

        登上城墙的乌桓人只能哀嚎,翻滚,企图扑灭身上的火焰,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最后在火焰之中没了生息。

        “弓箭手,射杀敌人。”

        校尉看到乌桓人的惨状不由得也是皱了皱眉,虽然对方是敌人,但是他却无法面对这样的情况而无动于衷,而他现在能做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给对方一个痛快,让他们能死的没有那么痛苦。

        听到命令的幽州士卒也是一样,弓箭手纷纷弯弓搭箭,将箭雨洒向了被烈焰包围的乌桓人中。

        面对从天而降的箭雨,乌桓人没有恐惧,只有解脱之意,相比被烈焰焚烧,他们更愿意选择体面的死去。

        一个个乌桓人被弓箭射杀,到最后城墙上已经没有站立的乌桓人了,只剩下一个个还燃着烈焰的焦尸。

        “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