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抵抗顽强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抵抗顽强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抵抗顽强

        听到袁威的命令,五十架投石机各自开始调整,然后换装散弹开始向广信城发起了连绵不断的攻击。

        “不要乱,不要乱,全部防御,盾牌手保护弓箭手。”

        看到乌云一样飞来的散弹,姚顶不由得大惊失色,虽然这些石弹看着比刚才的要小很多,但是他知道如果这些石弹落到城墙上面,肯定会是灾难一样的景象。

        但是看着那些还在慌乱之中的士兵,姚顶的心也是沉到了谷底,这些士兵马上就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了。

        暴雨般的散弹从天而降,犹如雨打芭蕉,在城墙上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数不清的士兵直接就倒在了血泊之中,哪怕那些举盾防御的士兵也是一样,只有一面面碎裂的盾牌证明他们之前抵抗过。

        “呼。”

        姚顶这下是真的被惊着了,太特么凶残了,他亲眼看到一个士兵被一颗石弹精准射击,砸的脑瓜崩裂,惨死当场。

        “姚顶,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光姚顶被惊着了,士燮也被惊着了,在士兵的护卫下来到了姚顶的身边。

        “大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只能暂时让士兵抵挡,至于能撑多久我就不知道了。”

        姚顶看了眼过来的士燮,说实话如果说不是士燮刚开始说谁在提投降就砍脑袋,他现在绝对是要建议投降了。

        “哎,一定要顶住啊,广信城和身后那些百姓就全靠你了。”

        士燮也知道现在姚顶能够保证城墙上的士兵不崩就算不错了,在要求什么的话就有点太过分了,所以只能谈了一口大气,嘱咐姚顶一定要坚持住。

        “我一定顶住。”

        听到士燮的话,姚顶也是叹了口气,他现在也只能违心的说这么一句话了。

        “嗯,你指挥吧,我就在后面看着就行。”

        士燮也听出了姚顶语气中的无奈,但是现在广信城中那些知兵之人都出去了,他也只能依靠姚顶了。

        “防御,防御,起盾牌,人都蹲下,都蹲下。”

        看到又一波石弹砸来,姚顶也来不及跟士燮废话,直接冲了出去,指挥士兵进行防御。

        “保护校尉。”

        姚顶冲了出去,他身边的士兵也是紧随而去,擎起盾牌保护姚顶的生命。

        一波波的石弹接连不断砸来,城墙上面除了惨叫哀嚎之声就只剩下沉重的喘息之音。

        伴随着满天的散弹,建忠军和徐州军也是杀到了护城河的边上。

        “填河。”

        两边的士兵开始推着沙车扛着沙袋,开始填堵面前宽阔的护城河。

        随着一车车沙袋投入护城河中,一个个通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出现,成型,到最后变成了一条条通道。

        “冲城。”

        看到通道出现,臧霸直接下令士兵扛着云梯,踩着刚刚成型的通道,进攻广信城墙。

        “将军,还不进攻吗?”

        臧霸的徐州军开始进攻,但是建忠军这边张郃还没有下令,他身边的校尉也是一愣,不是要抢时间吗?

        怎么还不进攻。

        “不要心急,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广信城想要拿下没那么简单,赌注什么的我根本就没在意过,等楼车推上来在进攻,我不想打添油战术。”

        张郃却是微微摇头,想拿下广信城没有那么简单,虽然敌人现在被投石机砸的心胆俱碎,但是想靠云梯就拿下确实有些困难,他是建忠将军,不可能为了自己的赌注就让兄弟们上前拼命。

        “我们不怕,冲吧。”

        “对,我们不能输给徐州军。”

        “不就是死吗?

        我们什么时候怕过,攻墙吧。”

        听到张郃的话,一众士兵却是群情激奋,张郃怕他们牺牲,但是他们却是不怕,不就是个死吗?

        建忠军什么时候怕过。

        “要不这个将军你们来当?”

        张郃瞅了眼身边请战的士兵,不由得微微皱眉。

        “不敢。”

        虽然张郃没有气急败坏,但是士兵们知道自己是烦了他的大忌,虽然他们是要请战,但是临战之时不遵将令,这是所有将军都非常忌讳的事情,而张郃治军之严远超想象,单这个请战就够治他们的罪了。

        “那就给我老实听着,马上派人去后面给我推楼车,等楼车杀到才能进攻城墙,另外告诉袁威,我这边的城墙给我往死里面砸。”

        看到士兵们知道错了,张郃也没什么好说的,士兵不畏战这是好事,他也犯不着为了这些去惩戒这些人,但是该敲打还是要敲打的。

        “诺。”

        这些士兵们不敢在说什么了,有些事第一次张郃可能会容忍,但是如果有第二次的话张郃绝对会毫不留情,治他们个抗令不遵之罪。

        很快徐州军和建忠军出现了两幅光景,一面是如火如荼进攻城墙,另一面却是没有动弹。

        “投石机暂缓北段城墙的进攻,集中火力进攻南城,小心误伤友军。”

        看到两侧城墙的情况,袁威也是马上改变了指令,现在徐州军已经开始进攻,那里肯定不能再砸散弹了,否则就会造成误伤的情况。

        随着投石机的转换方向,很多在南侧城墙的士兵本着求生本能,也有支援北段城墙的心意,开始向北段城墙开始机动。

        “将军,为什么建忠军没有行动啊?

        还有你看现在南侧城墙的士兵已经开始往北侧机动了,这是什么情况?”

        看到建忠军这里这么诡异,没有出兵,城墙上的人也开始机动,一个校尉直接冲臧霸发问。

        “这广信城不好攻,现在敌人虽然被投石机压制了,但是他们的士气还没有崩溃,现在我们进攻,敌人有了反应,马上过来支援,

        吩咐士兵暂缓进攻,让后面的楼车给我加速,另外让袁威的投石机继续进攻,特么千算万算还是帮张郃做了嫁衣。”

        臧霸瞅了眼另一边的建忠军,也是知道自己刚才做的有点鲁莽了,有点太过想赢了,如果敌人的士气崩了,那怎么都好说,但是现在人家明显还能坚持,自己这么做只能是给张郃做嫁衣了。

        “现在后撤,刚才牺牲的兄弟可就白死了。”

        听到臧霸的命令,他身边的校尉马上开口冲他发问。

        “现在你越攻,我们这边城墙汇聚的敌人也就越多,所谓欲速则不达,这样只能减轻南侧城墙,到最后反而便宜了建忠军,

        而且只用云梯吗,没有楼车的辅助,想要登上城墙很难,传我军令,命令士兵给我撤回来。”

        臧霸不可能明知道是错的还让士兵拿自己的命去拼,所以哪怕身边的士卒还想继续进攻,他仍然下令士兵撤退。

        “诺。”

        很快臧霸的命令传到了正在攻城的徐州军中,虽然士兵们不知道为什么要撤兵,但是他们还是坚决的执行命令,开始向后撤退。

        “敌人退了?”

        看到徐州军后撤,北侧城墙上的士兵全都懵逼了,这特么刚开始进攻,敌人就退了,太不合理了。

        “什么情况?”

        姚顶也是懵逼了,他从军这么长时间,从最下等的步兵一步步上升到校尉,也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不知道,敌人虽然后撤了,但是并没有失败,你看他们的楼车还在进攻。”

        随军司马看了眼姚斌,又瞅了眼还在进攻的楼车,根本没有丝毫欣喜之意。

        “目标北墙,给我砸。”

        其实不用臧霸说,后方的袁威早就注意到了南段的兵马已经分到了北段好多,现在徐州军后撤,这就给了他大范围杀伤敌人士兵的机会。

        袁威一声令下,五十架投石机直接开始转向,然后散弹飞射,朝着那里狠狠的砸了过去。

        “不好,散开,快散开,盾牌手,挡住。”

        看到敌人的散弹崩来,姚顶赶紧大吼,让士兵散开,躲避迎面而来的攻击。

        人只有两条腿,跑的再快也快不过从天而降的散弹雨,一时间北面城墙好像被血洗了一样,数不清的士兵倒在血泊之中,生死不知。

        “剩下的人散开,往南段过去,快。”

        姚顶现在终于明白了敌人的计策了,先是依靠北面城墙进攻,将自己在南侧的兵马调过去支援,然后士兵撤离,紧接着散弹进攻,就能最大限度的杀伤自己的士兵,真是狠啊。

        姚顶通过表面情况分析到了自己想要的解答,但是他完全不知道这只是两支部队打赌的后果,根本没有什么调虎离山,

        面对他们这些新兵,如果不是张郃和臧霸担心士卒伤亡问题,大军一起攻城,说不定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经历了惨痛的损失,城墙上的士兵也是学乖了,不但站的很开,而且全都压低了身子,将自己蜷在盾牌下面,等待死神的到来。

        有了投石机的压制,城墙上的士兵根本不敢露头,更别提什么防御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楼车缓慢而又坚决的向前。

        “停止射击。”

        看到楼车压进,袁威马上下令投石机停止进攻,在砸,就要出现误伤的情况了。

        “停了?

        投石机停了,快吩咐士兵反击,弩车,弩车呢,给我射了那些楼车,快。”

        投石机停止发射,姚顶马上跳了起来,看着近在咫尺的敌人,直接下令守城弩进行反击。

        “校尉,弩车没有了,全都被投石机砸毁了。”

        听到姚顶的命令,他身边的一个屯长直接冲他回话。

        “艹,让弓箭手带上火油,给我发射火箭,烧了那些楼车,烧。”

        守城弩没有了也不能坐视楼车的继续进攻,他马上下令士兵用火箭烧毁楼车,楼车临城的话,后果如何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诺。”

        听到姚顶的命令,刚才搭话的屯长马上保全,下去指挥士兵准备用火箭进攻楼车。

        “云梯上。”

        看到楼车已经杀到跟前了,张郃也没有什么话说了,直接下令云梯先行一步,因为现在敌人都聚集在楼车的方向,所以他要分散他们的注意力,给楼车登墙创造空间。

        “将军有令,云梯冲城。”

        得到张郃的命令,早已经饥渴难耐的建忠军士兵开始加速,朝着城墙发起了冲击。

        “云梯先行一步,攻城。”

        另一边的臧霸观察战场,也是第一时间做出了云梯先行的决断,一时间徐州军士兵推着云梯车也开始向城墙发起了进攻。

        “敌人的云梯上来了,快,守备,弓箭手给我射。”