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进攻渔阳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进攻渔阳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进攻渔阳

        蹋顿还是有些能耐的,为了这次的进攻他从以前就开始布局,不但劫掠了很多民众,对于工匠一类的技术性人才更是在意无比,所以这次乌桓人不但在打造云梯这样的简易攻城器械,就连撞车和楼车他们也在制作。

        乌桓人制造攻城器械很快,数万人只用了一天的时间便制作了两台撞车和五架楼车,至于云梯更是数不胜数。

        “准备出兵,我要一举拿下渔阳城。”

        看到兵马准备就绪,蹋顿一声令下全军向渔阳城前进。

        “敌人来了,马上去通知大人。”

        看着潮水一样杀来的敌人,徐荣也是神情一凛,马上派人去通知荀谌。

        得到敌人攻城的消息,荀谌不敢停留跟鲜于辅直接来到了城墙上面,看着数万敌人在城下列阵,也是一阵皱眉。

        就在城墙上的人注视乌桓人的时候,蹋顿再次出现在了城墙下面。

        “鲜于辅,我在给你一个机会,现在开城投降,我保你和全城百姓姓名,否则城破之时就不要怪我了。”

        听到蹋顿嚣张的话语,满城官兵全都是一阵愤怒,小小乌桓人也敢在他们面前大放厥词,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要生气,这就是战争,守住城池我们就赢了。”

        看到士兵的愤怒,荀谌却是微微一笑,安抚麾下士兵莫得生气,然后在鲜于辅身边耳语了几句。

        鲜于辅听完荀谌的话后却是微微一愣,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这样真的可以吗?”

        鲜于辅看了眼荀谌。

        “没事,你照我说的去做,你现在越是这样表现,他越会觉得渔阳城防虚弱,到时候他必然全力攻城。”

        荀谌却是冲鲜于辅点头,示意他照着自己说的去做就好了。

        “诺,我明白了。”

        既然荀谌坚持鲜于辅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直接探出城墙。

        “蹋顿,如果我投降你真的肯放过我和全城百姓?”

        鲜于辅脸上露出为难之色,然后冲他询问。

        “当然,大军没有进攻之前我说的话都算数,你们汉人不是讲什么君子一诺,千金难毁,放心。”

        听到鲜于辅的话,蹋顿也是异常兴奋,冲着城墙回复。

        “那好,开城投降可不是小事,我总要跟城里人商量一下,你现在就率军撤退,五天,给我五天时间,必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怎么样?”

        既然蹋顿搭话了,鲜于辅也没什么好说的,直接将荀谌的交代说了出来。

        “五天时间?

        你怕不是在拖延时间,等你们的援兵吧?

        真当我傻吗?”

        蹋顿看了眼鲜于辅,整个人都傻了,这特么也太不把自己当人了吧。

        “那就三天,三天之后给你答复,如何。”

        果然,蹋顿不是傻子,鲜于辅原先绷着的脸也是微微舒展。

        “三天时间也长,我最多给你半天时间,半天之后你要不给我答复,我就直接攻城。”

        蹋顿白了鲜于辅一眼,直接调头返回军中。

        “王上,怎样?

        命令士兵暂时休息?

        等到有答复了在进攻?”

        一个万夫长看了眼蹋顿,开口冲他说话。

        “不能停,他之所以说这个话就是想要拖延时间,等待幽州的援兵抵达,越是这样越是证明他对自己城防的不自信,吩咐士兵抓紧时间准备,半天的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蹋顿也不傻,鲜于辅的意思他直接就猜透了,直接冲着下面人吩咐继续备战,一旦鲜于辅不投降,他就要马上发起进攻。

        “诺,我明白了。”

        听到蹋顿的命令,数万大军直接开始准备,攻城器械在城下缓缓展开。

        “大人,他们好像上当了。”

        看到蹋顿的人正在准备攻城器械,鲜于辅也是脸上一喜,冲着荀谌说话。

        “呵呵,蹋顿不是傻人,他现在肯定认为渔阳兵力不足,接下来一定会派兵猛攻,接下来就看我们的表演了,徐荣。”

        荀谌点了点头,他之所以让鲜于辅这么说话就是看到了蹋顿非易于之辈,肯定能看出这么说的原因,而这就是所谓的我预判了你的预判,这样的话蹋顿肯定会不顾一切的攻城,这就是自己想要看到的。

        “在。”

        徐荣直接向荀谌抱拳。

        “接下来要看你组织能力了,既要保证防守力量不能太大让敌人绝望,又要保证城墙不失,能做到吗?”

        荀谌看了眼徐荣,直接下达了一个艰巨的命令。

        “徐荣保证完成任务。”

        徐荣向荀谌抱拳,表示自己绝对完成任务。

        “好,鲜于辅咱们下城墙,这里交给徐荣就好了。”

        既然徐荣已经表态了,荀谌也相信他绝对能够做到,而他们在这里也没有意义,反倒还需要士兵保护,让他们分心。

        “诺。”

        鲜于辅抱拳,然后跟着荀谌一起下了城墙,而这里则是交给徐荣全权负责。

        “所有人准备,严防死守,一定要给我悠着点打,千万不要把乌桓人给吓尿了。”

        徐荣看着城下的乌桓人,微微一笑,直接冲身边的士兵喊话。

        “放心,绝对不把他们的屎打出来。”

        “让小崽子来吧。”

        “区区乌桓人也敢在我们大汉领土放肆,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

        一群士兵也是无所畏惧,一个个谈笑风生调侃下面的乌桓敌人。

        “王下,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差不多半天光景,负责攻城器械的千夫长直接来到蹋顿身边,向他汇报情况。

        “好。”

        蹋顿点了点头再次策马向前来到了城墙下面。

        “鲜于辅,考虑的怎么样了?”

        听到蹋顿喊话,城墙上的徐荣却是直接抓过一张战弓,然后猛地拉开。

        “蹋顿,看好了,这就是我家太守大人的回答。”

        话刚说完一支穿云箭猛地射出,朝城下的蹋顿猛射了过去。

        “铛。”

        蹋顿手中长枪横转,直接将射来的弓箭斩飞,看着城墙上严阵以待的士兵,他不由得嘴角露出一阵冷笑。

        “那就不要怪我了。”

        蹋顿直接调转马头朝大军之中奔去。

        “王下,没事吧。”

        看到城墙上放了冷箭,马上有亲卫来向他询问。

        “我没事,区区暗箭还伤不了我,马上吩咐大军,吹号攻城。”

        蹋顿脸上一片冰霜,直接下令士兵攻城。

        “呜呜呜、”

        “呜呜呜。”

        “呜呜呜。”

        连绵的牛角号响彻天宇,数万乌桓人开始扛着云梯,推着耧车和撞车朝渔阳城发起进攻,同时一万早已准备就绪的骑兵纷纷抓紧手中的战弓,随时准备压制城墙上的幽州守卒。

        “弓箭手准备。”

        看到乌桓人发起进攻,徐荣直接一声令下,城墙上的弓箭手纷纷弯弓搭箭,随时准备将致命的箭矢撒向乌桓人的头顶。

        “丢沙袋,填河。”

        最前面负责指挥的万夫长美达尔直接下令前排士兵将肩上的沙袋投下,回填护城河。

        “放箭,压制他们。”

        看到敌人进到弓箭发射的范围,徐荣一声令下,数不清的弓箭从天而降,犹如暴雨一样将护城河边上的敌人淹没。

        “不要慌,盾牌手在哪,马上顶上来保护士兵填河,后排士兵继续向前。”

        美达尔看到敌人箭雨凶猛也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毕竟汉人最强的也就是弓弩刀剑这样的兵器之利,面对这样的箭雨,他是有预料的。

        很快后排的士兵扛着盾牌冲到最前面,组成盾墙,而后排的士兵则是扛着沙袋继续填补渔阳城外的护城河。

        “抛射后方。”

        徐荣看到敌人前排有了盾牌,也是没有纠结,直接下令弓箭手抛射后方,造成最大的杀伤。

        一时间前排的士兵暂时安全,但是后排的士兵却面临暴雨一样的箭雨洗礼,顿时死伤一片。

        “骑兵上前,压制敌人城墙上的弓箭手。”

        看到敌人城墙上的弓箭手开始发威,蹋顿直接下令严阵以待的骑兵压制城墙上的守军。

        “呜呜呜。”

        牛角号再响,一万骑兵瞬间发动,踏着隆隆的马蹄好像飓风一样朝城墙发起狂奔。

        “将军,敌人的骑兵杀上来了。”

        看到敌人骑兵发动,马上便有校尉前来汇报。

        “这是敌人的骑兵要抛射压制城墙,吩咐盾牌立起,保护弓箭手,弓箭手东向四十五,抛射。”

        徐荣自然也看到了敌人骑兵的踪影,这是胡人们的惯用手段,没有强大的远程攻击手段,没有投石机,他们只能依靠骑兵进行机动,等到马速够快再上弓箭的动能,就能将箭矢射向城头,压制城墙上的弓箭手。

        但是他们这次遇到的却是久经战阵的徐荣和他麾下精锐的两万凉州步兵。

        “放箭。”

        蹋顿麾下的直属万夫长阿丸达看到马速和距离都合适之后,直接弯弓搭箭,将手中的箭矢射向了城墙。

        一时间一万骑兵化身成一万精锐弓箭手,跟随阿丸达一起将弓箭撒向渔阳城。

        “防御。”

        箭雨袭来,徐荣直接下令防御。

        “御。”

        “御。”

        “御。”

        一面面盾牌直接竖了起来,将整个城墙全都遮蔽,同时弓箭手们则是集体调转弓箭,将目标放在了徐荣所说的方位。

        “叮叮当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