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沮授的担心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沮授的担心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沮授的担心

        看到袁术竟然这么明事理,荀彧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直接单膝跪地向袁术宣誓效忠。

        “好,只要你真心投效于我,我还是那句话,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袁术一步向前将荀彧扶了起来,这会他心情大好,不但得了一双儿女,而且还拿下了荀彧这条大鱼,真是好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荀彧一定尽心竭力辅佐主公。”

        这一刻荀彧也总算放心了下来,虽然说自己想开了,但是真的接受不接受还在人家袁术手里。

        “好了,典韦马上返回州牧府,安排人准备酒宴,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诺。”

        典韦听到了袁术的话,没有停留直接跨上战马朝州牧府赶去。

        “大家都上车吧。”

        看到典韦离开,袁术直接招呼大家上车,而荀彧听到之后却是独自返回自己的马车。

        “怎么了,我说的是大家都上车,自然也包括你了。”

        袁术一把抓住荀彧的衣袖。

        “多谢主公,但是荀彧不过是新入之臣,好像还没资格跟主公同车而乘吧。”

        虽然荀彧也很渴望跟袁术同乘一车,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还不够格。

        “在我眼里没有新入后入之分,只有能力高低之别,你以为随便一个阿三阿四都能上我袁术的车?

        陈宫刚刚从刘备那里投效,我也是这句话,现在我让你上车就是认可你的能力,难道说你自己也看不起自己吗?”

        看了眼荀彧,袁术却是微微一笑,现在的荀彧跟以前的陈宫一样,感觉自己有点自卑,所以袁术才要这么说话再激一激他。

        “如果主公这么说的话,那这车荀彧是非上不可了,否则岂不是要承认自己是阿三阿四之辈了?

        我再不济也不会弱于陈公台。”

        你还别说,听到袁术的话,荀彧也是直接一愣,当他听到陈宫也是一样,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他可不认为自己比不过别人。

        “呵呵,那就上车吧。”

        袁术拉着荀彧一起登上了自己的特制马车,四人一路缓行朝着州牧府前进。

        当天晚上州牧府大摆筵席,袁术君臣四人喝的欢天喜地,不亦乐乎,到最后荀彧三人谁都没能离开州牧府,被袁术安排在了偏厅休息。

        “主公,荀府的人来了。”

        夏侯惇悄咪咪的来到曹操的屋外,轻轻冲里面说话。

        “怎么样?”

        听到夏侯惇的话,曹操直接从屋里走了出来,虽然他已经决定顺其自然,任由荀彧自己选择,而且荀彧投奔袁术对自己利大于弊,

        但是他从本心上来说还是希望荀彧能够坚定本心,所以他到现在还是没有休息,为的就是等荀府的消息。

        “袁术刚开始从荀府出来的时候,荀彧并没有答应,但是很快荀彧的马车就离开了荀府,我估计他应该是去找袁术去了。”

        曹操安排的人只能在荀府看着,对离开府邸的荀彧却是不能追踪,但是既然荀彧会驾马车离开,那应该是投奔袁术去了。

        “哎,该走的总归要走,拦都拦不住得,让他去吧。”

        其实不用夏侯惇说,曹操也猜到了荀彧现在的想法,该走就走,他曹操留不下人家。

        “主公,要不要派人。”

        现在夏侯惇快疯狂了,荀彧在曹操手下的时候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在眼里,现在这样的人却要投奔敌人,他怎么能人忍受。

        “不要,现在不能打草惊蛇,我们的人有大用,现在暴露了就完了。”

        曹操在投奔袁术的时候曾经留下一只暗部,这支暗部是他的以后的希望,而夏侯惇想的也是用这支暗部的人来杀掉荀彧,

        但是袁术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先不说能不能刺杀成功,就算他真的能成,

        荀彧这么重要的大臣要是被暗杀,恐怕自己的暗部就会被他连根拔起,而且稍有不慎这把火很可能会烧到自己身上,

        为了一个已经离开自己的荀彧,不值得冒这么大的险。

        “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荀彧的能力太强大了,如果真的为袁术所用,我们又该如何是好?”

        听到曹操的话,夏侯惇也知道与现在不宜动用后手,但是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荀彧的能力强我知道,但是就算荀彧不为袁术所用,我们还不是照样被他打败了,别想那么多了,一个荀彧而已,无所谓了。”

        不只是夏侯惇咽不下这口气,曹操又何尝能咽下去,他可是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的枭雄,但是现在也是只能在这里生闷气。

        “诺,我明白了。”

        既然曹操都这么说了,夏侯惇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能点头作罢。

        “典韦。”

        袁术冲外面发声,点了典韦的将。

        “主公。”

        典韦推门而入,冲着袁术抱拳行礼。

        “你马上去找沮授过来,我有要事相商。”

        袁术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让典韦去找沮授过来。

        “诺。”

        典韦直接离开,朝沮授的府邸奔去。

        “老爷,典韦将军在府外等候。”

        典韦到来,沮授家的下人哪敢怠慢,直接去向沮授禀告。

        “谁?

        典韦将军在府外等候?

        快让他去会客厅,替我更衣。”

        听到典韦过来,沮授马上命人让他去会客厅,自己则是更衣之后朝会客厅行去。

        “大人。”

        典韦看到沮授过来,直接向他行礼。

        “典韦将军,深夜而来,是不是主公有事相招?”

        沮授看了眼典韦,这会能派卫将军亲自过来,肯定是有大事发生。

        “嗯,主公让我过来就是有要事要跟大人商议,还望大人马上跟我过去。”

        典韦直接将袁术相招的事情说了出来。

        “沮授遵命,准备马车。”

        虽然不知道袁术这么晚召唤是为了什么,但是肯定是大事,所以他不敢耽搁,马上命人准备马车跟着典韦一起朝州牧府行去。

        没过多少时间两人便来到了州牧府中,在典韦的带领下直接去见了袁术。

        “则注,快来,坐。”

        看到沮授过来,袁术直接招呼他过来。

        “主公,这会找我过来,肯定有急事,不知道怎么了?”

        沮授向袁术抱拳,直接询问他所为何事。

        “则注,荀彧这个人,你怎么看?”

        袁术冲着沮授微微一笑,他想听听沮授对荀彧的看法。

        “荀彧荀文若?

        主公怎么会突然想要问他?

        难道说主公是想要将他收为己用?”

        沮授听到袁术突然发问,马上就明白了,肯定是自己的主公起了惜才之心,想要收归荀彧为己用。

        “嗯,我确实想要将荀彧收为己用,所以才要问你对他是怎样的看法。”

        袁术冲沮授点了点头,但是他还是没告诉他,荀彧已经成了自己人了。

        “主公,荀彧此人有大才,虽然在曹操麾下没有太大的机会展示,但是单凭他在扬州和荆州展现的能力也当的上王佐之才的称号,可是主公我不同意您将荀彧收归麾下。”

        虽然袁术都这么说了,但是沮授却是冲袁术摇了摇头,不同意他的想法。

        “为什么?”

        听到沮授拒绝,袁术也是一阵疑惑。

        “主公,不是沮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荀家之人不是庸人,相反公达和友若都是顶尖的智谋之人,而且他们现在一个是幽州牧,一个是凉州牧,如果再加上一个荀彧,我怕荀家势力太大,到时候尾大不掉啊。”

        沮授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在他看来现在荀家的势力已经很大了,幽州牧和凉州牧两州之主,如果再加上一个荀彧,那就等于天下有四分之一在荀家掌控之下,这也有点太强了。

        “则注,这个你就不用考虑了,真的等到天下大定,我会颁布新的制度,而且到时候我也会对各地进行削权,不会造成尾大不掉的情况。”

        果然,沮授的想法跟荀彧的想法一模一样,都是荀家太过强势,树大招风导致自己的忌惮,到最后对荀家进行清洗。

        “主公,你可知道天道有常,人欲无常,一旦荀家真的到了那个地步,荀家之人的野心恐怕会涨到极限,到时候一旦主公宣布削权,我怕他们会反,毕竟那个位置的诱惑力没有人能抵挡。”

        虽然袁术也说了自己会削权改制,但是沮授还是担心,荀攸和荀谌不但在地方上威望很高,在军中的也是拥簇着众多,如果他们真的要反,到时候就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了。

        “野心而已,我自问只要我在世上,当镇压整个大汉,今天晚上荀彧已经向我投效,认我为主,我招你过来商量,其实是在纠结荀彧到底该是外方地方为州牧,还是在朝堂之上。”

        袁术看了眼沮授,直接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他自信只要有自己在,天下就乱不了,只要自己在,就没人敢蹦哒。

        “主公,荀家真的很可怕,当初荀谌归属主公,荀彧却是直接南下投了曹操,世家之心叵测,这样的话无论谁当世,荀家都不会落魄,所以说我还是不同意荀彧入朝。”

        沮授直接起身,单膝下跪向袁术行礼,从这里可见他对此事确实相当重视。

        “此事我已经决定了,不要多言,现在你只要告诉我,是该外放它州还是直接入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